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 649个相关结果 17次浏览

杏馫1980_中国戏剧活化石——思南傩戏您了解吗?
<br>

20世纪80年代,思南的一个重大文化发现,使她成为中外戏剧界和文化界瞩目的焦点。这个吸引世界眼球的重大文化发现,就是傩堂戏。 傩堂戏,其实是一种内容庞杂的综合性原生态文化事象。也许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傩活动”,在“傩活动”中,不仅包括人们常说的傩堂戏,更包括演出戏曲的直接动因,即冲傩还愿的民间祭祀仪式,以及傩技和傩舞。在历史演变过程中,因为其中戏剧因素不断增强,“傩”才被大众化地称为“傩堂戏。” 傩堂戏传入的准确年代,历史没有明确记载。但根据地方史志资料推知,最迟在明朝中期,傩活动就已经十分盛行。流传至今,思南傩堂戏现有土老师数十人,以文家店镇的刘胜扬为代表。 就其形式与性质而言,傩堂戏是一种佩戴面具演出的宗教祭祀戏剧。它有着驱鬼逐疫、酬神纳吉等强烈的功利目的,既酬神又娱人。不少傩堂戏都是围绕冲傩还愿的巫教祭祀活动进行的,祭中夹戏,祭中有舞,戏在祭中。它滥觞于远古傩仪、脱胎于傩舞,演变为戏剧雏形。 面具是傩堂戏最引人注目的显著特色之一。大多用柳木和白杨木制作。传说柳木辟邪。新刻制面具必须举行开光仪式,使其附有神性才能使用。面具类型大体可分为正神、凶神、世俗人物、丑角四类。 在傩堂戏演出中,通常还会展示一些傩技。傩技是土老师们为了体现无边法力、增加傩坛神秘感,而展示的一种人体极限运动,它的功利动机是双向的,一方面向神鬼显示人的力量,另一方面又向观众炫示傩坛的神威。      思南傩堂戏的价值是多方面的。它是我国古代戏剧的一块活化石,在宗教上,又保留着民间信仰中的原始宗教痕迹,体现了中国古代漫长的封建小农经济社会的文化精神。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平台注册登录_印江合水蔡伦古法造纸
<br>

印江地处黔东北武陵山区,位于贵州高原自湘西丘陵的过渡地带,古属“蛮荒之地”,因地域封闭隔绝,经济、文化非常落后。唐开元四年(716年)置县后,佛教文化开始渗入。到元末明初,随着中原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大量渗入,蔡氏造纸也传入印江,并在印江的合水、新场、平楼一带得以扎根、推广和提高。据传,当时这一带的几百户人家都有造纸作坊,大户人家有十多个作坊,所生产的纸除销印江外,还大量销往周边县,广泛应用于当时的“志书”、“公文”、民间“契约”、习字作画、制作斗笠、灯笼、纸扇、纸伞等。“蔡伦”也被印江民间造纸业主和纸工们尊为“鼻祖”、“纸神”,并立蔡伦牌位于神龛上供奉。 印江蔡氏造纸有悠久的历史,其主要产品是“印江白皮纸”。印江白皮纸以合水生产的白皮纸为代表,以其纸质坚韧、细腻,色泽洁白,吸水性及吸墨力强,耐保存等特点著称。造纸原料只选定“构树皮”(又称楮皮),不使用其它杂料;其生产工序复杂,号称“七十二道”;其生产过程包括选料、蒸煮、浸泡、漂洗、碎料、舂筋、打浆(加松膏)、舀纸、晒纸、收垛、分刀、捆扎、包装等多种工序。 造纸艺人把整个过程总结为:造纸不轻松,七十二道工,道道须认真,外加口吹风(揭纸点数须口吹纸角扬起)。关于舀纸这道工序,当地纸工有这样的传说:说蔡伦先师在试验舀纸这道工序时经历了数百次失败,仍想不出一个妙法,入夜,精神疲倦而眠,梦见纸已舀成,醒来原是梦,但觉嘴边湿漉漉的,粘乎乎的,用手摸,原来是“梦口水”,顿然醒悟,认为是“神仙”指点,在纸浆里加入带粘性的松膏,使舀纸工序获得成功。 