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60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杏鑫注册开户_【铜仁元素】竹王后裔仡佬族 
<br>

悠悠的历史长河中,有这样一个动人的传说——“有竹王者,兴于遁水。有一女子浣衣于水滨,有三节大竹流于足间,推之不肯去。闻有儿声,取持归,破之,得一男儿。长养有才武,遂雄夷濮。氏以竹为姓。”(东晋《华阳国志》)后来,竹王的后裔便逐渐发展成为我国西南地区一个强大的集团——濮。 “濮人”在西南大地上曾经人口众多,分布辽阔,但遭受了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歧视,一部分由“濮”变“夷”,一部分隐居深山,逐渐衍变成今天我们所知道的仡佬族。 仡佬族据水而居,依山而安,先后在江汉及今川、滇、黔交接一带繁衍生息。铜仁境内的仡佬族先民凭借独木舟溯乌江入境。如今,铜仁的仡佬族群体已近10万人,主要分布在石阡境内的18个乡镇。 仡佬族据水而居,依山而安,先后在江汉及今川、滇、黔交接一带繁衍生息。铜仁境内的仡佬族先民凭借独木舟溯乌江入境。如今,铜仁的仡佬族群体已近10万人,主要分布在石阡境内的18个乡镇。 仡佬族在族群生命成长与延续中,一直传承着他们特有的民族风情和习性。特别是在婚嫁中,有着古老而神圣的习俗和传统仪式,婚嫁以说媒、踩门、讨妻、过礼、花圆酒、迎亲、会亲、回门和打牙出嫁,繁琐的嫁娶过程是其对于婚姻家庭极其尊重的证明。 (2010年歌舞节目《情姐下河洗衣裳》亮相世博园) 歌是仡佬族离不开的生活元素,他们在生产劳动中用朴实的话语编写成通俗易传、朗朗上口的歌谣,让一代又一代的仡佬族儿女歌唱欢舞。    (图为石阡尧上仡佬族文化村) 正是文化的传递,让他们至今仍葆有着先民的烙印。依山而建的简陋木房、千脚棚、架子房为主要居住场所;饮食则以苞谷、红苕、洋芋等为主食,也正因此,很多饮食习性现已成为仡佬族人民的独特饮食文化;服饰以仡佬族妇女对生活中耳濡目染的物象,经过她们聪明和灵巧的双手千针万线织缝而来的短裙、长衫,穿在仡佬族儿女身上,美丽而大方,衬出仡佬族儿女朴实之风。(安慧芳)(摘自:《中国品牌中的铜仁元素》,原标题“仡佬族”)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娱乐怎么样304724_松桃苗族”四月八”,岁月酿造的民族文化盛宴!
<br>

