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杏鑫娱乐登录地址_一只粽子的回想

这一日早餐,主食是一只米粽——内里包有肉馅的米粽,其间还有芝麻的点缀,味道还是相当不错,只是个头的份量稍显多了一些,一个人吃起来还是颇费些劲头。这些年,吃过了煎粽、甜粽和各种馅料的粽子,我似乎早已忘记儿时曾吃过的米粽的味道——已经一晃阔别快二十年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那是农村商业活动极不发达和囊中羞涩的年代,一年之中家里一般只在端午节前后才会包粽子,不像现在随时随处都可以买得到。那时候觉得包粽子是挺费糯米的,山区里一般的人家水田都不多,而糯米的产量又极低,为了养活越来越多的家庭成员,绝大部分的稻田都改种了籼稻——一种杂交水稻。因此,数量有限的糯米就逾显弥足珍贵。包粽子在家里从来都是一件大事,必须全家动员。先是到山坡上或者溪涧边,从一种低矮的竹科植物上采摘新鲜的粽叶,及时洗净、晾干表面的水滴。接着是准备粽子的主要食物成分——粽米,用筛子将优质的糯米从米粒中筛出,同时把糯稻稻穗上去谷后留下的禾杆烧成草灰,浇上泉水滤除渣滓,取得黄澄透澈的灰水——草灰含碱,传统上认为可以消灾去病。将筛出的糯米倒入灰水中浸泡一夜,第二天赶早便可以开始包粽子的工序。 每当这天的早晨,我总会早早地起床,和爸爸一起架锅烧水,上面放置一只蒸粽子用的竹抽屉。然后,妈妈和姐姐们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最忙碌的工作——包粽子。看着一粒粒泡得饱满发胀的糯米裹进一张张绿色的被子里,勾起了我无穷的好奇心,不顾姐姐们的再三警告,也学着她们的模样抓起米团包扎起来。在那个农村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粽子是没有馅料的,并且形状也只有两种:一种是三角粽,一种是“枕头粽”——形似小枕头的粽子。我因技术不过关,包的粽子个头极小,大约比拇指稍大一点,还向妈妈撒骄着要给小粽子找“妈妈”,妈妈最终拗不过我,每次都会为我特制一只粽子——就是在一只大的“枕头粽”下吊着五、六只我包的小三角粽,这样小粽子就有“妈妈”了。这只粽子的两头还要绑上草绳,因为煮熟之后我还要斜拷出去“招摇过市”,炫耀我的小粽子有“妈妈”呢! 许多年后,我在异乡又陆续吃到内容更加丰富的粽子,馅料里有猪肉、鸡肉、豆类、芝麻和许多叫不上名的食材,味觉更加新鲜、食物更加精致,而包在外面的那层米粒以及最外层的粽叶,似乎早已沦为了配角。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吃到那样纯粹的粽子,那种竹叶清香合着草灰厚重的味道,那种只有在回味中才能体会出香甜的味道……这未曾泯灭的味道时时在提醒着我“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人生路上时刻保持一颗纯粹的初心,认清明天的去向,勿忘昨日的来处……

