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53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杏耀注册登录网_花灯戏说思南千年史 
<br>

多种文化融合 花灯唱过千年 伴随着一声铜鼓响,身着对襟布衣的许朝正与他的同伴走上了大院中央,又是演唱,又是跳舞,当中还伴随着说词,欢快而热闹,平日里悲凉的二胡声用来做伴奏也平添了几分喜庆。仔细聆听歌词,每出戏里都讲述着一个小故事,当中还配有诸如“拉抓”这样的当地方言。 思南县文物局非遗股股长安聪告诉记者,尽管在演出中没有看见花灯,但在古时,花灯戏正是因“花灯”而得名。花灯戏起源于唐朝,最初是思南当地少数民族的一种歌舞,那时,人们用这种歌舞来祭天拜鬼神。之后,随着乌江航运的发达,越来越多的客商来到思南,将他们的文化融入到花灯戏中。例如承担着起板、收腔的二胡音乐就来自于傩戏,而打击乐则来源于湖南辰河戏,艺人们身上穿戴的布衣则又是一番土家风情。 花灯戏表演的人数不能低于10人,除了有人表演歌舞以外,还需要有人进行伴奏。如同戏剧一样,花灯戏的角色也分为旦、丑。而事实上,最古老的花灯戏所需要的表演人数更多。安聪告诉记者,过去的花灯戏还会专门有人负责提灯,一是为了照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美观。不过现在除了在大舞台上的表演,已经很少再看到提灯了。 开跳花灯前要先开“财门” 逢年过节必演 一晚能演八场 在过去,花灯戏是当地人逢年过节或是婚丧嫁娶时不可缺少的节目,年幼的许朝正也正是在这些演出中学会了花灯戏。 56岁的许朝正出生在一个花灯戏世家,从小便对花灯戏着迷,父亲对他也是有心栽培,每逢演出时,总将他带在身边。许朝正至今都还记得,那时村里的不少大户人家时常请父亲的表演队去演出,尤其是在正月初二至正月十五期间,更是演出不断,有时一个晚上要连着赶八场。由于那时花灯戏的表演通常是在晚上,每盏灯里点上了煤油,人们在灯影下嬉笑,身姿显得格外美丽。 与许朝正的记忆相比,古代的花灯戏艺人行走的路程更为遥远。安聪告诉记者,明朝年间,思南建府之后,周边不少县城都属于思南府管辖,而花灯戏也在向着周边的这些县城辐射。每逢过年时,花灯戏艺人们不仅要在思南表演,更要走到周边县城里去,不知不觉中,花灯戏的影响也在逐渐增大。明朝中期,一些灯班已经发展为职业戏班。清朝年间,一位思南人在当地搭起了舞台,将花灯戏正式搬上了高台。 许朝正展示祖上留下的花灯道具 花灯写进教材 期盼后继有人 在如今的思南县城里,哼上一段花灯小曲,几乎90%的当地人都能附和,千年后,思南人依旧会唱花灯戏。安聪说,花灯戏从未在思南衰落过,如今县城里还有着45个戏班,不过这一数据与过去相比,已经出现了下降,年轻人更多选择外出打工。 这一说法在许朝正的家中得到了印证。尽管曾在花灯戏表演中得奖获得“灯王”一称,每月都能保证至少2场的演出,但许朝正的妻儿还是选择了外出打工,自己组建的花灯戏队伍平均年龄超过了50岁。村里想跟着许朝正学习花灯戏的人,都因年龄较大,基本功不够,无法得到许朝正的真传,唯有自己的侄儿,让许朝正寻得安慰。 记者了解到,为了保护花灯戏的传承,目前当地政府已将花灯戏引入学校,编写初中版与小学版的花灯戏教材,于今年秋季在全县中小学全面实施。此外,未来思南还将举办一年一度的花灯艺术节与花灯艺术培训班。                               锣、鼓、钹、二胡是花灯戏必不可少的乐器。 责任编辑:匡奇燃