刀梯耸立,花鼓敲响 苗歌婉转,舞步飞扬 ‍ 5月22日 来自四面八方的苗族同胞 与数万各地游客 欢聚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苗王城 共庆苗族传统节日”四月八”     缅怀英雄的传奇 农历四月初八,是松桃苗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据《铜仁府志》记载:“每岁四月初八,合男女于野,谓之跳月。预择平壤为月场。及期,男女皆更服饰。男编竹为芦笙,吹之而前,女振铃断后以为节,并肩舞蹈,回翔婉转,终日不倦。”字里行间,可见节日盛况。   关于“四月八”的起源,有这样一个凄美的传说。很久以前,居住在梵净山一带的苗族人民勤劳、淳朴,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触目的绿水青山,把苗家姑娘滋养得如花似玉,有官家看在眼里,派人入寨选美进贡,致使不少家庭妻离子散,民不聊生。一位名叫“亚宜”的苗族汉子,眼见同胞姐妹惨遭不幸,就联合族人奋起反抗。后来,被朝廷派重兵镇压,被迫向其它苗族聚居的地区转移,并与当地的苗族首领“亚努”结交,于四月初八这一天,双双战死沙场。   出于对英雄的膜拜,苗族人民化悲痛为力量,变悲情为热情,每年四月初八这一天,都要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   1981年5月4日,经国家民委批准,“四月八”正式确定为苗族传统节日。松桃作为全国五个单列的苗族自治县之一,一直沿袭至今,并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被赋予了新的形式和内容,已不单是一个民族内部的节日狂欢,更是一次弘扬民族文化、振奋民族精神、促进民族团结的综合性盛会。   体验文明的热度 从二号大门进入苗王城,30面花鼓敲响了迎宾的第一段“乐章”,随着120名苗家少男少女挥舞鼓槌,激昂的鼓点和淳朴的风情就那么磅礴地扑面而来,敲击着耳膜和心脏。   斗牛是苗族一项祈祷丰收兴旺的民俗活动,作为今年“四月八”的新看点,松桃首届牛王争霸赛的确让人热血沸腾。只见环形的斗牛场内,两头彪悍的水牛在专业斗牛士的“煽动”下,头撞头,角勾角,纠缠在一起,为争“牛王”荣誉而战。   至于苗族绝技绝艺,一直以来是“四月八”的压轴大戏。大师们依次手脚并用,赤足登梯,在雪亮的尖刀或“大鹏展翅”,或“倒挂金钩”,身体内仿佛蕴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教人叹为观止。   “苗族是一个民风豁达的少数民族,之前只是耳闻,如今亲眼目睹了民间绝技和斗牛表演,我开始怀疑,他们的血是不是滚烫的!”就连来自辽宁的东北汉子姜成华,也被当天的所见所闻深深地折服。   湖南怀化的游客刘正因为堵车,错过了迎宾鼓表演,但好在精彩的苗歌对唱弥补了他的遗憾。据他描述,像苗族青年男女这样,不受环境约束,没有刻意安排,全凭歌者触景生情的倾诉方式,才是真正的内心表达。   “四月八”的苗王城好戏连台,从点将台到演武场,从苗绣楼到苗王府,从接龙广场到百苗长廊,既可以让心绪宁静,黯然缅怀英雄的传奇故事;也能够用心去感受,一个民族从封闭到开放的历程。   重塑文化的自信 山接渝脉,水交楚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贵客远道而来,拥抱着黔东这片多情的山水,亲吻着松桃这方多彩的土地。再回首,松桃苗族文化具有悠久的历史,孕育了既能坚持个性特色,又能维系多元文化的松桃精神。   走进苗绣楼,店铺内的服饰、苗绣琳琅满目,制作精美。图案中的每一片叶、每一朵花、每一条鱼、每一条龙、每一只凤都赋予了灵性和生命。全国人大代表、“贵州苗绣”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石丽平开发的苗族文化商品,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地标商标”“鼓舞刺绣”系列被外交部定为外交礼品。   龙根主的银饰,是用时光打造的美丽符号;龙光清的绝技,在央视的舞台上大显身手;龙云辉的花鼓,让世界感受到了苗族人民的活力……文化的沃土不仅要造就英才,还要培育出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   近年来,松桃依托民族文化资源优势,以“二月二”“四月八”“六月六”等民族节会活动的展示平台,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融合发展道路,用文化事业的大繁荣推进旅游产业的大发展。我们坚信,随着各民族的传统文化走向“潮平两岸阔”,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会“风正一帆悬”。(杨杰 贺卫明 龙佛松)

