标签 : 55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回族自古至今,喜好经商,具有经商的意识,积累了许多经商的本领和经验,形成了许多世代传承的经商习俗。 从历史上看,其先民早在唐宋时期就由阿拉伯、波斯等地来到中国经商。元代以后,回族虽然拥有了土地,但他们并没有单一在土地上做文章,而是坚持农商兼顾,且城镇回民一般都以商为主,靠商生活。时至今日,回民在全国各地的流通领域,仍很活跃。如甘肃临夏、宁夏同心和吴忠以及陕西、新疆、山东、河南、河北、青海、云南等回民集中的地方,回族群众成为当地经商的带头人。 特别是在我国一些边远落后的地区,人们对经商还有这样那样看法的时候,回民仍以经商为荣,遇到好的机遇绝不放过,包括回族清真寺上的阿訇也经商。如宁夏同心县,回族人口占80%,过去一直是贫困县。1988年在该县建立了流通试验区,允许农民从事长途贩运,开展商业贸易活动,在短短四年时间内,全县有三万余人经商,贫困面由53%下降到7%,75%的农户盖起了新房,农民拥有摩托车一千七百余辆,小汽车数百辆,人民生活水平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临夏回族自治州是丝绸之路和唐番古道的必经之地,这里的回族从事商品经营的达八万多人,固定经营者三万余人,尚有四万余人往返于州内外,以及东部和西部各大城市。

天柱县一带的侗族,新娘到男家门口时,先请道土为新娘驱邪,然后在爆竹声中送新娘进屋。进屋时,这里是请一个有男孩(越多越好)的中老年妇女作引娘,新娘在她的引领下进入洞房。 这引娘一到洞房,即动手铺床悬帐,向新床四方撒米粒和茶叶,祝贺新娘以后生五男二女。新娘等她说完做完之后,才在床沿上坐下。 在镇远报京一带的侗族,新娘到来之前,男方家先把火坑里的火,严严实实地盖起来,以免以后见面就动火争吵。 新娘来了,男方即把大门敞开,从家族中挑选一位姑娘来门口迎接,其他人都暂躲起来。新娘和送亲来的妇女被迎进堂屋后,即有一对叔、伯母来踩(新人)脚,侗语称“敦买”。踩脚人进屋时,左肩挑一担食品,一头为装糯米酒的鼎罐,一头为篮子装的糯米饭和一只完整的熟鸭。她们一进屋即生火煮油茶,按当地习惯,两位妇女踩脚时煮的油茶忌用剩饭,俗称:“隔夜的剩饭捏不成团。” 吃罢油茶,接着是摆酒席,酒席上的服务,仍由两个踩脚人担当,直至席散为止。新娘在男家举行婚仪期间,始终有一姑娘陪着。她与新娘同吃、同行、同睡,形影不离。新娘去挑水,她也陪着去舀水。 按祖传规矩,新娘挑的水,两只桶加起来的瓢数一定是单数,所以陪娘舀水时,一定要边舀边数。经过九天九夜,婚仪结束,陪娘的任务才算完成。 而侗族南部方言区的婚仪就整体而言都比较简单,只有黎平县的新洞和岩洞一带,接新娘是分两次进行。第一次是男方家请一位有男有女的中年妇女和两个未出嫁的姑娘.用新背带到新娘家把新娘用的被褥背回来,以象征来年有娃娃背。被褥背到新郎家以后,要请一位年逾古稀和儿孙满堂的老奶奶来铺床。床铺好后,她得先在新床的两头各躺一下,并边躺边念:“祝你俩像我一样,儿孙满堂,百年偕老哟!”接着,又找一位条件与老奶奶相同的老公公到新房来,摆桌子和三张新板凳,然后根据男女双方的年庚八字,指定各人应就座在哪个方位,以防相克,求吉避凶。另将一张长凳放在火堂边,摆上三个碗,一个装糯米饭,一个装三片肉,一个装三片煮熟的整叶青菜,俗称“长命菜”,以示永不分离,百年偕老。一切准备就绪,单等太阳落坡时分,男方家才再派一有儿有女的中年妇女去接新娘。 新娘在两个女伴的陪送下,走到男方家门口,接亲婆高喊:“回避!”除新郎外,男方家人全部从后门退出。接亲婆把新娘引进火堂边,互相不能说话,只按指定的方位在凳子上坐下,待每人吃罢碗里的糯米饭、肉片、菜叶之后,方可交谈。这时家里的人才能返回屋里。这天晚上,新娘的表哥表弟到新郎家来闹新房,直到深夜方散。 回去时,新郎将一个猪头、一坛米酒、一箩糯米送给他们去打平伙,但他们不拿回家,只送到新娘娘家去保存着,等第二天新娘回门,他们再拿着琵琶到表妹家去,让新郎把这些猪头、糯米、米酒拿出来,共进晚宴,然后双方对歌,通宵达旦。