杏鑫娱乐登录地址_故乡的小桥

春风里怒放的油菜花 卫星视角下寂静的村庄 阳光明媚的春日,一扫连日以来阴冷潮湿的阴霾,妻子搬出在“回南天”里似手已经吸满水分的各式被褥,晾满了大小两个阳台。 一夜的电闪雷鸣、疾风骤雨,换来了满眼和风的春色,被湿冷的空气逼在室内多日的孩童,此时正在楼下快乐地奔跑着、欢呼着,尽情呼吸着屋外温暖而爽朗的空气。 我的心中,同时念着此刻的家乡,经历了昨日一番风雨的洗涤,今天想必也是一个碧空如洗的春日吧。在灿烂的暖阳下,那片土地定是一派春意怏然的景色,宽阔的田野上,到处开满金黄的油菜花,金黄的花簇沿着山坡上的梯田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山梁的尽头。远处更高的山间,绿意融融中开着红色和白色的花簇,红的是桃花,白的是梨花,将披满鹅黄新绿的山峦点缀得格外迷人。 或许是受着这般阴雨天气压抑得太久,某位表弟迫不及待地在朋友圈晒出了故乡的照片,那里果然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田野上金灿灿的油菜花铺天盖地,怒放着这个属于花开的季节。照片里,那条熟悉的小河,在春日的暖阳里温婉地流动,我仿佛听到它那“哗哗”流动的水声——去年春日的某个黄昏,我漫步在村口的小河边,用手机录下了这般灵动的“哗哗”流水声,噢!这是伴随我无数次童年入梦的摇篮曲,这是母亲的怀抱一样温柔的声音。 照片里,只见一坐钢筋混凝土造就的小桥,横亘在小河的两岸,桥上是不锈钢金属栏杆。这座钢筋铁架的小桥还是第一次看见,河岸的地物依旧熟悉——这是村子下游的河段,曾是我儿时嬉戏的天堂。许多年来,我再未踏足此处,以至于从未知晓这座新架设的小桥,早已代替了儿时那座木制的小桥。记忆里,那座木桥从桥墩直到桥面,全部由浑圆的原木组成,它们由铁制的抓钉固定在一起。木桥的年月已经久远,原木的外圈不断受到风雨侵蚀,外层不断地剥落,仅剩下一根根并不规则却异常坚硬的木芯。 这座小小的木桥,连接着北岸的村庄与南岸的庄稼地,桥头两岸一南一北的天地,便成了儿时游戏的乐园。河的南岸是一片开阔的农田,田野后面的山脚下是开垦出来层层叠叠的菜地。春天,我们在对岸的南山上采摘映山红,寻觅蘑菇、蕨菜和竹笋,或是在山脚下锄地翻土,在菜地里播下一整年希望的种子;夏天,在桥头的河畔安静地垂钓,或是跳入河水中畅快地游泳,然后在河滩上玩着一整天的游戏;秋天,在田野上晒田、抓鱼、打谷子,或者背着小背篓,摘回熟透了的柑橘;冬天,在山上伐木、烧炭、采摘野果,在树林里设下重重机关和陷阱,捕猎山鸡、野兔和竹溜子。 桥面宽不足两米,原木之间的缝隙却有拳头般大小,赶着牛羊走在上面,颤颤巍巍的,人和牲畜的眼神里都会萌生一丝不安的情绪。记忆里的小河,不知发过多少次洪水,但小桥每一次都会安然无恙。每当河水暴涨之际,父辈们总会与洪水赛跑,赶在洪水将桥面淹没之前,将原木一根一根拆下,只留下四条光秃秃的桥墩。因此,儿时的我们,在岸上看着父辈们接二连三勇敢地跳入水中,奋力抢救小桥的每一根木材,心中满是佩服。我更是佩服那四条扎根在河中的桥墩,总觉得在这个世上,没有洪水可以打败它们。 每当洪水退去,小桥总会在第一时间恢复原样,在炊烟袅袅的清晨或是黄昏,它总会在咿咿呀呀的声响里,送走每一个离家劳作的乡亲,迎来每一个急切归家的农人。 如今,钢筋铁架的水泥桥,为乡亲们带来了更加安全和便捷的出行,也许再也不用担心洪水肆虐。旧时的小桥早已不见踪迹,南岸的田野与山间,依旧郁郁葱葱。曾经童年嬉戏的水边,早已经荆棘遍布、杂草丛生。 我想,下次回家定要亲眼看看这座水泥桥,在它的上面走一走,然后追忆一下儿时的情景。我想,我定会感念和喜欢这座新桥,而那座随风逝去的木桥,或许更适合封尘于早已平静的心底。 依然郁郁葱葱的南山 近年完成建设的钢筋混凝土桥梁

杏耀注册登录网_广西三江独峒乡干冲村举行侗族风俗“月也”庆丰收

2015年11月14日,地处桂湘黔三省区交界处的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独峒乡干冲村举办“月也”活动,来自三省区的众多侗族、苗族同胞举办赛芦笙、对歌、多耶、百家宴等民俗活动,喜庆丰收。“月也”意为侗族村寨间集体做客,是侗乡的一种传统社交习俗。 原创文章,作者:逆流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2621.html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湘西芋头古寨关于死而复生“再生人”的未解之谜