杏馫1980_德江:群龙狂欢闹傩城
<br>

又是一年元宵夜,群龙狂欢闹傩城。2月19日,农历己亥年正月十五。德江县一年一度的舞龙炸龙活动在县城精彩上演。70条龙灯与民共舞,共庆元宵佳节。     活动现场   元宵节舞龙炸龙活动,是德江土家人民千百年薪火相传的春节传统节日,土家族人用炸龙的方式为自己、家人和这座山城的繁荣祈祷求福,2006年被列入贵州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当天下午六时左右,来自城区各龙灯协会的70条龙灯队队伍纷纷走上街头,正式开启舞龙炸龙狂欢的序幕。临街商户早已备好烟花爆竹,龙灯一出现便将鞭炮和烟火点燃,对准龙头、龙身、龙尾“狂炸”。舞龙队在烟花鞭炮中来回穿行,一路高呼,接受烟花和鞭炮的洗礼。现场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连成一片,到处是欢乐的海洋。             活动现场   今年的炸龙活动吸引了省内外游客和德江县内市民群众约20万人参加和观看,县内外20多家媒体记者和摄影爱好者参加采访报道。   为确保舞龙炸龙活动安全有序,达到安全、文明、有序、原味、生态的目的,德江县按照“协会主办、分会组织、群众参与、政府服务”的形式,组织5000多名干部职工参加舞龙安全保障及服务工作。整个活动组织有序,部署有力,文明规范,秩序井然,让现场游客和群众真正感受到了安全热烈的新春氛围。     清扫现场   当晚舞龙炸龙活动刚结束,参加舞龙炸龙活动安全保障及服务的5000多干部职工自发清扫活动留下的垃圾,至晚上22时,县城恢复了往日的清洁与宁静。(代旭东 孙刚)