人类在历史长河中因创造璀璨的文化而生动多彩,让脆弱的生命变得强大而饱满并更具存在的意义和价值。非物质文化遗产,以非物质形态存在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 、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是特定地域环境和历史时期的口头传统 、表演艺术 、民俗活动和礼仪与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和实践 、传统手工艺技能等以及相关的文化空间,他记录着过去,关乎于现在,是我们的精神土壤和灵魂根脉,是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忆和永不贬值的宝贵财富。 地处武陵山腹地,湘 、黔 、渝三省市结合部的梵天净土桃源铜仁,在32个民族开化融合的历史进程中,以土家族 、苗族 、侗族为主体的传统文化浸染兼容巴蜀文化 、荆楚文化和汉文化之精华,形成独立完整开放多元的不同于其他地域的文化体系,留下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见证了我们的祖先从蛮荒走向文明的过程,记录了他们的生产生活,观照着我们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感,承载着铜仁文化的基因,蕴涵着巨大的 、绵延不绝的前行力量。 纵览黔东,玉屏箫笛 、德江傩戏 、思南花灯戏 、碧江赛龙舟 、石阡毛龙及木偶戏 、说春等,越来越多列入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铜仁这片土地上熠熠生辉。为传承保护好先辈留下的珍贵遗产,2005年8月,铜仁启动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历经3年时间,全市确认普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875件,涵盖16个门类,共1118项,资源存量第一次有了系统详尽的文字图片和音像记录。如今,全市有7项国家级和34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31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在铜仁独有的文化遗产中,无论是民俗活动 、表演艺术 、传统知识和绝技绝艺,或者与之相关的器具 、实物 、手工制品等,都是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是民族个性民族审美习惯的“活”的显现。它依托于人本身而存在,以声音 、形象和技艺为表现手段,以器物 、祭祀 、服饰为表达载体,并以身口相传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这些遗产具有相对的文化特质,表现了先辈们对自然的敬畏,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存意识,追求自由浪漫的生活方式,又处处体现出人情之普善与人性之真美,正如《铜仁府志》载:“铜仁夙称朴厚,民性淳和”。正是基于这样一些优秀的文化特质,铜仁众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时间的沉淀中越发显得珍贵,我们必须记住。 责任编辑:符迪

杏鑫咨询304724_【铜仁元素】石阡毛龙节
<br>

石阡的仡佬族毛龙节是以仡佬族民间“龙神”信仰为主的一种民俗活动,活动时段为每年农历大年三十夜至正月十五、十六日,主要活动有“龙”信仰、附属图腾信仰、扎艺、玩技、念诵。 石阡仡佬族毛龙灯,是石阡仅有、国内唯一的特有灯种,是石阡仡佬族“竹王崇拜”与中国“龙文化”融合、衍生而成的文化形式。毛龙的龙头,气宇轩昂、神气活现;龙身内置灯笼,整条毛龙长度一般为30米左右。 2013年2月20日,石阡县隆重举行“仡佬族毛龙节”, 来自全县各地的58条毛龙灯和近20支茶灯队、花灯队、狮灯队在文体活动中心及佛顶山大道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集中展演,其规模、场面创下该县历届“仡佬族毛龙节”之最。中央电视台七频道《新农村新变化》栏目组、贵州有线电视台等媒体对活动盛况进行了现场录播,来自全国各地及本辖区的3万余人观看了展演盛况。 据《石阡县志》 记载:“(龙)灯从唐代起”。 龙井乡晏明一带的仡佬族中流传有“唐魏征梦斩金骨县长老龙之子”的故事,故可推测,“仡佬毛龙”可追溯到盛唐时期。 “仡佬毛龙”有着丰富的文化价值,显示出独特的民族性、地域性及多样的社会功能,它是研究古代仡佬族文化传统的宝贵财富。 2005年,“石阡仡佬族毛龙节”被中国文化部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田赛)(摘自:《中国品牌中的铜仁元素》)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娱乐怎么样304724_台江县举办万人苗歌唱响翁你河彩排气势恢弘
<br>