但奇怪是,佛家却信奉前因后果,这里的前因指的是前世做的事情会影响后果即今生的果。而在西藏,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民们更是相信人会有下一世,所以他们一生虔诚。当然,这些信奉完完全全都是一种精神信仰,不管是执着还是走火入魔,他们谁也不会知道自己的上辈子是谁,住在哪里,在做着什么。 但万物生长,大千世界,我始终相信无奇不有。只是在走进湖南湘西芋头古寨的时候,突然听闻的一件事情一下子颠翻了我的世界观。我本一直徘徊在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之间,可当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再生人”的时候,顿时惊诧。 何谓“再生人”,就是这个人竟然记得自己前世的大部分事情,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父母是谁,自己怎么死的,且前世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个人完全记得。 虽然我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听闻了一些“再生人”的神秘事迹,可当“再生人”活生生的坐在我的面前,说着她前世的事情的时候,我还是惊诧到了,真以为自己被带入了第三空间。 “再生人”所说的一切,真真假假难以分清。然而关于“再生人”的说法,在湘西通道一带十分普遍,甚至还有一个“再生人”的村子。当然不是所有的侗族人都是“再生人”,可就这样的“再生人”对于侗族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之间依旧和谐生活。只是对于外界的人,质疑声几乎是埋没了相信的语言。 毕竟人死了就是死了,关于灵魂至今还不能得到科学印证,更别提死后投胎,然而这在通道侗族一带人死后不仅真的能重生投胎做人,甚至是记得自己前世所有事情,就跟一个突然死了又活了过来似的。 在芋头古寨,我们在芦笙楼里就碰到了一个是“再生人”的侗族姑娘。起初她是不愿提起有关于她前世事情的,因为外界的声音致使她的生活带来严重影响,加上新闻媒体的胡乱报道,也使得“再生人”陷入一场骗局之中。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前世的悲伤使得她不愿提起,后来在我们的真诚请求下,她终于肯跟我们说一些有关于前世的事情。 前世,她是1969年出生,1982年农历6月因为白血病去世。 今生,她竟然是1983年农历3月出生,这中间只隔了9个月。 当她说出前世今生的父母是谁的时候,我一开始是蒙了,理清关系之后简直不敢相信,实在惊愕。她今生的父亲母亲是她前世堂叔的儿子和儿媳妇,也就是她的堂哥和堂嫂,就是她今生的爷爷是她前世父亲的堂哥。 据她所说,有的再生人前世是夫妻,今生是兄妹,也有的再生人前世是他今生父亲的父亲,今生就变成了前世儿子的儿子。这听起来不仅理不清剪不断,而且还很不可思议。就在我们听得一愣一愣的时候,她告诉我们因为前世爱吃堂哥家的糖米,所以今生才做了堂哥家的孩子。这就像是一种前世对今生的选择。但人真的能选择自己下辈子的家庭吗? 在她两岁的时候,一开口说出来的话全是前世的事情,身边的人包括她的父母都惊讶极了,但一开始谁都不相信的,直到大家领着她去证明她所说的一切,才相信她就是“再生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提到2岁去爷爷家的时候,就能找出前世所放的东西和所在的位置,且家里的长辈都是谁,她也清清楚楚,当然是指她前世的。 她还记得自己的前世有四个姐妹,看见别人家的火桶硬说是自己的,结果这个火桶在她前世的时候真的就是她的。对于前世的事情,她记得不多,毕竟前世活到了13岁就去世了。但对于今生,那些她前世还活着的小伙们都当她是鬼,每个人都怕她。 