杏鑫娱乐登录地址_铜仁农村文化这样“成风化人”
<br>

“好看!”“表演得好”“再来一个!”……4月9日,玉屏自治县平溪街道安坪村的乡村大舞台人声鼎沸。来自玉屏自治县文艺宣传小分队的文化志愿者与安坪村村民同台献艺,用歌舞、快板、三句半、小品等多种形式,表演了《幸福中国一起走》《在灿烂的阳光下》《扫黑除恶战鼓敲》等文艺节目,为村民献上一场文化大餐。   “这个搞得好,大家既娱乐了又明白了最近党和国家关于‘扫黑除恶’的相关政策。”表演完节目的安坪村文艺队员姚大姐边喘着粗气边说,像这样的演出,她所在的文艺队每个月都会参加好几场,“现在大家都乐意参加表演,文艺队人数也越来越多了。”   得益于农村文化“种子工程”的建设,在玉屏自治县各乡镇都活跃着姚大姐一样的文艺队员。而随着“阵地种子”、“人才种子”、“宣传种子”、“品牌种子”的不断培育,文化的种子被“种”入乡村大地,村民从“被动接受”到“主动参与”,促进农村文化建设全面发展。     文艺小分队在乡村大舞台表演(铜仁市文体广电旅游局供图)   群众舞台欢歌阵阵   “让百姓动起来,舞起来,乐起来。”走近玉屏自治县皂角坪街道枹木垅村村民龙必涛家,院坝旁边的墙上写着这样一幅标语。院坝里,10多位村民伴着动听的音乐翩翩起舞,不时传来阵阵欢乐的笑声。   “以前大家干完农活,闲下来不是在家看看电视,就是三五成群的打牌打麻将,现在有这样一个院坝可以把大家凑在一起。”枹木垅村村民蒋娇丽感慨说,“现在村里每个年龄段跳舞唱歌的人都多,广场舞还分老中青三个队伍呢!”   “欢乐院坝”,是玉屏自治县打造的一项文化惠民工程。简单说来,“欢乐院坝”是针对农村分散的特点,选择相对集中、环境卫生好、有一定文艺特长的农家院坝为基础,打造的文化服务平台。   尽管“欢乐院坝”面积和规模小于村级文化活动广场,但是配有音响和乐器,供村文艺队伍及文艺爱好者开展形式多样且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活动。同时还会定期举办放电影、开讲座等活动。   “抓住农村群众‘求乐’这一需求,整合各地资源,全县84个行政村已经建立了100多个‘欢乐院坝’。”玉屏自治县文体广电旅游局文化股负责人汪珺说,“欢乐院坝”已经成为文化传播的“大学校”,信息交流的“交换台”,技术服务的“农技校”,民情收集的“前哨所”,农民自娱自乐的“俱乐部”。   不仅如此,随着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大力推进,玉屏自治县乡镇(办事处)均已建成综合文化站、村(社区)电子阅览室和农家书屋、乡镇及村级农体工程等。   目前,玉屏自治县已经建立“欢乐院坝”“乡村大舞台”150余个,一个个文化广场、农家书屋的落成,为村民文化娱乐搭建了平台,成为了村民健康生活、展现风采的大舞台,促进了农村文化队伍的壮大、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扬。     村民在“欢乐院坝”排演节目(铜仁市文体广电旅游局供图)   文化“种子”生根发芽   “李老师,你们啥时候来,节目还要请你们指导指导。”4月11日,玉屏自治县文化志愿服务总队的李雪正在和同事谋划晚上的志愿演出,皂角坪街道翁阳村村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按计划今晚我们要在翁阳村举办文艺演出,不光有我们文艺志愿小分队,村里的文艺队伍也会有节目。”   为解决农村文艺团队发展需求,玉屏自治县组织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进村入户,对农村文艺队伍进行免费培训指导。“如果村里有演出活动,志愿服务队‘随叫随到’,为村民免费编排节目,带动更多的老百姓参与到群众文化活动中,满足农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文化需求。”李雪说。   玉屏自治县还积极鼓励和引导县文化馆工作人员、艺术院校学生、离退休文化工作者以及其他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员作为文化志愿者进入农村公共文化服务领域,定期开展培训、辅导、讲座等,让农村文化这个种子得到充足的养分。   “相比以前,现在村民参加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可高了。”文化志愿服务总队队员陈艺园说,现在每个村都有文艺骨干,还培育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业余文艺团队,“仅枹木垅村就有舞蹈队4支,山歌队2支,花灯、洋鼓、腰鼓、舞龙队各1支,各种形式的文化活动遍地开花。”   亚鱼乡郭家湾村的吴水兰就是“文化骨干”之一。“以前闲时就是打麻将、串门,现在好了,大家都走出了家门,每天高高兴兴在文化广场跟着县里来的老师学跳舞。”吴水兰告诉记者,过去唱歌跳舞表演节目,大多是妇女参加。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男同志加入进来,村民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   不仅如此,玉屏自治县还充分发挥文化扶贫的作用,带动各村文艺爱好者参与到“晒文化”活动中。   “去年我们就参加了县里组织的村级文艺队伍PK赛,我们还得了一等奖。”平溪街道文水社区快乐舞蹈队队员王世敏说,各个社区村寨的文艺队都在忙着“晒”自己的文艺创作,大家的活动积极性更高了。   玉屏自治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杨青表示,通过营造“日日有活动,周周有亮点、月月有‘晒’事、年年有汇演”的群众文化氛围,进一步激发了基层文艺队伍的积极性,活跃了基层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新的活力。     玉屏自治县还充分发挥文化扶贫的作用,带动各村文艺爱好者参与到“晒文化”活动中。(玉屏自治县文体广电旅游局供图)   成风化人助力振兴 ​ 在大力助推农村“文化种子”发展的同时,玉屏自治县也注重民族文化“品牌种子”的继承和发扬。不仅把玉屏箫笛制作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玉屏侗族文化、贡米文化、鼟锣文化等特色文化融入其中,还将各种文艺活动的开展与脱贫攻坚紧密结合,开展脱贫攻坚先进典型评选活动以及农村群众性文明创建活动等丰富多样的活动。   “农村文化要开‘长生花’,就必在继承发扬、‘接地气’上下功夫。”铜仁市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刘五星介绍,作为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全市各地立足实际,围绕农村文化“种子工程”建设,着力打造“一区(县)一品牌”,深度挖掘地方文化资源、传承地方文化精髓、呈现地方文化特色。   松桃的“四月八”节、玉屏“赶坳节”、沿河“赶年节”、江口“羌年节”、石阡“敬雀节”等民俗民间文化,正是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保护和传承工作融于农村群众文化活动之中,既让古老的文化得以传承,也让农村文化得到提升。   与此同时,铜仁市注重把民族民间文化挖掘传承工作融入到农村群众文化活动之中。根据各地文化底蕴深厚、文化设施齐全的实际,全面抓好节日文化、民俗文化、健身文化、特色文化等“四大文化”板块建设。   据介绍,通过农村文化“种子工程”建设,铜仁市现有1246支业余文艺队伍、200支文化志愿者服务队,每年至少开展各类文艺培训、辅导、讲座等3000次以上,文化骨干队伍保证了农村文化“营养充足”,让农民逐渐成为文化活动的“主角”。   “农村文化‘种子工程’的开展,有效的增强了村级组织的凝聚力和号召力,丰富了农村文化的普及面和多样性,巩固了农村社会的和谐度和治理力,坚定了农村文化自信,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道路和发展自信。”刘五星说。(张恒)