  4月22日,台江县姊妹节组委会组织万人集中县城翁你河两岸进行姊妹节“苗歌唱响翁你河”大型苗歌合唱彩排活动,盛大的彩排阵容吸引众多过往市民群众驻足观看。 俯瞰翁你河旁彩排实景   万人苗歌唱响翁你河的群众演员全部来自周边村寨村民、社区居民、单位俱乐部音乐爱好者和学校学生。组委会把这些群众演员分成两个队伍分别站在翁你河两岸新建的河堤步道上,按照要求,全体练习合唱台江具有代表性的飞歌和情歌。主题曲以《春之歌》为代表,排练中还演唱了《就嘿嘿仰别》、《姊妹花开》、《小小木叶树》等一首首台江人熟悉的飞歌、情歌在县城翁你河上空回响。 翁你河旁彩排实景   俯瞰台江县城翁你河,河水悠悠,两岸群众演员人头攒动,大家沿河站立,遥相呼应,很多演员打着太阳伞遮住炙热的阳光。彩排中,虽然天气炎热,热汗直冒,但是大家仍然坚持排练,把苗歌唱响翁你河的精神面貌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次彩排坚持近两小时,效果令人欣喜。   据了解,万人苗歌唱响翁你河是台江县首次编导举办的特大型合唱类节目。由于人数多,彩排要坚持到4月26日结束,确保该节目在正式表演时能够高档次,高质量、高风格奉献给世人。(刘刀 刘粤)

杏鑫测速登陆_全省高校大学生首届戏曲大赛决赛在铜仁学院举行
<br>

10月27日,第十三届“多彩校园·闪亮青春”全省大学生校园文化活动月之高校大学生首届戏曲大赛决赛在铜仁学院举行。 决赛现场 本次大赛由省教育厅(省委教育工委)、省文明办、团省委主办,铜仁学院承办,以“弘扬民族文化,传承文化经典”为主题,旨在进一步实现高雅艺术、戏曲进校园,让学生受到传统经典戏曲文化熏陶,激发学生对传统文化的喜爱,从而实现对传统戏曲文化的推广和普及。 大赛共有来自全省的15所高校参赛代表队以及热爱戏曲艺术的师生参加。比赛分为京剧和地方剧种两大类。自今年五月启动以来,在各高校积极组织和参与下,经过各高校的初赛、复赛,组委会共收到30件参赛作品,经过省级复赛评审,共有17件作品入围本次决赛。 京剧:铜仁学院作品《三娘教子》 地方剧:贵州师范学院作品《奢香夫人》 决赛现场,各参赛队选手将自身完全投入到所饰角色中去,从唱腔、身韵、情绪等方面全方位渲染了饰演人物的喜怒哀乐,演绎了一幕幕经过艺术提炼的人世百态。每一件参赛作品都具有很强的艺术表演力和感染力,为大家带来了一场极具鉴赏性和启发性的艺术盛宴。 经过一番激烈角逐,铜仁学院作品《三娘教子》获京剧类一等奖,贵州师范学院作品《奢香夫人》获地方剧种类一等奖。(谢芙蓉 何进强)

