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69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在朦昧的原始社会阶段,侗族先民对大自然的种种现象,自然也无法从科学的角度去理解。但他们还是凭自己的想象创作了许多对社会现象进行解释的神话。侗族先民认为人是卵生的,最早是由亲兄妹的结合繁衍了人类。在古歌《侗族祖先哪里来》中,第一章《龟婆孵蛋》是这描述的: 四个龟婆在坡脚, 它们各孵蛋一个。 三个寡蛋丢去了, 剩个好蛋孵出壳。 孵出一个男孩叫松恩,聪明又灵活。 四个龟婆在寨脚, 它们又孵蛋四个。 三个寡蛋丢去了, 剩个好蛋孵出壳。 孵出一个姑娘叫松桑,美丽如花朵。 就从那时起, 人才世上落。 松恩松桑传后代, 世上人儿渐渐多。 侗族系古越人后裔。古代越人借助于富饶的自然环境,发展较快。春秋时期,越国曾称霸中原,在与楚的战争中失败后,其臣民被迫南迁,一部分人到岭南定居。由于秦、汉、隋、唐封建王朝不断对岭南用兵,部分越人在战乱中先后向西南各地迁徒。其中仡 亻览、、仡伶部族迁到“武陵蛮”、“五溪蛮”地带,与当地土著溶合在一起,形成了当今的侗族。 今之侗族地区,周以前属荆州南境,春秋战国时属楚巫黔中郡,秦时属黔中郡和桂林郡,两汉时分属武陵、郁林郡,三国时属荆州武陵郡和交州郁林郡。魏晋至隋,沿旧制。唐时,分别隶江南道和岭南道。唐末,湘西南地区的州郡,为当地大姓首领据有,田氏据奖、锦、懿、晃等州,舒氏据舒、峡等州。杨氏据叙州之西南,号“十洞首领”,其族人杨再思据谭阳、朗溪,自称诚州牧。后梁授之为刺史。后周马氏覆灭,杨氏乘机以“十洞”称诚、微二州,自署刺史,领今之湘黔毗邻诸县。但其时侗族社会内部仍然处于“千人团哗,百人合款,纷纷籍籍不相兼统,徒以盟诅要约,终无法制相縻”。以地缘为纽带的氏族公社组织,起着重要作用。直至南宋末时,才在今之黎平、从江、锦屏等地设置八舟、洪州泊里,福禄永从和榕江巴黄等“军民长官司”,以当地“土人”为长官,世袭子孙。至此,有关“黔中蛮”、“武陵蛮”“僚”、“仡亻览、 ”、“仡伶”、“伶”、“峒蛮”、“峒苗”、“峒人”、“洞家”即侗族的前称陆续出现于各中央王朝的文献之中。解放后,根据全体侗族人民的意愿,将民族名称定为“侗族”。

杏鑫测速登陆_思南举办土家歌王大赛暨《星光大道》选拨赛
<br>

7月3日至5日,思南县举办土家歌王大赛暨央视《星光大道》选拨赛,通过层层选拔,来自该县思林乡75岁的花灯老艺人寇源夺得总决赛第二名,让不少专业歌手折服。         七旬老人演唱现场 本次活动以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栏目走进思南为契机,推动思南原创歌曲的普及,挖掘、传承和保护土家山歌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比赛采取“晋级赛”方式,参赛选手以演唱思南本土原生态歌曲、思南原创歌曲、反映土家民族民间风情和乌江文化特色的优秀歌曲为主,共有157名选手参赛。 7月3日举行“N进60强”海选,7月4日举行“60进30”晋级赛,7月5日进行总决赛,评选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2名、三等奖3名,获奖选手直接参加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栏目铜仁市选拔赛。 比赛中跳出一匹“黑马”——来自该县思林乡75岁的花灯老艺人寇源,作为自我推荐选手连闯三关,在决赛上演唱的原生态薅草锣鼓歌曲——《一下田来工程来》,以其清新的泥土气息歌词、丰富华丽的铺陈和咏叹、醇厚的嗓音,展现了土家人薅草时的动人情景和有趣的农家故事,夺得第二名,将直接参加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栏目铜仁市选拔赛。(张进 寇中秋)  

除夕 除夕之夜炉火旺,辞旧迎新喜洋洋。 国泰民安幸福日,灯红酒绿话家常。  除夕,一年最后一天,铜仁人称“三十夜”。除夕前半月前就已准备过年的东西。俗语云:“吃了腊八饭,就把年货办”,乡村办年货主要有:择吉日杀猪,熏腊肉,舂粑、烫粉,待除夕前两天再上街买些小杂货,如糖果、爆竹之类等。 除夕这天,上午清除周围环境中的杂物,打扫卫生,粘贴对联、年画,准备丰盛的晚餐,有的人家达二十个菜以上,但该餐必有鱼,意思年年有余;必须有青菜,意思清清白白,平平安安。待至午后下3时左右菜饭已做好,设立供品祭祀祖先,然后放鞭炮,以示开餐,阖家老小圆桌吃“团年饭”,饮酒者可尽情畅饮,即使喝醉,家人不便干涉。晚上,燃起旺火,有俗语:“三十夜的火,十五的灯”,一家人团坐火边,可开展各种文娱活动,长者向晚辈送压岁钱。上世纪80年代后,以观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为主,有的年轻人则邀几个人打麻将度过他们的欢乐难忘之夜。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各家老少皆出门燃放烟花、炮竹,以示送走旧的一年,迎来新的一年。燃放炮竹结束后,进行夜宵,有的继续娱乐到天明,谓之守岁。 责任编辑:符迪