由于重视选料和讲究生产工艺,故生产的白皮纸具有韧性强、细腻而不松散,色白而不反光,吸水不浸渍等特点。为保证质量,出厂时,还坚持“三重视和一足一拉”的检验标准。“三重视”:重视纸质纯净、色泽洁白、无破烂;“一足”:每刀纸保证一百纸足额,而且恰好为0.95市斤,只允许正负差一至二钱,不能过轻过重,轻则薄,重则厚,都有损质量要求;“一拉”:是对纸质坚韧度的考核,必须符合“拉力”要求(检验方法是:取一小块长27厘米,宽0.8厘米的单层白皮纸条,系重物1.4公斤,提起不断则为合格)。 根据各方面用户的要求,白皮纸张幅规格已有多种,其中主要有40×50厘米和50×70厘米的“文章纸”,用于书写、绘画和印刷;有40×63厘米的“雨伞纸”,为制伞专用纸,也可用于制作斗笠,油纸、印花板和“纸牌”,使用油脂喷涂后,能抗雨水冲刷,经久耐用;还有一种23×40厘米的用于祭祀用的“清明纸”。以上各种规格的纸也可适宜另作它用。 早在清末民国初期,合水的白皮纸就以其纸质优良而闻名遐迩、享誉四方,曾一度畅销全省,远销四川、湖南、广东、福建、天津等省市,出口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其性能特点是机制纸所不能替代的,是印江有名的地方特产。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测速代理_神秘而古老的德江傩戏:人神之间仅一壳之隔
<br>

傩戏源于古老的傩祭活动,其初始形式是傩祭仪式中请神驱鬼逐疫内容的戏剧化,戏是由傩祭、傩歌舞发展而成的。在其发展过程中逐渐融入了巫、道、儒、释文化内容的历史、生活事件,以及戏曲的内容和形式,从而使傩戏有了今天的丰富内涵与形式。 傩坛与儒、释、道关系密切,但它不是这些宗教的分支,因为巫傩是自发的信仰,没创教人,也没有严格的宗教组织,巫师是不脱产的人员,没有特权,也不是支配信仰的权威;信仰多神,互不统辖,神系混乱;没有完整系统和思想体系,没有经典、宗教信条、禁忌与民俗交织在一起,具有血缘性、狭隘性和地方性。由于傩坛没有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在强大的儒释道面前,失去了发展成为人为宗教的竞争力,在三教不断斗争中,它兼收并蓄得到了生存发展的机遇与空间。 傩戏表演 傩戏孕育于宗教文化的土壤之中,直接脱胎于傩祭仪式,形成于唐宋(傩戏舞),是多种宗教文化互相渗透、混合的产物,各地傩戏明显地受到巫、儒、释、道宗教思想的影响。就南方而言,特别是西南诸省,受道教影响最深,主要表现在傩坛掌坛师的道士化、傩坛神系的道教化和傩坛科仪的坛醮化等方面。 傩戏的演出单位是坛,也就是小型的戏班。掌坛的叫掌坛师,是有声望的法师,既是导演又是演员。一个坛少则六七人,多则十余人,全为男性,演员大多与掌坛师有师徒关系,也有临时请来客串的。傩坛演出傩戏,一般须”还愿”的主家邀请才去,出剧目多少根据主家经济状况来决定。 巫师授徒有父传子的”家传”和传授外人的”外传”。两种授徒要求学艺人征得师傅(父)同意并写”投师牒”,内容为尊师重教、包教包学、教学诚心等条文。          傩坛弟子经这三年五载的跟班学艺,各项操作娴熟的弟子,便可向师傅提出抛牌过职的要求,待同意后,由过职弟子精心筹划,请师傅主持,在众师傅和师兄弟以及公众面前,表演一堂完整的傩坛法事、傩戏和傩技。经师傅传法并考试合格后,就可取得师傅赏赐的雷印、法衣、牛角、师刀等法器和经书(科仪本),并与师傅交换牌带与牌巾,由师傅安排新的坛榜,经过这样一些复杂仪式,便取得了掌坛的资格,以后就可以自立门户、开坛收徒,其地位得到公认。 