一提到她的名字,谁都知道她已经死了,可没想到过了9个月,她又重生了,大伙儿都躲着她远远的。就包括她前世照顾的几个比她更小的孩子都不愿意带她玩。这一切她说着很平静,但我们听得除了惊诧还有一身毛骨悚然。 我看过许多恐怖电影,关于“再生人”说得这些事情,让我想起韩国一部特别恐怖虐心的电影,叫做《笔仙》,虽然国内翻拍的版本很多,但至今只有这一部使我印象深刻,甚至记得整部电影的剧情。“再生人”的现象让我想到了《笔仙》中的女主,实际上应该是上女主身的那个可怜的女鬼。其实,“再生人”跟《笔仙》并没有类同之处,之所以会想起,是因为同等的恐怖。 尤其当她拿出相机里的一张黑白照片的时候,这种恐惧感油然而生,照片中左边第一排(横向)第一个就是她前世的样子。 后来,她对于前世的记忆慢慢模糊,不是因为忘记,而是在侗族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这里的人都喜欢吃红鲤鱼,偏偏“再生人”吃红鲤鱼的时候对于前世的事情就会慢慢遗忘。 可关于侗族“再生人”,每个人的前世今生都不一样,当我们去“再生人”村子的时候,一个年长的“再生人”也跟我们说了一些她前世的事情,比如今生她小时候第一次去学校报道的时候,当老师喊到两个同学的名字的时候,那时的她愣住了——这两个同学竟然就是她前世的两个孩子。 没想到今生竟然成为了同一个教室的同学——那个时候的学校很简陋,就只有一个教室,所以低年级和高年级都混在一个教室里头。因此,当她发现自己的孩子都高出自己很多的时候,自己竟然还是个毛孩子。 但跟在芋头古寨的芦笙楼里遇到的那个“再生人”侗族姑娘不一样的是,这个年长的“再生人”似乎更玄乎些。她说每到时令节气转换的时候,她都会昏死去,而且都好几天醒不来。每次昏死的时候,她都会走到一座桥上,桥上还有一个白发老人,但这个老人始终不让她过桥,每次撵她回去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 后来她的父亲怕她跟前世一样死了就再也醒不过来,就给她戴了一对手镯,寓意拉住她。很多年过去了,父亲也早去世了,可那对手镯她至今不敢取下。 我们去她家的那一天 ,她正在厨房里煮着油茶,客堂里还摆着一个像是祭祀台一样的局面。据她所言,这是每个月十五都要祭祖的,至于祭的到底是谁她没有明说,只告诉我她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梦见父亲跟她说如果每月十五不祭祀,他就把房子给烧了。所以,每逢十五,她必会在家中客堂摆起祭台。 同时祭台附近还有很多照片和画符,她拿了一些照片给我们看,照片上竟然是她和前世的家人合影,以及她的孩子,她还从前世的家中将自己的前世的照片留在了身边。 说实话,第一次发现泛旧的黑白照片恐怖得让我不敢直视。 我甚至觉得如果“再生人”是真的,那么他们岂不是跟鬼一样?这不是歧视或嘲笑,而是真的可怕。我们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谁,在哪里并做着什么,当遇到真正的人跟我们说着他们前世的事情的时候,我们竟然就会毛骨悚然,半信半疑,无法给出正确解释。 亦如芦笙楼里那个姑娘所言,她当初愿意跟外界说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是希望外界能够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说明这种超脱现实的现象,然而当质疑声越来越多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就是新闻媒体的胡乱报道。 但“再生人”到底怎么回事?是真是假?有时候就怕科学和超自然之间会产生巨大冲击。 当然,年长的“再生人”不仅声称自己是再生人,还是天地人。 【备注】由于第一个“再生人”不希望我们提供照片(这里还是放了一些远距离微模糊照片)和真实姓名,所以这里放发的都是第二个遇到的年长“再生人”,虽然她并不介意这些,但为了尊重,我们还是不便提供她的真实姓名和村镇地址,请谅解。