杏鑫新闻304724_武陵古村落——寨英蕉溪
<br>

      巍巍的梵净山下的寨英古镇东北部,有一个神秘的古村落,名曰蕉溪。如今的蕉溪,被誉为梵净山下传统古村落中的“活化石”。   蕉溪原名蕉旗,是洪武年间总兵邓基八旗之一。当黔东一代平乱结束之后,于是江西、湖北等一带的商人便随之迁徙于此。之后,他们便与驻扎在此的大明王朝军队一并,开始大兴土木,开垦良田,种植农作物,逐渐形成了蕉溪大坝,故而又有“武陵粮屯在蕉溪”之美誉。解放后,这里成了中国西南第三军事储备粮基地。 蕉溪古村落坐落在群山环绕中,缓步眺望,眼前是一片新绿,山花盛开,潺潺的蕉溪河横穿全村,流淌着四季不变的风景。村前是潺潺的邓堡河流过,那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被誉为是“金带环抱”的村庄,是一方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 如今的蕉溪古村落也算是梵净山脚下目前保存最完整的,体现聚族而居的明清时期的古建筑群村落。目前居住于古村落的民居共有七百多户,而杨姓民居占有五百余户,这里的杨姓民居据说是明代一位杨氏将军的后代。 走进蕉溪村,站在古老的宅院前,顿觉眼面前又豁然开朗,四面青山绵延起伏,忽如巨大的屏障耀着仙雾缓缓腾空,把古村落与外界自然地隔离开来。 六百多年的历史,六百多年的沧桑,六百多年的绵延,造就了蕉溪古村的灿烂与辉煌。古村落间的屋宇相连,绵延达数里之遥,村落内还有二十余幢高起的屋脊相接的“四合庭院”,犹如巨幅彩卷展铺展在人们的眼前,隆起了古村的闪靓。 蕉溪古村落,建筑古朴典雅、秀丽奇特的村居楼阁错落有致,砖、木、石雕点缀其间,既近似徽派建筑,却又别具当地苗家吊脚楼之特色。古村落巷道交错、庭院深幽、古木参天,地貌山水与民族建筑谐和相通,融于一体,俨然构成了古民居建筑的艺术宝库。 更为惊诧的是,这里的建筑宏伟,规划匠心独具,设计巧夺天工。远观檐廊衔接,楼阁参差;近看天井相连,复道纵横。古村的布局之妙,巷道之幽,天井之玄,雕画之美,用材之神,堪称为五绝。其通风、通道之协调,别具一格,其采光、屋宅排水之奇妙,令人叹为观止。每一间独立的“四合庭院”都有着大致相同的结构,主堂屋及横堂屋由数个单元组成,每个单元由天井和半开敞的堂屋以及两侧封闭的厢房构成;屋中间有屏门、檐廊、巷道相隔。分则自成庭院,合则贯为一体,穿行其间,晴不曝日,雨不湿鞋。在古时,正堂屋及其两侧的厢房居室供长辈使用,侧堂屋由家族里晚辈的每个小家庭居住。 古村落所有建筑由幽深的巷道回廊连接着,独具特色的巷道曲折迂回,四通八达,户户相连,把整个古村落场连成一片,几乎不用出大门便可走遍村里的每一户人家。历经数百年,历经多次滂沱大雨、洪水倾泻,大屋安然无恙,至于水排向何处,更是一个难解之谜,实属奇迹。除排水外,天井还有采光、通风等功能。晴天可沐浴阳光,夜晚可把酒邀月,极具舞台艺术效果。足不出户即可体会外面世界寒来暑往的四季变化。 踏着铺满石板的幽深古道,穿梭在迂回曲折的走廊,走进一扇扇高高的大门敞开的宅院,触摸一根根重逾千斤的石柱,探访一处处阳光直射的天井,环视一个个雕刻图案的窗口,寻求一种探古的幽情,追溯其数百年来的风雨沧桑,不知不觉中会觉得,宅院周围的雕刻人物和神仙们恍惚退隐到了一片神秘的虚幻世界中,仿佛感觉到历史似乎离我们更远了,但又似乎离我们更近了,这也许就是蕉溪古村落最大的魅力所在…… 触摸蕉溪古村落,高高的大青石城墙内是古老的建筑,蔚为壮观,古建筑群的每户人家大门外,石刻对联依稀可见,好象在向世人展示一幅岁月沧桑的历史画卷。