傩坛是傩戏的表演场地、舞台场景、众神灵活动的神圣空间,也是傩班和掌坛师声望和地位的一个标准。宗教艺术形式是宗教存在的重要方式,离开了物化的宗教仪物将会大大降低仪式的感染力。傩坛布置是极其重要而复杂的工程,以扎”龙厅宝架”最为宏伟。龙厅宝架,又称”三清殿”、”金銮殿”,俗称”花坛”.它是用竹篾和各种彩色剪纸扎成宫殿型三叠楼式的纸架,放在堂屋正中傩神木雕像前。 傩事活动中,掌坛师要在傩祭和傩戏演出中表演一些傩技巫术,这是一批具有惊险性和神秘性的节目,很多象征性,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傩技有数十种之多,号称”三十六绝”。 傩戏演出要戴上面具,面具也叫脸壳和脸子,在傩戏里具有特殊重要位置,是这个剧种突出的艺术特色。傩戏的面具与一般面具戏里的面具是不相同的。一般面具戏里的面具,只是一种演员化妆的手段,而傩戏面具则是作为神祗来看待的。德江民谚就有”戴上脸壳就是神,放下脸壳就是人”。

杏鑫测速登陆_寨英古镇龙文化符号及民俗
<br>

龙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以龙图腾为中心的民间艺术使寨英古镇赢得了极大的声誉,同时也丰富了其它植根在这片土地上的民俗活动。 “鱼龙曼延”以及隋唐时代的《黄龙变》,就是后来风行于全国的龙灯舞的前身,自然也是寨英滚龙舞的前身。 1385年后的一个交春之日,明王朝针对辰河蛮族的数年征战刚近尾声,战火还存余星,硝烟尚未散尽,就在这万马齐喑的时刻,一条以猪为原型硕大无比的北方龙溯着辰水翻滚着来了。与此同时,久居梵净山的一条以蛇为原型巨大的南方龙也顺着辰水飘飞而下。 这便是享誉中外的寨英滚龙来历的民间传说之一。 《山海经》里记载说:“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开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上古流行的诸神弄蛇及乘龙的观念,实际上便直接来源于当时的巫术形式。而至今流传在湘黔渝边境的“接龙”仪式,就是这种龙文化的原始一脉。 “接龙”,就是祭祀古代传说中的英雄共工。湘黔边境苗族共工为“仡戎”。辰水文化中传他是第一个降龙人,所以苗人视他为龙公。传说共工逐鹿中原,沉于深渊,所以接龙要到河边或大水井边去接。接龙由苗巫师主持祭祀仪式,时间要在霜降之后举行。并要在日前选定之前的一个月或半个月前,预先“闹龙”。 所谓“闹龙”就是那一段时间寨子上的同族人晚上都要去主人家用响器、乐器闹腾通宵。接龙当天,主人家的年轻媳妇身着盛装,在各色旗手及吹鼓手的前呼后拥下,在巫师的带领下去选定的水边。去时偃旗息鼓,因为怕惊动恶龙;接到“龙”后,立即锣鼓喧天。一路上,妇女们排成长队,一手提着长长的白布,一手擎着花伞,连成一条五颜六色的“长龙”回村。龙接进家后,巫师在正屋中堂挖一小坑,放置朱砂酒一碗,用一片圆形石头盖在上面,谓之“龙宝”。主家在巫词的吟唱声中绕走三圈,然后用土掩上,法事便告结束。“接龙”的整个过程十分庄严肃穆。与主流社会龙文化不同的是,它既对龙表现了极大的崇敬,但核心内容是颂扬降龙的英雄。龙在他们心里是吉祥的象征,而非帝王的至高权威。不仅楚风影响着梵净山辰河源的龙文化,而且巴俗也影响着梵净山辰河源的龙文化。 寨英古镇除传统喜庆节日都要表演滚龙之外,有一个滚龙踏青节,特别值得一提。每年的农历的二月初二日,此时大地渐暖,民俗认为蛰伏一冬的龙正是这一天抬头活动的,所以普遍传说“二月二,龙抬头”。寨英民俗在这一天特别讲究,命为“滚龙踏青节”。