杏馫注册登录网_带你深入了解侗族的宗教信仰

  中国侗族固有的宗教,该族约142万人(1982)﹐聚居在贵州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及广西的龙胜各族联合自治县等地。20世纪初﹐个别地区虽有天主教和新教传入﹐但本民族固有的宗教信仰仍然流行。   自然神崇拜    侗族相信万物有灵﹐认为自然界各种物类和自然现象都有神灵主宰﹐并影响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因而崇拜众多的神灵﹕土地神。分为桥头土地﹑寨头土地和山坳土地等几种。每个村寨大都设神龛供奉﹐只有牌位﹐无神像﹔有的供一块石头﹐也有悬挂猪下颏骨的。人们以为土地神执掌人畜兴旺﹐地方安宁﹐并镇慑猛兽。逢年过节或遇自然灾害﹐必须用猪﹑羊﹑鸡等献祭﹐祈求丰收和平安。出猎前﹐狩猎的引头人须到溪沟里捞取三尾小鱼作为供品﹐烧香化纸敬祭土地神﹐然后领队上山。猎获后﹐要向土地神谢恩。水神。岁首要敬祭水神。这天﹐妇女到河里或水井汲水﹐须先在河边或井旁点香烧纸﹐然后才能取水回家。榕江县车寨的妇女﹐还合办酒菜到井边祭祀﹐围在井边﹐歌颂水井﹐祝愿井水终年长满﹐四季清甜。牛神。农历四月初八或六月初六祭牛神﹐称为“牛辰节”或“洗牛身”。祭日要让牛休息﹐并用鸡﹑鸭等祭品在牛栏旁边设案祭祀。有的还用特制的黑糯米饭喂牛﹐对牛为人耕作表示谢意。   祖先崇拜   除本族共同的女祖先﹑男祖先和英雄人物外﹐每个家族和家庭还各自奉祀自己的先人﹐而妇女又单独供奉郎家神和外家神。萨丙。侗族共同供奉的女祖先﹐被认为是本民族的最高护佑神。黎平﹑从江﹑榕江﹑通道和三江等县的侗族村寨都有名为“萨殿”或“堂萨”﹑“然萨”的神坛。有的在庙内﹐有的设于露天。   庙内的神坛为直径约1米的白石堆﹐上插一把半开半闭的黑纸伞﹐上披挂网形剪纸﹔石堆周围还垒有12或24个小白石堆﹐或立12或24根小木桩﹐网状剪纸环绕神坛﹐作为萨丙的卫士。露天神坛﹐是用石头围砌的圆形土堆﹐直径约3米多﹐高1米许﹔周围植以芭蕉或荆棘。土堆上放两口上下盖合的大铁锅﹐锅内置有衣服﹑银器及其他用具﹐也有置一檀木雕刻的女人头像的。土堆上栽黄杨树﹐象征萨丙万古千秋。安置神坛及供献丰盛祭品﹐由鬼师主持祭祀。   管理萨丙神坛事务的名为“登萨”﹐一般由老年妇女担任。农历每月初一﹑十五﹐要烧香化纸和供茶。农历正月初三或初七﹐二月初七(春种前)和八月初七(秋收前)﹐为隆重祭祀日。有些地方每次都要升寨旗﹐连祭3天。其间还要举行名为“耶萨”的集体娱神活动。青年男女尽情歌舞﹐对唱“祭祖歌”和“侗族创世纪”等歌。盛祭之年﹐有些地方还要由登萨装扮萨丙女神巡乡游寨。广西龙胜﹑三江一带﹐侗族妇女还供奉郎家神和外家神。每个村寨有郎家庙﹐几个村寨合祀一个外家庙。每年农历三月初﹐各家老﹑中年妇女携带茶叶﹑米花等物﹐到庙前煮油茶献祭﹐祈求家庭和睦﹐子孙满堂。三容神。   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黄柏一带侗族供奉的男祖先。每逢子年和午年的农历八月十五要举行一次淹牛仪式(须用外地买来的公牛)﹐祈求人口繁衍﹐村寨兴旺。届时由鬼师念“祭牛词”﹐然后将公牛赶入深潭淹死﹐割下外生殖器供于三容神前。接着开刀割肉﹐称为“沉牛祭神﹐砍肉祭天”。同时利用这一天集体议事。仪式结束后﹐由寨老将牛肉分送各家。欲了解更多关于地域特色等方面的知识,欢迎登陆中国传统文化网。