路边,清澈的溪水划过,从桥下淙淙流淌,恍如流淌着一本厚厚的史书,也似乎在诉说着六个世纪遥远的历史巨变。 蕉溪古村落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文化底蕴丰厚,是上善若水、人气鼎旺之宝地。这里不仅有优美的自然景观,而且还有传奇的耕读习武传家之故事。 据资料记载,蕉溪杨氏家族在当地数百年中,传承着读诗书,明礼义,攻武技,事农桑,不以曾经的江南望族自居,不以吾大欺凌弱小,尊亲孝祖,友睦乡邻,孝友家风,和谐著称。在明清时,这里也曾经出过一些文武官员,其中有兄弟同登虎榜的,祖孙夺取文魁者也不乏其人,留下许多传奇的故事和佳话,这些佳话都与一间间古色古香的古院落相连。其中村落中名为“藕塘湾四合大院”的古建筑,更是让人值得去探访。 据当地村民介绍,此老宅为清朝嘉庆年间当地大财主杨通藻故居,而其子杨文光在当地更是名噪一时。 据说杨文光是清朝嘉庆年间的“钦定武生员”,系杨通藻之独子。相传,杨文光自幼体格矫健,而且又刻苦好学,是习文练武的好苗子,其父杨通藻便耗尽家资,在送其读书的同时,还让其在外拜师习武。 几年后,杨文光考取功名,文武双全,忠国齐家,曾在北方边关英勇御敌,屡建奇功,深受嘉庆皇帝惜爱,钦定其为武生员。 中年时的杨文光,其膝下有七子,即清昌、滐昌、沦昌、泽昌、沛昌、仪昌、应昌,全都长大成人,个个高大英武,尤其长子清昌聪明灵慧,善好经商,经奏请皇帝批准后,便留在老家经管家业,镇保蕉溪平安。其余六子随其戍守边关,曾在陕北的一次平乱大战中,父子七人带兵上阵,虽平息叛乱,却仅剩三人凯旋,其二子滐昌、三子沦昌、五子沛昌、七子应昌阵亡。 时年,道光皇帝念杨文光其年岁已高,又痛失四子,便允其回归故里,座守镇远府,任镇远武生。但其孙杨云霆,仍留皇帝身边。 杨文光座镇远后,仍保镇远府近二十年的平安,最后病逝故里——蕉溪。道光皇帝闻讯后,悲痛不已,便钦赐“皇清仙逝”四个大字,其长子杨清昌便将其刻于墓碑之上,以彰显其家父功名。 传说杨云霆武科中举后,其爷爷杨文光要其回归故里拜贺祖上,当杨云霆到达寨英故里的古镇城外南门码头时,南门两边大门人山人海,城门还搭起了跃跳台阶,台阶上搭起了红布地毯,说是武科举人乃非凡人,不宜从凡俗之门通过,杨云霆就只好从跃跳台阶上越过。 杨云霆,原名,杨胜群,字云霆,杨文光之孙,是清朝嘉庆年间的武亚元(武科二甲),相传其武艺高强,臂力过人,左手抱一小孩,右手还能提三百二十斤石礅外出闲逛(今石墩尚在),还有其征战武器,(其后人称“门板大刀”,在文革时被迫抬去打制农具。)杨云霆曾任朝廷御前“一等花翎侍卫”,后在陕西总督任参军,而后又到广东、福建等地参与抗倭斗争。杨云霆年长后,回镇远座胜宁乡,因其治下百姓昌盛安宁,后又称盛宁。又因其家乡是松桃县寨英蕉溪,当地又将盛宁更名为蕉溪,即现在的凯里市镇远县蕉溪镇。 杨云霆告老还乡后,建武亚元府“良家圆”,其遗址依稀可见。而今,杨文光的后代可谓人丁兴旺,其系后世子孙今有几百余人。 杨氏家族祖宗祖籍系江西,曾任明指挥使官职,后于明洪武年间由吴入楚,归隐于梵净山麓,寄情山水,定居后还立有传世百代的规划,留下了传宗接代,荣宗耀祖的美丽梦幻。 不管怎么说,杨文光、杨云霆确有其人。六百余年来,蕉溪古村落的后人们在这里勤劳耕耘,繁衍生息,已达二十余代之多,形成了现有单姓裔孙达几千余人的赫赫大家族。 如今蕉溪古村落聚居杨姓家族人数近三千。村里的农家老少,大多情真义重;男女长幼,尊卑有序,过着宁静的世外桃源般的田园生活。 蕉溪,一个繁衍了二十余代后人的宠大古村落,更是有一种源远流长的农耕文化存在。是的,它不仅美,更有一种独特深邃的文化;它不仅是传承和构成荆楚文化的“活化石”,更是武陵深处古村落中的又一块瑰宝!(罗时顺)