时值万亩油菜开花,大地金黄一片,数支长约百尺、形状各异的滚龙便沿着田野阡陌,沿着蜿蜒河流,或呼啸而过,或转侧盘桓,与众多踏青的百姓共赏春光,共祷丰乐。天晚,按照古俗,古镇还要举办别具特色的“长桌宴”。临近傍晚,百十米长的古镇上一字儿排开了几十张桌椅,家家户户都将自家做好的拿手饭菜摆将出来,无论是镇上的乡亲父老还是远方的来宾游客,都会被邀请入席,举杯欢庆春光的美好,预祝秋后的丰收。酒足饭饱之后,一条条五彩斑斓的滚龙伴随着锣鼓声,由远而近,翩翩起舞。 夜里水上龙舞,是古镇民俗文化活动的一绝。这从隋代“黄龙变”中传承下来的舞蹈原型,经过寨英滚龙传人的融会贯通、标新立异,成为了如今的寨英水上龙舞。初夏时节,只见在金鼓和长号齐鸣声中,在五光十色的鱼鳖虾的簇拥下,水上金龙由远而近贴水翻滚而来,水下数龙接应,配以鞭炮烟花器乐,一河上下一片辉煌。 滚龙与寨英古镇以至与整个辰河源的渊缘甚深,所以一年四季以龙为祭祀的活动特别多,比如舞草龙以求鱼,舞板凳龙以祛灾,舞布龙以祈福等等,各具特色,不一而足。 如果说寨英滚龙以其古老的文化沉淀而名扬天下之外,那么这种在梵净山、辰河源各族人民心中根深蒂固的龙文化情结,恰恰是凝聚他们数百年来在大灾大难面前,永不言弃的民族聚合力和内生动力。从这个角度看,寨英滚龙的深远意义就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娱乐活动而已。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咨询304724_沿河品牌:土家“肉莲花”
<br>

肉莲花,又叫“莲花十八响”,是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传统的男性体育舞蹈。起源于周朝,雏形于巴人的巴渝舞改编,形成于清朝康熙年代。1970年,县文化馆王纯孙、杨胜华、谭培元等同志对“莲花十八响”进行调查时,根据沙子镇“莲花十八响”第十代传人侯年元、田仁兴等人口述:“师传‘莲花十八响’源于清朝康熙年代,由沙子镇背子坨村民间艺人杨光尚所创新改编,由光绪年间第九代传承人杨通朝所传。” 肉莲花基本动作有“上九响”、“下九响”、“上动下不动”、“下动上不动”之分,固而又被称为“莲花十八响”。表演时,一般要求拍打节奏统一,动作协调,舞蹈时不计人数多少,不受场地限制,茶余饭后,田间地头,都能自由自在地表演,这是一项群众性的健身体育舞蹈。 “上九响”是拍头、双肩、双肘、双腕、拧指、击掌。“下九响”是拍左胸、右胸、腹、双腿、双膝、脚背。“上动下不动”是以腰为界,晃肩、扭臂、动头。“下动上不动”是扭臀部,晃小腹。全套动作做下来。    “肉莲花”,仅从字面上来看,有点不太好理解,其实它的特点就像字面一样异常鲜明。无论春夏秋冬,参加表演的男人都必须脱光上衣,亮出臂膀,叉开五指,跟着节律用力拍打身上的肌肉和关节。一边跳、一边移动拍打的部位,一来表示和展现自己体格健壮,二是借用这种拍打肉体的清脆声音来抒发心中欢乐奔放的情感。特别是在丰收的季节,常常用“肉莲花”这种舞蹈形式来表达喜悦的心情。 “肉莲花”的赤膊上身采取了最原始的形式,节律单调但铿锵有力,不管是队形还是跳跃,在荡气回肠的锣鼓声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然而这种震撼又是欢快无比的,很快就能感染周围的人加入其中,至少也会情不自禁地打起拍节来。“肉莲花”的大众性也很彻底,最先只是在田间劳动休息时表演,或者在节庆时日临时找个空地进行,只是后来在花灯的长期影响下,也才逐渐登上了舞台,有了专业的配乐和队形设计,有的还规定了比较统一的服装。      20世纪80年代,沿河县文化部门对舞蹈“肉莲花”进行发掘整理,并搬上舞台,多次参加省、市的文艺演出。