羌族的节日有四月八节、五月二日祭风神节、五月五日祭土地神节、六月十九祭观音妈妈节、过羌年、腊八会等传统节日。 四月八。石阡羌族祭牛王菩萨,认为这天是牛的生日,因此不役牛,并用精料喂牛。 五月二祭风神。江口羌族五月二日祭风神,由寨主或族主召集族人商量祭祀事宜,集资买祭品,在水井或古树旁杀猪、宰羊,烧香化纸,举行祭祀后聚餐,以求风调雨顺,保佑庄稼不遭风灾,房子不被风吹倒。 五月五祭土地神。亦即祭田神、土神或田公田婆。届时户主每块田土必走到,焚香化纸并用刀头酒礼祭祀。 六月十九祭观音妈妈。六月十九,江口羌族祭观音妈妈(石阡称“观音老母”),其祭法是:打好长钱,将碗筷用灰洗净(忌荤),带豆腐等素菜爬上香炉山祭祀。石阡聚凤姜氏是在深山老林中祭祀。 过羌年。过羌年是江口羌族人民尤为独特和隆重的节日。日期是农历十月初一。节日临近,离家的人都要赶回。节日当天,全家人衣着一新,户户备好丰盛的食品,用面粉或米粉捏成小羊、小牛等祭品,上午把酒肉等祭品抬到院坝,焚香化纸,供奉天神(太阳神)。同时还要在大门、猪牛厩门两侧贴红联,下午把祭品移到堂屋,按同样祭法祭祖宗(家神)。节日里,还请外村外族至亲来家同欢共度,吃年饭,称“吃会心酒”。用竹筒盛酒,主人先饮,然后依次而饮,席间以歌劝酒,对歌为乐。饭后,在寨子草坪上或堂屋里举行“斗牛”、“斗羊”活动。即在小孩脸上画牛角或羊角,手脚爬地,佯装牛或羊相斗,众人围观,胜者为荣。节日里大家兴高采烈,充满着节日的气氛,直到天明,兴尽方休。石阡部分羌族十月初一也过羌年,有谚语“十月过羌年,谨防搞冬闲”,提醒大家不能因过节而忘了农活。 腊八会。江口羌族在腊月初八,集资买猪祭祀。家家用苦竹枝做扫帚打扫扬尘,装入撮箕。用三炷香和长钱送到路口或僻静之处。会餐时,主人(族主)重申家规族约,一年内若有违者受族人批评,好的表扬,使优良族风代代相传。