杏鑫测试路线_即将消逝的老手艺——拣瓦
<br>

以前,每隔几年的一个春天,大人们就会喊上村寨里的瓦匠,把屋顶的瓦片重新修整一遍,这种行为俗称“拣瓦”。 青瓦,对于现在的“00后”来说,应该是一种很陌生的东西了。青瓦并非青色,而是暗蓝色或灰蓝色,素净简单。全新的瓦自然是用来盖房子用,而破碎的瓦片也有很多用处。一般会被小孩子拿到水塘边玩打水漂,或者磨成各种喜欢的形状,当然更多时候是拿去刮芋头、洋芋…… 记忆里,家里的瓦每隔2-3年就会拣一次。以前在农村有专门的瓦匠,瓦匠的主要工作是给旧房子翻瓦或者农村立新房子的时候盖瓦。 拣瓦那天,我们会被喊着早起,把一个屋里的东西放到另一个屋里去。实在搬不动的就盖上塑料布,防止树叶杂物掉下来弄脏东西。师傅拣瓦的时候,是千万不能进屋的,不然可能会被瓦片砸到。拣瓦是一项细心的工作,同时也需要极致的耐心。要一片一片的看每一片瓦片,将坏掉的瓦片揭开,把好的瓦片放在一边留用。如果坏掉的瓦没有被选出来,用它继续盖上的话,后果就是会漏水。 小的时候,站在下面看着瓦匠把瓦片这样放一行,那样放一列,还能堆出各种各样的檐角,觉得特别神奇。 可惜如今老房子越来越少,就算是在农村,盖的瓦也多从青瓦变成了琉璃瓦。年轻点的瓦匠基本已经转行,最多有个“兼职”,会拣瓦的人也越来越少,新学的人基乎没有。 “拣瓦”这个老去的手艺,估计快要消失在时代的洪流里了。