2000年2月,沿河土家族青年代表队表演的舞蹈“肉莲花”在北京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中获一等奖。2003年代表贵州参加全国第七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再获表演类一等奖。2007年“肉莲花”在“多彩贵州”铜仁赛区获舞蹈类原生态一等奖,在省里的决赛中获优秀奖,同年由省文联推荐到苏州参加全国“山花奖”颁奖晚会,得到了许多嘉宾的好评。颁奖晚会后,又被选入2008央视七套“九亿农民的笑声”春晚节目,产生了很好的效果。2006年列入贵州省非物质文物遗产名录。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耀注册登录网_花灯戏说思南千年史 
<br>

多种文化融合 花灯唱过千年 伴随着一声铜鼓响,身着对襟布衣的许朝正与他的同伴走上了大院中央,又是演唱,又是跳舞,当中还伴随着说词,欢快而热闹,平日里悲凉的二胡声用来做伴奏也平添了几分喜庆。仔细聆听歌词,每出戏里都讲述着一个小故事,当中还配有诸如“拉抓”这样的当地方言。 思南县文物局非遗股股长安聪告诉记者,尽管在演出中没有看见花灯,但在古时,花灯戏正是因“花灯”而得名。花灯戏起源于唐朝,最初是思南当地少数民族的一种歌舞,那时,人们用这种歌舞来祭天拜鬼神。之后,随着乌江航运的发达,越来越多的客商来到思南,将他们的文化融入到花灯戏中。例如承担着起板、收腔的二胡音乐就来自于傩戏,而打击乐则来源于湖南辰河戏,艺人们身上穿戴的布衣则又是一番土家风情。 花灯戏表演的人数不能低于10人,除了有人表演歌舞以外,还需要有人进行伴奏。如同戏剧一样,花灯戏的角色也分为旦、丑。而事实上,最古老的花灯戏所需要的表演人数更多。安聪告诉记者,过去的花灯戏还会专门有人负责提灯,一是为了照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美观。不过现在除了在大舞台上的表演,已经很少再看到提灯了。 开跳花灯前要先开“财门” 逢年过节必演 一晚能演八场 在过去,花灯戏是当地人逢年过节或是婚丧嫁娶时不可缺少的节目,年幼的许朝正也正是在这些演出中学会了花灯戏。 56岁的许朝正出生在一个花灯戏世家,从小便对花灯戏着迷,父亲对他也是有心栽培,每逢演出时,总将他带在身边。许朝正至今都还记得,那时村里的不少大户人家时常请父亲的表演队去演出,尤其是在正月初二至正月十五期间,更是演出不断,有时一个晚上要连着赶八场。由于那时花灯戏的表演通常是在晚上,每盏灯里点上了煤油,人们在灯影下嬉笑,身姿显得格外美丽。 与许朝正的记忆相比,古代的花灯戏艺人行走的路程更为遥远。安聪告诉记者,明朝年间,思南建府之后,周边不少县城都属于思南府管辖,而花灯戏也在向着周边的这些县城辐射。每逢过年时,花灯戏艺人们不仅要在思南表演,更要走到周边县城里去,不知不觉中,花灯戏的影响也在逐渐增大。明朝中期,一些灯班已经发展为职业戏班。清朝年间,一位思南人在当地搭起了舞台,将花灯戏正式搬上了高台。 许朝正展示祖上留下的花灯道具 花灯写进教材 期盼后继有人 在如今的思南县城里,哼上一段花灯小曲,几乎90%的当地人都能附和,千年后,思南人依旧会唱花灯戏。安聪说,花灯戏从未在思南衰落过,如今县城里还有着45个戏班,不过这一数据与过去相比,已经出现了下降,年轻人更多选择外出打工。 这一说法在许朝正的家中得到了印证。尽管曾在花灯戏表演中得奖获得“灯王”一称,每月都能保证至少2场的演出,但许朝正的妻儿还是选择了外出打工,自己组建的花灯戏队伍平均年龄超过了50岁。