杏鑫娱乐登录地址_蒙古包的特点知多少

蒙古包是蒙古族喜欢的居住形式,它是一种外观造型呈圆柱锥体的轻便建筑,装、拆方便,安装后又很坚固,既适合居住的要求,又适应频繁迁移;能经得起草原上暴雨的侵袭和烈日的长期暴晒,下雨时屋内不漏,暴晒屋内不热,冬天还能经得起狂风吹刮、冰雪寒冻。蒙古包外观简洁、尺度恰当、结构坚固、构件精致、取材和拆装方便、通风良好、空间大小适度、冬暖夏凉,是一种科学完美的活动性建筑。 蒙古包为内框外护式结构,木构架外围有毛毡。蒙古包的围墙用长2.5米左右的柳条作骨架,以皮或绳串成斜包格连接,并可折叠,做成的墙高1.4—1.6米,三面围成,一面留门出入。蒙古包顶部也用四周有小孔的圆圈木做顶,将小木杆插入再用绳索与墙系牢。蒙古包顶部设天窗(蒙古语为“鄂尔库”),以利于采光和通风,用活动毛毡的开启和掩闭来调节。蒙古包冬春用毛毡覆盖,夏秋则用白布做围护,以芨芨草编的帘子衬之,透风凉爽。 蒙古包的大小是以墙面组合部架的数量束确定的。古时开会、迎来送往以及宗教、文娱活动等都在蒙古包里举行。那时的蒙古包比现在的要大得多,为满足结构上的需要,中间往往需要设柱子。现在大多根据部架分为四种形式——十部架、八部架、六部架和最简易的蒙古包。一般十部架、八部架的蒙古包比较注重外部装饰,在毛毡外面围上带有各种精美图案的白布。六部架和简易的蒙古包仅仅在门上挂一带有图案的毛毡门帘,作为重点装饰。 毛毡一般都用毛绳拉结并与蒙古包系牢,毛绳被编成各种图案,十分精美。蒙古包的墙内挂有各种壁毯,用于室内装饰,显得十分豪华。内墙与顶连接部的柳条,也可悬挂家庭日用品。 蒙古包过去大多设地铺,上铺毛毯,主人、客人席地而坐。现在大多陈设沙发、组合柜、八仙桌、新式床铺、电视机、录音机等,但室内布置却体现蒙古族的特点,床上大都铺有图案美丽的毡毯,沙发后边挂着带有浓郁民族特点的壁毯。

维吾尔族传统的交通工具多为马、牛、驴、骡、骆驼和木轮大车。维吾尔族的祖先高车人的名称即来源于当时他们常用的交通工具——高轮大车,今鄯善连木沁山沟中仍有车辆岩厕,形象地记载了古代维吾尔族所使用的这一交通工具。 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群的考古资料证实这一地区自古使用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马匹和车辆,出土实物显示,当时的车辆十分简单:由一块木板和两长块木料(作辕)组成,拉套的牲口就套在车辕之间,有两个轮子和一个轻便的车顶篷。当时也使用牛和毛驴,而大规模的商队运输则基本使用素有“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 《梁书•高昌传》也载高昌出良马,当时高昌入朝中原也以马为贡品。马主要用于战争和运输,有“远行马”和“近行马”之分。高昌延昌时期交通工具中还载有“近行驴”之目,可见适宜近距离行走的驴也是当时常用的交通工具。体壮劲大的牛也常用来套车拉薪运物,称为“远行车牛”。高昌王曲文泰送别玄奘,托以“果味两车献叶护可汗”,似乎就是用这种车来完成任务的。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新疆,极具地方特色的交通工具当属“六根棍”了。这种车的车架由比铁锨把儿略粗的六根棍组成,所以称之为“六根棍”。这种车由一匹或两匹马拉,共有四个轮子,车身低,重量轻,速度快,因而当时很受人欢迎。如今这一车形有了很大的改观,为了显示民族特色,车身装饰得非常华丽,尤其饰马身上的套具更为讲究,一般全部用牛皮制作,上面镶有金属铆钉,脖子上系有一二十个大铜铃,再加上马蹄“得得”的声音,乘坐其上,颇能体验一番悠然自得的塞外风情。 如今在维吾尔族农村赶巴扎或搭载游客多用一种维语称为“买派”或“哈热瓦”的驴车。这种车很有民族特色,小毛驴的笼头上带有人工制造的小花,驴脖系有铜制的铃铛,跑起来会发出一串串有节奏的响声,十分悦耳。车身与驴之间竖有隔架。早先隔架多为简单的人字行木架,现多为铁制的折成各种花饰的拱形铁架。车身为平板,一般铺有毛毡或花毯,车身两边还有可供乘坐者搁脚的踏板,车身卜则支有遮阳的篷布,多为红色或其他鲜艳的颜色,边沿都装饰成锯齿状,十分有民族特色。每逢节假日或巴扎天,成百上千辆驴车沿着公路欢快地奔向目的地,煞是壮观。旅游经济不断发展的今天,驴车更是来疆旅游者必要乘坐的特色交通工具了。