侗族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不仅是中国民族文化的瑰宝,更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中国乐器文化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开始发展,而中国又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都各有其特色,就说侗族乐器,就有很多大家不知道的故事,下面随小编去侗族看看牛腿琴的来历吧。 来历 关于牛腿琴的来历,民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很早很早以前,在黔东南的一个侗族山寨里,住着穷、富两家人。富人依仗财势经常放狗去咬穷人,穷人也不示弱,奋起反抗将狗打死,从此两家仇恨日深。一次,穷人养的牛见主人被欺,冲上相助,富人见势不妙,也放出自己的牛来。此后,人与人打,牛同牛斗,闹得整个山寨不得安宁。 有个神仙下凡来调解,送给每人一支芦笙,让他们吹着走乡串寨,忘记争斗。而牛却不听召唤,越斗越凶。神仙担心牛的角斗再挑起人的旧仇,气急之下便把两头牛的后腿给砍断了。两牛再也无法争斗,矛盾虽然得到解决,可穷人却永远失去了耕牛,他伤心地抱着牛腿痛哭不已。待牛腿腐烂了,他就做了一个木头的牛腿,仍抱着它一边抚摸,一边诉说自己的苦衷。于是,后来就逐渐形成了在民间流传的牛腿琴和牛腿琴歌。 历史记载 历史虽较悠久,但其初始年代史籍未见记载。牛腿琴既是侗族古老的、又是唯一的拉弦乐器。到了明代,田汝成《行边记闻·蛮夷》中载有:“侗人,一曰峒蛮,散处于?牂牁、舞溪之界,在辰、沅者尤多。男子科头,徒跣,或趿木履,以镖弩自随;暇则吹芦笙、木叶,弹二弦、琵琶,臂鹰逐犬为乐。”其中所记“二弦”,即今日之牛腿琴。 传统的牛腿琴,琴体用一整段木料制成。民间多为自制自用,不仅使用的材料有别,琴的规格尺寸也大小不同,尚无统一标准,一般全长50厘米~85厘米,多使用当地所产杉木、桐木、松木、椿木、杨木或杂木制作,以选用纹理顺直、无疤节的杉木为佳。共鸣箱系在半边原木一端挖凿出长瓢形腹腔,其上蒙以桐木薄板为面,琴背呈船底形,琴箱长22厘米~36厘米、宽8厘米~12厘米、厚5厘米~6厘米,面板中部右侧(或左侧)开有一个圆形出音孔,可插入音柱。 琴头方柱形,平顶无饰,长7厘米~12厘米、宽4厘米~6厘米,弦槽后开,两侧各设一个硬木弦轴(左上右下)或两轴同设右侧,琴头正面下方开有两个弦孔以穿弦。琴颈前平后圆、上窄下宽,长22厘米~38厘米,上与琴头相接,下与琴箱相连并浑为一体,正面用于按弦,不设指板和品位。在面板下方2/3处置竹或木制桥形琴马,下端设有牛皮缚弦用以系弦。张两条琴弦,最初用细棕绳,后改为丝弦,现多用钢丝弦。琴弓用细竹为弓杆,两端系以棕丝或马尾而成,弓长55厘米~65厘米。此外,还有一种小巧玲珑的小牛腿琴,琴体全长只有18厘米-20厘米,流行于贵州省榕江县乐里一带。

杏鑫测速登录地址_“白苗” 一件衣服需要做一年

白苗是黔西北苗族众多支系之一, 因其族人都穿一身白衣而得名。以其尚白的传统,头顶巨大的牛角形木梳而在黔西北苗族各支系中独树一帜,在任何场合皆醒目突出,区别于苗族其他支系;如今在贵州省大方县的核桃乡木寨村,还生活着十几户的“白苗”。 “白苗”妇女们的服装看起来最简单,但又是最复杂和最讲究的,简单是指其色彩上,衣服主要是黑白两色,上衣肩膀上再配上两条挑花的带子,这种不张扬的色彩显示出“白苗”妇女的美丽大方。 同时,白苗的服饰又极为复杂和讲究,是因为制作衣服的工艺细致,一件“白苗”妇女的衣服,通常要花一年的时间才能制作出来。在准备制作一件衣服之前,需要收集火麻和原麻这两种原料,将开花的火麻和原麻一片一片割下来晒干,再一片一片地接在一起。这样一个复杂的手工活,需要花费大部分的时间。 因此,“白苗”妇女们在走路时,手里也都会拿着麻匹不停地接。接好之后,就是纺成麻线,随后再煮软,煮完后再清洗,这个过程又需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这样洗、晒,反复进行三四次,布就变得软和了。 之后的工艺里,最讲究的要数挑花了,把数条麻线一根根排列整齐,用绣花针把五颜六色的丝线绣上去。如果期间数错了一根丝线的颜色,挑出来的花纹就会凌乱不堪,由于这种工艺是一针一针挑上去的,所以,这种工艺也叫作挑花,这是最麻烦的一道工序,同时也是所有工序中最费时的,可能花费三四个月,才能挑出一条花带。 由于现代工艺的发达,“白苗”妇女们如今已经不亲手制作这么复杂的衣服了,挑花这门技术也逐渐失传。

杏鑫主管304724_哈尼族的婚俗 哈尼族有哪些婚恋习俗?