村里想跟着许朝正学习花灯戏的人,都因年龄较大,基本功不够,无法得到许朝正的真传,唯有自己的侄儿,让许朝正寻得安慰。 记者了解到,为了保护花灯戏的传承,目前当地政府已将花灯戏引入学校,编写初中版与小学版的花灯戏教材,于今年秋季在全县中小学全面实施。此外,未来思南还将举办一年一度的花灯艺术节与花灯艺术培训班。                               锣、鼓、钹、二胡是花灯戏必不可少的乐器。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平台首页_仙到玉屏留古调,客从海外访知音
<br>

民国时期,城里的儒绅郑卓斋先生何以写出这流芳百世的诗句,今已无从考证。如果说“仙到玉屏留古调”,尚有可信史影的话,而“客从海外访知音”则仅仅是一种美好心愿罢了。郑卓斋拔贡出身,在四川与湖南当过县官,见多识广,但客从海外来,又何止是轻而易举的事。 海外来客,为平箫玉笛而来,在改革开放前,几为天方夜谭。民国时期,战争连连,炮火硝烟,生命尚难以保证安全,更何况荒僻闭塞黔地,交通不便,哪有洋人天外飞来。及至新中国成立,黔东并不对海外开放,高鼻子蓝眼睛的西洋人,也断断到不了屏山舞水之地。老外要玉屏箫笛,唯一渠道就是通过国家的外贸出口。 玉屏的土地上有外国人自由行走的足迹,是在改革开放的国门敞开之后。至于何年何月何国人氏最先箫乡访知音,已是烟云迷濛,但是,“刘昆山祖遗平箫”的百年老店里,却清晰记得这样一件事: 2008年初夏的一个艳阳天,一位人高马大的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白皮肤老外大步走进店里,用半生不熟的汉语热情地打招呼。刘泽松见这外国人上穿白色T恤,下穿蓝色白格休闲短裤,一副随心自然的神态,颇觉亲切,也热情地招呼着他,问他有何贵干?老外指着店门口的对联笑吟吟地说:仙到玉屏留古调,客从海外访知音。    相互爽朗大笑,一见如故。交谈中,得知老外是德国人,对玉屏箫笛慕名已久。老外一边品赏精美箫笛,一边同刘泽松交谈箫笛演奏和箫笛品相的心得。情致所起,老外吹奏三两曲后,又与刘泽松大师共同校音、切磋。令刘大师意想不到的是,老外居然还赠送给他一支奇特的笛子。 郑卓斋当年的心愿,现今已成稀松平常的举手投足之事,让他这旧时的县官做梦也不敢想的是,当今的县人民政府还敞开大门,热忱邀请外国箫笛名家来箫笛之乡共聚一堂,交流演奏。 时值玉屏箫笛获巴拿马金奖九十周年之际,玉屏政府二○○五年成功举办了“中日韩箫笛学术研讨会暨箫笛之声大型文艺演出活动”。国家文化部民族民间文化发展中心主任李松莅临,到会的还有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伍国栋、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音乐》主编樊祖荫、中国竹笛学会会长张维良、台湾笛子演奏家台南艺术大学中国音乐系副教授陈中申、韩国洞箫研究会会长李辅亨、日本坂田古典音乐研究所长坂田进一等著名学者、大师和演奏家。 华灯炫彩,箫笛悠扬。中日韩三国箫笛演奏家分别进行了精采演艺,同台献艺的还有中国铁路文工团、玉屏艺术团的演员和学校学生。一场高规格高品位的箫笛盛会,一道丰盛可口的艺术大餐,中央电视台作了全程专题录制。        中国音乐学院器乐系学生雷默在表演后,被县委政府聘为玉屏的箫笛形象大使。 箫笛之乡正敞开热情的怀抱,奏响韶乐,捧出美酒,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嘉宾。 