色普铿额姓瓜尔佳氏,蒙古镶黄旗锡伯人,世居沈阳南关。道光二十八年充任盛京将军衙门工司司达。咸丰三年,跟随蒙古亲王僧格林沁在山东一带身经大小战斗三十五次,补任义州骁骑校。 同治五年任永陵防御,奉命招募勇丁,肃清了百里内的“胡匪”,升为宁远路记、佐领。曾统率西四路马队在锦、宁、广、义等四州县“剿贼”,任协领,以法治军,部队越发精干。命办全省海防。光绪十一年,赏加副都统衔。历任捷胜营马步队统领营务处帮办、八门提督、金州协领,广宁、岫岩城守尉。管理前锋营、虎枪营马政处,牧群步营督捕,各司掌办刑司。 色普铿额一生克己奉公,尽职尽忠,还提倡公益。曾倡议在沈阳北道义屯建五座石桥。光绪十四年发生水灾,请求在沈北建粥厂,使数万难民活命。八十岁时,五世同堂,皇上赐祥额及各种宝物。八十三岁卒。有四个儿子:长子倭什纳,次子倭力何,三子倭隆阿,补用协领佐领,昭陵总管,四子倭凌阿、任笔帖式。子孙皆可继承其业。

到柯尔克孜族人家中做客时,不能随便揭开厨房的布帘看;参加婚礼时,也不能揭开新房的门帘看;柯尔克孜族人单月不搬家、不出门;星期五忌出远门和搬迁,如果非搬家不可,那就只能往水的上游方向搬,不能往下游搬;忌晚上从家里往外拿白色的东西,认为白色象征富有和幸运,晚上向外拿白色的东西,等于拿走了财富和幸福。 卫拉特蒙古族。进蒙古包不允许踩门槛,要从左边掀起帘子,不能从右边掀帘进门。蒙古包的门都是朝东开。进去后,正中央为年长者和客人坐的地方,左边为男宾席,右边为女宾坐的地方。男客按顺时针方向入座,女客则按逆时针方向就座。客厅中常常摆放着朝佛桌,表现出蒙古族人民对藏传佛教的虔诚信仰。 卫拉特蒙古人的新毡房祝词是在搭建新毡房,或者是父母为已长大成人的儿子准备婚用的新毡房时吟诵的。 在开始搭建新毡房的时候,主人要宰羊煮肉、摆酒设宴,把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请来热热闹闹庆祝一番。当主人摆好肉食、斟满酒或马奶子,请来客席地坐定后,首先要给首席唱祝词的老人献上一条哈达,敬上一大木碗酒。老人收下哈达,双手接过斟满酒的木碗后,即兴吟诵祝词,除了对毡房吟唱祝词,还依次对木圈顶、毡墙、毡房顶、锅、锅架等吟唱祝词。