杏鑫测速登陆_古老的侗族萨岁节

萨玛节是流传于贵州省榕江县侗族地区的—种盛大的祭祀活动,规模庞大、气势恢宏、神秘古朴,带有母系氏族社会遗风。萨玛,也称萨岁,侗语“萨”即祖母,“玛”即“大”,“萨玛”就是大祖母。图为侗家萨坛。 相传早在母系氏族社会时,有一位英勇善战的侗族女首领在反击外族入侵的战争中屡建奇功,人们对她无限崇拜。不幸的是在一次战斗中她陷入绝境,最终跳崖就义。侗族人景仰她的才干和气节,将她奉为能给本民族带来平安和幸福的神灵,尊称她为萨玛。为了纪念死去的萨玛,人们在村寨中间的坪坝上垒起土堆,即萨坛,作为供奉和祭祀的场所。图为侗家妇女走进萨玛祠跪拜祈福。 后来,部分侗族地区的萨坛改成了小木屋。到了清代光绪年间,榕江三宝侗乡各村寨的露天萨坛先后改建成砖砌的萨玛屋,场所显得庄重而神秘。  萨屋前一般都栽有柏树或杉树和千年艾,以示萨玛的英灵万古长存。图为侗家年长的妇女采摘千年艾,为祭祀做准备。  萨玛屋内没有神像,只有神位。神位上竖着一把半开的黑伞,黑伞下垒有一堆石头,象征侗族人在萨玛英灵的护佑下团结坚强,幸福安康。  萨玛节当天,侗家人都会杀猪宰牛祭祀萨玛。  侗家儿女整理发饰,身着盛装,准备参加萨玛节巡游。  在榕江,几乎每个侗寨都修建有圣母祠或萨玛祠,以祭祀圣母萨玛。圣母祠里常年备有香蜡纸烛,逢年遇节,随时可以祭祀萨玛。  祭祀萨玛的时间一般在春耕之前(农历正月或二月)或秋收之后(农历九月或十月)的农闲时间里,选吉日祭奠。祭萨玛的规模一般是各村祭各村的,也有邀请邻村共祭的。侗寨推选寨子里一名老妇做萨玛化身,寨老为其敬茶。  寨老对着黑伞默念祈福咒语。  侗家老妇人在萨坛前斟茶敬献萨玛。  侗家老妇在祭品上插上花饰。  祭祀完毕,由寨老、开路锣、萨玛化身以及多位侗族老妇组成的队伍在萨玛祠里“转灵”,随后走出祠堂到路上巡游。  侗家儿女将开光后的稻草芯缝在衣服上,以求辟邪保安康。  巡游中,开路锣走在队伍前面,为队伍辟邪开路。  男人们手持草标走在祭祀巡游最前方。  侗家妇女身着民族盛装。  侗家妇女在头上插上千年艾,祈福健康平安、万古长青。  寨子里的老鼓乐手加入到队伍中巡游。  侗族妇女手拉手围成圆圈跳舞,寓意团结互助。  祭祀结束,侗家妇女载歌载舞,祈福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原创文章,作者:逆流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3039.html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通道再生人,莫非生命真有轮回转世?