玉屏箫笛,始制于明万历年间,工艺精湛,音质清越,古为宫廷贡品,今为民乐奇葩,是“贵州三宝”之一。在近五百年的历史长河中,从鹿皮道人授艺郑氏,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勇夺金奖,到2005年玉屏箫笛制作技艺被列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产生了众多有关玉屏箫笛的民间传说、奇闻轶事,如粒粒散落的珍珠,璀璨夺目。“微玉屏”特刊载贵州省作协会员、县作家协会主席翟河贵搜集整理的《玉屏箫笛撷华系列》,以期更好地普及传承发展玉屏箫笛文化。 责任编辑:匡奇燃

应新加坡拉丁马士民众俱乐部建所基金筹委会邀请,铜仁市梵净山民族歌舞团准备了一台大型民族歌舞节目“印象梵净山” 于7月13日晚在新加坡闪亮登场。来自新加坡社会各界2000多名观众观看了演出。 晚会上,沿河推送的由土家高腔歌王黄旭演唱的《这山没得那山高》、沿河籍青年歌手田菊演唱的《我的家乡梵净山》等歌曲激起了观众浓厚兴趣。 演出结束后,新加坡总理公署兼文化、社区及青年政务部部长陈振泉先生向中共铜仁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演出代表团团长刘婕颁发了演出纪念奖章,并兴致勃勃地向刘婕赠送了亲笔书法《舞魂》。 陈振泉表示,以前从未听说过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的地方,欣赏了民族歌舞“印象梵净山”演出及听了刘婕对梵净山的介绍后,非常向往这片美丽神奇的土地,他决定拟安排于明年秋天组团赴铜仁梵净山考察和观光旅游。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娱乐怎么样304724_思南斗笠与竹编文化
<br>

乌江中下游流域广为流传两句民谣:“塘头斗笠印江伞,思南姑娘大脚板。”将思南的塘头斗笠与印江的油纸伞并列,可见其知名度与美誉度之高。 斗笠又叫斗篷,编织材料为本地慈竹。编织过程有一套繁复的程序,是工艺很细的活计,须得艺人心灵手巧。 先是 “开刀”,焚香化纸敬奉竹神、祷告上苍。然后才从竹林中砍下竹子,依次剔枝、破竹,分解成篾条,竹子有节,容易脆断,需用巧力因势利导,庖丁解牛,功夫在无形之中。再将篾条分割成青篾与黄篾两部分,然后进一步把篾条划成细细的“篾丝”。最小的篾丝几乎接近头发大小,百丈之刚化作绕指之柔,工艺之精达到极限,让人叹为观止。 篾丝划好后才开始编织。将竹片搭成框架放置于斗笠模型之上,竹篾以锥形顶端为核心,向四周辐射开去。自上而下,细细的竹丝经纬交织,一圈又一圈地向外扩展。 为了确保经久耐用,色泽光鲜,斗笠上还要喷涂一层桐油,在太阳下晾干,此后长久如新。 在思南众多少良田美池,竹林农舍之间,头戴斗笠的女子们风姿绰约地穿行其间,那别致的造型,迷倒多少外乡来客。      斗笠不仅是遮雨避阳的实用工具,更是一种富有丰富内涵的民间工艺,它已经与思南人的生存环境和精神世界水乳交融,升华为一种民俗文化。 责任编辑:匡奇燃

德江土家族婚俗不但有固有的民族性,也随着历史的发展呈现出多样性。因受远古传说故事,伏羲兄妹(傩堂戏中的傩公、傩母)自由婚姻的影响,恋爱风俗一直较为古朴、自由,富于传统色彩,有别于汉族地区森严的封建礼教。土司时代诸族的婚姻都遵循同姓不婚,结婚不用媒,多以歌相亲,在溪涧、山林跳舞、唱歌、生产中相互选择,彼此爱慕,双方满意后,征得傩戏土老师的许诺作证,即可成亲。 求亲:德江土家族山寨做父母者,到儿子年满十二岁以后,就开始请媒给儿子访亲。既要门当户对、年龄相当,又要聪明伶俐,“八字”相符的姑娘。