杏鑫娱乐登录地址_鼓楼下的天籁之音 谈侗族大歌的重要价值

  侗族大歌作为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合声的民间合唱形式,是侗族文明的象征,侗族民族文化的符号。1986年,在法国巴黎金秋艺术节上,贵州黎平侗族大歌一经亮相,技惊四座,被认为是“清泉般闪光的音乐,掠过古梦边缘的旋律”。       成为侗族传统文化在当代活态的重要见证   一方面在侗族传统文化现代文化的冲击下,传统侗族文化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汉化”和“现代化”成为侗家年轻人有意无意追逐的目标;另一方面,以大歌传统为代表的传统文化风习并没有在侗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消失,虽然歌会一年不如一年热闹,但仍会吸引族人的参与和热情。显然,这一传统在当代呈现得越鲜明,侗族在诸民族中便会获得越独立的族群形象。   成为侗族本文化在当代得以延续的重要载体   侗家本来“传歌不传文”,与大歌相关的种种言说与行动均是其延续本文化的传统方式。随着当代“书写”、“图像”文化对侗寨的渗透,大歌传统以“口传心授”和“集体展演”的特殊传承方式维护了一个族群文化在当代的延续和发展。更重要的是,与歌唱相关的社区组织和传统风习将一种侗人特有的“传统心性”传递到每个族人的生命历程之中。   成为当代侗人获得文化双语能力重要管道   随着学校教育的普及,侗家孩子均别无选择的接受系统的汉文化教育。学校相对于侗寨社区的知识断裂和环境封闭,造成了孩子们对本文化不可避免疏离。而民间持续的大歌传统为孩子们理解、习得并实践本文化提供了动力及场景,为侗人不忘传统并熟练掌握侗汉两种语言及文化提供了基础保障。   成为联系当代不同辈分族人间的重要纽带   当代侗族社区的变迁速度,造成了年轻一代侗人与老一辈不一样的成长经历和生活空间。青年人生活在信息烦杂的当代社会,有更多与外文化交流的机会且完全可以选择传统以外的生活方式。生活背景的差别极易在不同辈分的侗人间造成文化上的冲突和误解。强调全民习得和全民参与的大歌传统,迫使年轻人参与到族人的语境和传统生活中,这对于几代人之间在一个公共认同的语境中互相理解和交流是极其重要的。   成为当代南北侗族共同认同的重要文化标志