杏鑫测速登陆_回族的葬礼及其葬俗特点

回族的葬礼,人死称“无常”,死者称“亡人”,称尸体为“埋体”。处理亡人的过程为亡于家中,浴殓于清真寺,安葬于墓地。 人在病危后,移于正寝,头向北足朝南。将要咽气时,请阿訇作“讨白”念经。待咽气后,脱其衣裤,赤身仰面而躺,将干净衣裤盖上,并在上面覆盖白布单。从清真寺取回经匣底(木制的长板),将亡人放在上面,置于室内通风处,挡上白布幔帐,点上安息香。亲人开始哀哭,并讣告亲友,当晚在家中接待亲友前来吊孝。亲友来时带两包点心,备当晚“坐夜”人用。亲友坐夜时诵念亡人生前品德。丧家炸制油香供大家食用。次日晨,将亡人抬至清真寺。 清真寺中有管理回族丧事人员,将亡人抬至寺内的浴殓室内。 亡人经过净洗之后,用白布包裹,置于经匣之中,抬至清真寺拜殿之前,众阿訇与众长老为其行“则拿在”之礼,祈祷真主饶恕其生前的过错,安息归真。 至亲至友将埋体抬到坟地,放在事先挖好的坑前。坟墓南北向,长方形,坑内用砖砌成围墙(不抹灰),再以白布围其周围,或在白布上写有经文,称之为“海克”。坟坑内外均由近亲和阿訇围护,由近亲和长者揭开经匣盖,将亡人抬至坑前,坑上坑下的人相接放入坑底,面朝西。打开亡人头部的白布,让亲人最后见亡人一面,盖板、置席或油毡纸,在阿訇诵经声中填土成丘。 事毕,主丧人请亲友至家中,请阿訇念“下土经”,并设餐款待,以表谢意。此后,七日、四十日、周年等纪念之日,需做走坟、请阿訇诵经、炸油香赠送亲友等事。 回族丧葬习俗主张速葬,即“晨亡晚葬,今亡翌日葬”,最多不超过四十八小时。丧事从俭,葬不择时,不使用祭奠、祭祀用品。

杏鑫新闻304724_柯尔克孜族传统服饰的特点

在服装方面,柯尔克孜族也受周围民族的影响。南疆阿克陶的柯尔克孜族男子多穿维吾尔式的无领“袷袢”和前襟敞开的长衬衣;妇女多穿维吾尔式的丝上衣(“具亚孜”)。北疆额敏县信仰喇嘛教的柯尔克孜老人穿蒙古式的大红袍子。富蕴县的柯尔克孜族的服装或同于蒙古族;或同于达斡尔族;或同于汉族。靠近南疆英吉沙的柯尔克孜族多戴英吉沙维吾尔式的高边帽。 袷袢。柯尔克孜族为畜牧民族,冬装宽大结实,以羊皮或蓝、黑色棉布、条绒缝制的无领“袷袢”,即无领长大衣,其衣袖都比较长,袖口、衣襟、下摆镶有色布和细毛皮。还有一种用骆驼毛织成布做的“袷袢”,为驼毛原色,镶着黑领口和黑袖口。有的富人也穿有领的皮大衣,领子多是狐皮做的。老人冬季喜穿皮裤。男子夏装短小精悍,一般上身穿白色绣有花边的圆领衫,外套对襟扣领的短上衣;下身穿蓝、黑色条绒布或其他布做的宽腿长裤。还有一种竖领、单襟、扣领的短上衣(克木左勒)也为一般牧民所喜爱。女性常穿对襟上衣,宽大无领,长不及膝,上缀银扣;外出时往往穿紫色或黑色的“袷袢”。 连衣裙。夏天柯尔克孜族女子多穿连衣长裙“阔依诺克”。老年妇女一般穿竖领或宽领长袖连衣裙,裙下沿垂至踝骨,多选用蓝色面料,丈夫去世后则穿黑色。中年妇女多穿竖领长袖和无领无袖前开身连衣裙及腰褶连衣裙,其下沿长及膝盖下,多选用红、绿、白、黄色面料,袖口、领口均有手工绣花,裙下边镶有皮毛边,外套黑色坎肩。青年妇女和姑娘喜穿红色竖领的连衣裙(南部的下端不带折绉),外套黑色短背心。 坎肩。柯尔克孜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喜欢穿坎肩,老年人的坎肩只是为了保暖,一般以羔皮做成,大都穿在棉衣或外套之内。青年男女穿的坎肩,主要是一种装饰,制作不用皮毛,只做成夹衣,男子套于白衬衣之上,女子罩于连衣裙之外。 丧服。柯尔克孜族妇女有为亡夫服孝的习俗。寡妇及死者的每位女亲戚自死者去世当天即取下身上所有首饰,穿上黑色裙子、衣服,披上黑色头巾跪坐在死者的“图勒”(身体模型)前服孝。这种仪式一直要延续到死者的周年祭奠。寡妇的黑色孝服一般由娘家人赠送,若婆家人提前令其穿上黑服,则表明她不能外嫁,只能嫁给死者的兄弟。这种转嫁的习俗一直延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 头巾。柯尔克孜族已婚妇女都戴头巾“卓吾鲁克”,其种类主要分为红头巾、媳妇头巾、纱头巾、方形头巾、丝绒头巾、长穗头巾、驼绒头巾等。夏天主要戴红头巾、纱头巾、丝绒头巾和长穗头巾,冬天则多戴驼绒巾。年轻妇女多戴红色、绿色头巾,中年及老年妇女多披白色头巾。丝绒巾和驼绒巾大而宽,一般能遮住头、肩及腰部。有些老年妇女的头巾,除眼、鼻以外,能遮盖全部上身,长及臀部以下。居住在克孜勒苏州阿克陶县以及英吉沙、莎车、和田一带的柯尔克孜族妇女,还常在高顶无舌的太别台上披戴纱巾。依据习俗,女性出嫁以后,一定要戴“卓吾鲁克”或“艾勒切克”,尤其是外出或在老人面前,除眼、鼻和嘴巴以外,其他部位一定要盖住,否则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