访好后,便请“暗媒”偷女方生庚“八字”,这暗媒要与女方有关系的人,以走亲或逢年过节的机会闲谈中,偷到女孩的生庚“八字”。若与男方的生庚“八字”合得上,便正式请媒人向女方求亲。男方请的媒人到女方家求亲时,开始只起试探与牵线的作用,不为媒证。得知女方父母有意之后,按“以媒为证”的程序,正式求亲。 订婚:德江土家族人订婚,俗称“认亲”,又叫“放爆竹”。女方的父母许亲后,就商量“认亲”的事。“认亲”有大小之分。由媒人带领男孩和备办的酒、肉等礼物去女方谢恩。男孩到女方家里,先放爆竹,拜祖先、拜亲爷亲娘,并要媒人指引男孩向伯伯、伯娘……逐个请安,这才叫“正式订婚”,告诉邻居亲事已定,别人不要再打主意。 结婚:男方要求结婚时,婚前那年农历正月初,选择吉日要到女方家拜年。拜年时的礼物中要送一只连猪尾巴的猪腿。女方若同意该年结婚,就收下连尾巴的猪腿,若不同意,则将猪尾巴割下退回男方,表示推迟婚期。男方给女方拜年时,礼品中绝对不能送猪头,因猪头是送给媒人的,意味着这门亲事是媒人开的头。达成结婚协议之后,娘家准备嫁妆,婆家准备衣服等物,双方筹办儿女喜事。 哭嫁:土家姑娘的婚姻之日是用哭声迎来的,土家人还把新娘能否哭好嫁作为衡量女子才智和贤德的标准。土家哭嫁源于妇女对婚姻不自由的控诉,对旧婚姻制度的一种无力又无奈的反抗。按习俗,哭嫁的过程分为三次,即过礼哭、娶亲哭和发亲哭,谓之“新娘三哭”。过礼哭:是在结婚的前一天,男方请媒人和掌礼先生领着新娘及帮忙的人带上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包括新娘的衣物、首饰,给女方家过礼。当过礼的队伍即将到达女方家,在听到鞭炮、唢呐起鸣时,新娘及陪哭的姐妹们便开始第一次哭嫁;娶亲哭:是指迎亲的队伍和花轿到来时,新娘和陪哭的人一起哭;发亲哭:是指娶亲的人在新娘家吃毕酒宴,经双方总管协商一致,准备迎新娘上轿,正式发亲(即迎娶新娘)前的一场哭,也是三哭中最隆重、最壮观、最真实的哭嫁。这时除了哭父母的恩德、教诲和亲情外,就是骨肉之情、别离之痛的哭泣。 接亲:接亲队伍到女方大门口,女方便在朝门口摆一张大桌子拦门,桌上燃烛点香,摆三个酒杯,女方执事人过来讲拦门礼。 接着,内外双方的执事人,相互盘问和解答“婚姻根把”。若内面的执事人讲输了,就得无条件的开门,请接亲队伍进屋。若外面的执事人讲输了,就得拿出“三茶”、“六礼”等礼品,请求内面执事人开门进屋。 拜堂:拜堂之前,请土老司先退轿煞。退煞后,由里面预先安排两名夫妇和睦、有子女的妇女(圆亲娘),一个用米筛端七星灯,此灯用一只清油碗,里面放七根灯草,分点七个灯,放在大门槛内地下;另一个从轿内将新姑娘扶出来,新娘从灯上跨过去。新娘进入堂屋中央,向祖先神龛恭恭敬敬地作一个揖以后,立即拜堂。行拜堂礼,叫“交拜合卺”。祖先神龛上点一对大红双喜蜡烛,三柱福寿香,大桌子上摆供品,地上铺一床睡簟,睡簟上铺着新被盖,这就是拜席。拜堂开始,礼房先生喊:“奏大乐(打镏子,吹唢呐)!一拜天地(新郎、新娘向外拜)!二拜高堂(新郎、新娘向香火堂上拜)!”三拜父母(新郎、新娘向香火堂坐着的父母跪拜)!四夫妻对拜(新郎、新娘相互转身面对面对拜),整个拜堂结束。 回门:新婚三朝,新郎新娘则要回娘家省亲,俗叫“三朝回门”。回门要带猪腿、团馓、糖食、酒等礼物孝敬父母。回到娘家,新郎就应改口,跟新娘一样称岳父母为爸爸、妈妈,要叫得自然、亲切。就餐时,新娘要陪着新郎向父母、亲友和邻里敬酒,感谢大家对自己新婚的祝福。回门,不论远近,一般要当天去,当天回。回时,女方父母要给新婚夫妇打发钱,并教他们兴家立业,夫唱妇随,白头偕老。 责任编辑:匡奇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