杏鑫登录网站_侗族饮食习俗知多少

侗族,重糯食,轻面食,男子嗜酒,好吸烟叶。大部分居民日进三餐,也有的地方为四餐,早餐油茶,中餐米饭,晚餐油茶,夜餐米饭。 进餐时,通常是两菜一汤,使用碗筷,摆高桌矮凳,合家围桌而坐。富有家庭,迎宾设宴,菜肴丰富多味,鸡、鸭、鱼、肉无一不有,有的还备有山珍海味,水果美酒。边远山区居民,生活较为贫困,家中老小,坐以术凳,围着火塘就食,日常吃酸菜、酸汤、螺蚌、鱼虾,偶有腌鱼、腌肉。 食糯食,先洗手而后入坐将糯饭边掬边食。宴请宾客,杀猪宰牛,按人均分,每人给熟肉一串,客人可自由结合,围成一席,主人供以酒饭,肉食则各吃各的,颇有浓厚的原始分食之风。 吃聚宴(又称为“合拢饭”)是侗族好客的集中表现。一个家族来了客人,客人又不可能每家都去吃饭时,大家就办聚宴招待。聚宴一般以宽敞、干净的一家为集中点,家族内的每家每户派一个成年男子为代表(若是女客则由妇女们操办),献出自家最好的菜肴、美酒和糯米板聚在一起陪客。 聚宴开始,首先由长辈端起酒杯致欢迎词。宴席上,一般要喝转转酒和换杯酒,即每人都喝邻座酒杯里的酒,左右各一次。酒至半酣,为首的主人斟上两杯酒,和客人换杯对饮,然后再按长幼秩序或辈分大小和客人喝换杯酒。 吃菜也要吃转转菜,每家的菜,一人接一人地往下传,使每个人都能品尝到。席散,以自家带去的菜被吃完为荣。侗族吃聚宴,小到一家几个兄弟,大到一个家族,甚至整个寨子的人。 如果客人曾在这个寨子为大家做过好事,继后又回到了这里,那么他就成了整个寨子共同的客人,聚宴则以整个寨子为单位举行。届时,全寨子每户人家派一个成年人参加。

杏馫1980_苗族文化与华夏文化同源吗?

苗族文化与华夏文化同源于一体,从“创世”的神话来看,两种文化的肇始几乎一模一样。如苗族神话传说中有《盘古》、《盘古王制天地》等歌,详尽地记述了开天辟地的英雄盘古的灵迹功德。就是今天莆族民间还传诵着“盘王歌”。常任侠先生在《沙坪坝出土之石棺画像研究》一文中载《盘王歌》云: 起记盘王先起记, 盘王起记造犁耙, 造得犁耙也来使, 屋背大塘谷晒芽。 起记盘王先记起, 盘王起记种苎麻; 种得苎麻儿孙绩, 儿孙世代缋罗花, 其功德与中国传统华夏文化中的“盘古”传说如出一辙。〈述异记〉卷上有:“今南海有盘古墓,亘三百余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之魂也。南海中有盘古国,今人皆以族古为姓。”在苗族的原始文化中,他们崇拜盘瓠为始祖。 关于盘瓠(盘古)的传说,在《后汉书•南蛮传》、《风俗通义》、《搜神记》里均有记述。而华夏民族在“开天辟地”神话中的盘古(盘瓠、檠瓠)传说与苗族盘古传说完全一致。 《艺文类聚》卷一引《三五历纪》:“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一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如此一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地去九万里。”如此巨细无遗地相似,我们还可以从“洪水传说”、“兄妹结婚”等神话中找到。 再考察“族”的产生及其变迁,我们亦可得到二者同出一源的结论。从世系推,苗族本是华夏始祖黄帝的直系后裔。《山海经•海内经》;黄帝娶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山海经•大荒北经》:“颛顼生鹱头,鹱头生苗民”。黄帝一颛顼一鹱头一苗民勾勒出了苗与华夏的直系线索。它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这一本体(指苗汉两族文化渊源同出一体)的特殊内涵和历史联系。