新疆 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塔塔尔等民族在小孩出生第40天时要举行40天礼。这一习俗近似于汉民族的小孩满月礼,但仪式内容又有所不同。 维吾尔族小孩的40天礼与摇篮礼同时举行。 哈萨克族在孩子40天时,邀请近亲、邻居的妇女和她们的小孩来参加庆祝活动。参加者要给孩子带来衣服、装饰品等礼物,主人要做饭招待来客。仪式开始,孩子脱去衣服,妇女们轮流用小勺给孩子身上浇木盆中洗澡的温水,要浇够40勺,每浇一勺就要说一句祝福的话。然后给孩子身上擦上羊油,并给孩子剪胎发。 柯尔克孜族给孩子过40天礼时,要给小孩脱掉出生时穿的衣服,换上用40块花布缀成的衣服。来宾只限亲友和本村的妇女。客人到来后,祖母或近亲中的一位老年妇女,把一只金戒指或金镯放入盛有温水的木盆里,然后把孩子也放在盆中,让来宾轮流用木勺把温水浇在孩子身上。一人一勺,浇在孩子身上的水必须够40勺,所以前来参加仪式的妇女一般不少于40人。如果人数不够,浇水时数数采取“跳跃”的办法,如“35、37、39、40”。给孩子沐浴完穿好衣服之后,家人便去点燃在餐布上用生羊油制成的40根蜡烛,把孩子抱在烛光前摇晃40下,然后来宾拿来40个奶疙瘩,用新碗盛后放在孩子面前。最后,由第一个往孩子身上浇温水的妇女把孩子出生时挂在门前的红布和羽毛等象征物取下。 乌孜别克族在婴儿40天这一天,亲朋纷纷带礼物来给孩子举行洗澡礼。仪式开始,父母将准备好的澡盆放在厅堂,在盆内放一金镯子或金戒指。从亲友邻里家专门请来的孩子,轮流用木勺向盆里倒水,倒够40勺,然后母亲为婴儿沐浴。“洗礼”之后,产妇就可以出门参加各种活动了。 塔塔尔族在孩子40天时,举行“40份水礼”,即从40个地方(包括邻居家)取水给孩子洗澡。寓意沐浴四方之水,愿孩子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