哈尼族男子和女子一般长到十五六岁就开始改变衣饰,表示已经长大成人,接着进入恋爱和结婚的阶段。哈尼族青年男女,婚前的社交活动是自由的,村寨中设有专供青年男女进行娱乐和交往活动的场所——公房,姑娘和小伙子可以在公房里尽情地娱乐游戏和谈情说爱,一旦情投意合,两厢情愿,就可以在公房订下终身。 唱情歌在哈尼青年男女中是很盛行的,它是一种社交活动,一般只在夜晚或没有自家长辈在场的时候进行。 滇南红河岸边的奕车姑娘喜欢编织艳丽的彩带“帕阿”,它不仅是姑娘心灵手巧、勤劳聪慧的标志,也是表达姑娘纯洁爱情的信物。卡多姑娘长到十六七岁,便开始编织刺绣一朵特别鲜艳醒目的山茶花、蔷薇花或者百合花,然后用丝线钉在围腰中间或者左上角,叫做“约花”,“约花”象征号多姑娘开始求偶和对爱情生活的追求。西双版纳的哈尼族青年男女常把鲜花当作爱情的信物来传递,男青年给自己中意的姑娘送上一束鲜花,姑娘又回送一束鲜花给男方。如果送回单数的花朵,表示大家可以互相了解,接触,若是有了朋友或是不喜欢,就送回双数,表示谢绝。 “阿巴多”是奕车人以配对就宴的方式选择恋人的一种求爱方式。男方在征得女方应诺后,由小伙子们凑钱,请烹调师傅主厨准备宴席邀请姑娘们赴宴。晚上10点钟左右由“伙子头”和“姑娘头”从首席坐起,其余男女依次配对入座,随后举杯祝酒对歌,尽兴方散。男女青年在参加宴会的人中挑选意中人,如男女双方情投意合,可相约下次会面的时间。 哈尼族奉行“同姓不开亲”的原则,同一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严禁婚配,墨江等地实行姑舅表优先婚姻。在婚姻活动中也形成了一些禁忌,如男女双方属相碰巧为牛与虎、龙与羊、狗与虎者,因属相不合不能婚配。在属龙、猪、蛇的日子一般不嫁姑娘,母亲出嫁的属日也绝对不能嫁姑娘。此外,哈尼族还有“姑娘17岁不过门,伙子19岁不成婚”的传统习俗。 哈尼族支系较多,婚礼习俗丰富多彩,十分有趣。 哈尼族的支系卡多人接亲时,新娘家要用新鲜的橄榄抛击新郎,意味着新郎先吃点苦头,以后的日子才会更甜蜜;西双版纳的哈尼族在婚礼上要请老人唱调子祝福,村寨中的孩子还将牛粪、猪食、灶灰拌成的稀泥抹到新郎新娘的身上,以示对他们的祝福;墨江自称阿木人的哈尼族,在整个婚礼仪式中,从头到尾都离不开舞蹈;薪平等地自称卡多的哈尼族,迎亲时有“捶新郎”的习俗,只见新娘又哭又捶,新郎则东躲西闪不还手,据说“捶新郎”的本意是考验新郎对爱情的忠诚。 哈尼族婚礼还保留有抢亲的习俗,男方组织迎亲队前往女方家“抢新娘”,女方护亲人员用糯米饭团、泥块、竹竿追打迎亲、抢亲人员。哈尼族支系的碧约人,在姑娘出嫁时,娘家要陪嫁一个精制的背箩,把崭新的被褥、衣服和其他嫁妆装在背箩里面,由姑娘自己背着,一直背到婆家。 碓嘴是舂米的工具,在过去它曾是哈尼人的“离婚证”。离婚时,请来证人,找来一根碓嘴,由证人放在大门槛上,用斧刀均匀地剖成两半,交男女双方保存,作为离婚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