在柯尔克孜族民间口承文学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柯尔克孜族民歌种类繁多,内容丰富,主要有:劳动歌、习俗歌、情歌、哭歌、反抗歌等。这些民歌生动地再现了柯尔克孜人民以畜牧业为主兼营农业、手工业的生产劳动情景,真实地反映了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有一首《熟皮歌》这样唱道: 宰了一只羊羔,皮上涂了面曲酱, 为了熟成优质皮,加上盐水再晾干, 辛辛苦苦天天忙,为的是做件好衣裳。下面这首情歌表达了热恋中的小伙子对心上人的钟情: 看见你系着珠子的发饰,一股股暖流充满心里, 言语诉不尽我的钟情,我心里只有你最美丽。 远远地看到你的倩影,我心儿跳动得更急; 一心想快走近你的身边,又羞怕别人说东道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伴随着社会主义新生活,柯尔克孜族人民还创作了大量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民族团结、军民团结,歌颂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民歌。如: 要是没有万丈光芒的太阳,田野里的庄稼怎么能生长? 共产党是人民的太阳,我们永远把共产党歌唱。 要是没有流不尽的清泉,草原上的玫瑰怎么能开放? 社会主义是幸福的源泉,我们永远把共产党记在心上。 柯尔克孜族人民还创造了大量的谚语,这些谚语用生动的形象、独具特色的比喻反映了柯尔克孜族人民的生活习俗、人生哲理。如: 山是柯尔克孜的父亲,水是柯尔克孜的母亲。 一根木棒架不起毡房,百根木棒能搭起大毡房子。 山泉多的地方河流总是澎湃;群众多的地方智慧将在那里产生。 柯尔克孜族谜语一般由两三句短语组成,内容也颇具民族特色。如: 冬天睡在山上,夏天流在河里。(雪) 比马高,比狗低。(鞍) 肚里有灯,嘴里有泉。(一种茶炊)

侗族招魂方面有赎魂、叫魂、滚蛋等仪式。其中赎魂的方法是:法师与夺魂者协商,把病人魂魄赎回来。仪式多在夜间进行。是时,法师派人砍一棵带叶的树插于一旁,树下供以刀头(煮熟的正方形肥猪肉)酒礼。法师烧香化纸之后,边念边卜卦,若卜得阳卦或顺卦,表明未协商成功;若卜得阴卦,表明夺魂者同意赎魂。于是法师的随从人员用红纸搓成捻子蘸以清油,点燃后在树上寻找。若找到蜘蛛或者别的什么虫子,立即抓住,装入纸简。回到家里,用蓝布缝一小袋,里面放有三片茶叶和七粒白米(表示三魂七魄),然后再把抓回的蜘蛛或虫子放入封好,挂在病人身上,以示魂魄附体,病人此后可以康复。 叫魂,是用一个生鸡蛋先在受惊婴儿(婴儿大哭大闹,认为是受惊落魂)的身上滚动,然后放入一个盛有小把白米的碗里。叫魂时(时间多在晚上),把碗中白米抓出置于手心,把鸡蛋立放在手心上,面对门外(人不跨出门槛)念道:“牛胎落,马胎落,猪胎落,人胎落。某某(婴儿名)快回来,回来和老人在一起。”念时手心上的鸡蛋会倒,若鸡蛋连倒三次,即停止。把鸡蛋和白米重新装入碗内,放于婴儿床上,仪式即告结束。 滚蛋是将一个鸡蛋煮熟,剥去蛋壳,分成两半,将一枚银币或银戒指之类夹人蛋内,用小片布包着,在婴儿头上、脸上、脊背上、肚子上滚动,边滚边念些驱风除邪之语。待连续滚过三次,婴儿身体即可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