在湖南、贵州、广西交界处的侗族聚集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称是死后转世,能够清楚地记得前世的事情,有的甚至与前世亲人再续前缘。这些人被称为“再生人”。其间多数“再生人”不愿意自己的生活被打搅,拒绝接受采访。从而使得这一群体愈加神秘。 不久前,小鱼在大山深处与世隔绝的湖南省通道县的芋头古侗寨,偶遇神秘的“再生人”,有幸对她进行采访并相处了48小时,了解到许多不为人知的神奇故事。 或许是多年的习惯,或许是职业病,每到一个古村落,我都会住进村民家,深入体验当地的民俗文化与生活。这回,我来到位于湖南、贵州、广西三省交界处通道县的芋头古侗寨(玉都古侗寨)。在古色古香的芦笙鼓楼,我发扬了双子座善于沟通的特长,与当地淳朴的村民们聊天。我很是好奇通道神秘的“再生人”这一现象,问了又问。 侗寨里的杨大叔笑着说,姑娘你到我家来玩吧!我有个“再生人”外甥女,今天恰好来走亲戚,年龄也和你差不多,你可以和她聊聊。 我只是比你们多了一份前世的记忆而已 于是,在杨大叔家,我见到了这位神奇的“再生人”美眉。这个面目清秀的“再生人”美眉叫姚露(化名),今年24岁,性格开朗活泼,有着甜美的笑容。如果不是杨大叔告诉我,我根本看不出她是“再生人”。姚露见我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莞尔一笑,道:你别老盯着我看嘛,我们“再生人”长得和你们一样,只是比你们多了一份前世的记忆而已!” 我舍不得我的孙女,所以这辈子我成了她的女儿 或者是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我和姚露一见如故,聊得很是开心。姚露告诉我,她家就在芋头古侗寨附近,她是土生土长的通道侗族姑娘。她记得上辈子是自己的太外婆,也就是外公的母亲,叫石培树(音译),生于1899年。上辈子就住在芋头古侗寨,以唱侗歌为生。因此这辈子的姚露特喜欢芋头古寨,经常来芋头古侗寨的舅舅家走亲戚。 姚露说,石培树对自己的孙女(姚露的母亲)疼爱有佳,经常带在身边。1973年,74岁的石培树因病去世,当时才刚满10岁的孙女(姚露的母亲)哭得象个泪人。石培树割舍不下对孙女的深情。时隔19年之后,石培树转世出生,成了她最疼爱的孙女的女儿——姚露。 姚露说,她和母亲有着非同寻常的亲情,母亲格外地疼爱她,她也很能理解心疼母亲。二十多岁的她还经常陪母亲一起睡,冬天为母亲暖脚,夏天为母亲趋赶蚊虫。姚露有一个刚满20岁的妹妹,但妹妹并没有前世的记忆。 我刚学会说话,我就会流利地唱侗歌 姚露说,关于前世的记忆,是从她刚满三岁时开始恢复的。当年刚满三岁的她,在没人教的情况下,突然有一天无师自通地流利地唱侗歌,会唱很多首,见人就唱,并拉着邻居们听她唱。还不厌其烦地告诉别人自己前世的名字-石培树。杨大叔告诉我们,幼年时姚露最喜欢唱的那几首侗歌,正是自己的外婆-石培树以前最喜欢唱的。姚露还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对音乐特别喜爱。无论多么复杂的曲子,姚露只要听过一两遍,就能准确无误地唱出来。姚露还笑着给我们唱了好几首侗歌。虽然歌词我听不懂,但音律感觉特别地舒服好听。 红鲤鱼汤抹去了她上辈子的记忆 虽说在通道“再生人”的例子很多很多,通道人早已见之不怪,但姚露的家人还是颇为担心。姚露的外公是当地的一名教师,平素非常严厉。当老人家得知自己年幼的外孙女,开口闭口就说是石培树,并管自己叫儿子,将一家人的辈份弄乱了,顿时火冒三丈。姚露的外公叮嘱姚露不能对外乱说。可当时年幼的姚露哪能控制得住呢。外公更是离奇地愤怒。一直到现在,姚露都特惧怕外公。 家人们聚在一起开会商量,决定抹去姚露上辈子的记忆,让她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汉族有个传说,人死后,过奈何桥、喝孟婆汤,转世可以忘掉前世的事情。而在通道,侗族人也有着相传的古方,让“再生人”小的时候吃侗族的“孟婆汤”——红鲤鱼,据说能够忘掉前世的记忆。于是就找来了当地的红鲤鱼,熬成浓汤让姚露喝下。或许是因为吃了多条红鲤鱼,姚露前世的记忆被慢慢淡忘了。 自己前世不重要,这辈子生活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杨大叔家里恰好有着多余的客房,姚露邀请我一起住下。据说侗族的女孩子,从小就非常能干。姚露说,她读小学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学会了织侗锦、打糍粑、做油茶以及做酸鱼和酸肉。姚露非常热情,带着我在芋头古寨里参观,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哪条石板路是她上辈子走得最多的,哪座鼓楼是她上辈子经常在那儿唱歌的。姚露还带着我参加“行歌坐夜”(侗族古老的婚恋习俗),并告诉我,石培树就是在参加“行歌坐夜”时与丈夫一见钟情许下终身的。 姚露还说,曾对自己是“再生人”有过困惑,后来得知自己身边的例子很多,便把心态放平和了。离别的时候,爱笑的姚露告诉我,自己前世不重要,这辈子生活得好才是最重要的。她希望自己今后的生活快乐幸福! 用科学暂时还无法解释 “再生人”现象 在通道探访的多个日子里,我仔细观察了当地的水、植物、空气、动物等等,没有发现异常,查阅了很多资料,但都没能查询到值得寻找的规律与线索。根调查统计,通道县在世的“再生人”超过110人,是目前所知的世界范围内爆出的人数最多,最为集中的“再生人”群体。“再生人”年龄大部分为五六十岁,最小的是个男孩子,才六岁,刚上小学。早在2011年,通道县官方联合中国社科院相关专家对通道县“再生人”现象进行了考察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肯定再生人现象的存在,但没有找到科学依据。”真相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来自,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通道菁芜州镇马头村侗寨

本文来自侗乡记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余秋雨:伞下的侗寨

余秋雨 赞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逆流的鱼 管理员 0 0 生成分享图片 扫码分享到微信 高坡苗乡:秋天来了,稻田黄了 « 上一篇 2019年1月28日 pm1:54 湖南怀化通道皇都侗寨 下一篇 » 2019年1月28日 pm1:59 相关推荐 烟雨芋头侗寨 贵州省黎平县龙额镇归养侗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