“傩”是一种古代礼仪,源于原始歌舞,经两三千年的历史蜕变,逐步形成以驱鬼疫和酬神灵为目的的一种民间戏剧——傩堂戏。从先秦至明清正史、方史均有记载,在墨客骚人的诗画和汉像画石中,皆可见其有关记述和描绘,可谓源远流长。迄今仍见流行,可窥其余绪。当代中外艺术大师赞誉傩堂戏为“中国戏剧活化石”、“戏剧艺术之源”。日本野间清六著《日本假面史》说:“日本‘伎’乐,也是由舞蹈者戴着‘金刚’、‘力士’等假面,打着腰鼓,在行进中起舞等形式组成。由此看来,可能是荆楚舞蹈人传日本而成。”1986年春天,美国纽约大学教授、《戏剧评论》主编理查德。谢纳克先生专程赴铜仁考察傩戏,他看到演出后激动地称赞:“傩戏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民间戏剧!”并说:“美国西部印第安人也有面具,它与日本的面具及印度的面具戏,都来源于中国。”为此,对傩堂戏进行挖掘和调查,于研究我国戏剧史,民俗和社会文化发展史,乃至国际文化艺术发展史都具有其重要的价值。 铜仁雄踞黔东之首,这里聚居着汉、苗、侗、土家、回、仡佬等20多个民族。自夏禹分治九州,历4000余年,我们的祖先就在这块土地上开拓发展,繁衍生息。据《宋史·蛮夷列传》记载:“西南诸夷,……疾病无医药,但击铜鼓、铜沙锣以祀神。”习俗,认为家中疫病灾祸是因鬼作怪才引起的,只有请巫人把作怪的鬼赶出去,才能除病消灾得以安康。同时,人们还相信神灵能给人带来喜庆吉祥、遂人心愿。因此,逐步形成了请巫师“设坛”行法驱鬼魔除病灾,或祈求神灵赐福保佑的习俗。 自汉、唐以来,铜仁不断地与外地联系。此后,历代移民先后定居铜仁,这样中原文化与土著文化不断互相渗透、融汇,特别是明代以来移民大量增加,汉民族跳神戏的“军傩”和按节令逐疫的“春傩”、“冬傩”活动,给兄弟民族以影响。因此,少数民族的巫师(即掌坛师)就把“傩”的名字接过去,把汉民族“傩”的形式用于自己驱鬼或迎神的祭祀活动之中。巫人逐步以“傩”的旗号,扩大自己的影响,进行其职业或半职业的活动,以便在各民族群众中争取更多的虔诚信奉者。 铜仁傩堂戏的形成和发展,据考证,还直接受巴文化与荆楚文化的渗透和影响。在铜仁傩戏流行的地区,地理位置上是和巴蜀、荆楚毗连的地区。在其长期的经济、文化影响下,逐渐形成了具有巴、楚文化特点的地方文化。因此,铜仁傩堂戏融合了巴文化中神头鬼面(木雕面具)的“川杂剧”,和楚巫文化中载歌载舞的特点。再者,铜仁又与儒、释、道三尊铜像的发现而取名“铜人”,这说明500多年以前汉文化在这里已扎根盛行。从清道光《铜仁府志》记载中,可知在康熙年间铜仁“傩”的活动已经很普及,所记“赤面大汉”即是傩神;又说“贤豪亦所不免,颇有楚风”。由于贤豪富家热衷和信奉傩的活动,对傩的活动在内容和形式上皆有所丰富,客观上推动了傩戏的发展和演化过程。 新中国建立前,铜仁傩戏已由傩舞、傩礼、单个神戏、组合神戏逐步演进,发展到有较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的傩堂戏剧。建国后,由于人民文化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原有演出傩堂戏班子和喜爱文艺活动的村民相结合,并进一步吸取姊妹艺术,如花灯、文琴、湘剧等戏曲的特点,组成以傩堂声腔演出戏曲剧目的民间业余剧团。这些剧团逢年过节或农闲时走村串寨演出,颇受群众欢迎和喜爱,傩堂戏这一古朴的艺术形式开拓了一条跟上时代发展的新路子。 据初步调查,铜仁城乡现有傩堂演出班子20个,其中8个班子保存着较为古老的木雕面具、神像、服饰(法衣、法帽)和道具(牛角、师刀、法鞭、神卦),能演出傩堂神戏。其表演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一般分为三段,即开坛、开洞、收坛,皆由掌坛师主持。开坛后举行法事,法事完毕开洞。“开洞”即表演请出“唐氏太婆”打开“桃园三洞”大门,搬请24戏(拿出24个面具放置供桌),这是傩堂神戏的正戏。其声腔曲调音域很窄,以说唱为主,常在四度内进行,演唱接近口语化。“正戏”之中或之后,还可插演一些节目,都取材于民间故事或神话故事,其情节较为复杂,唱腔已初具戏腔特色,演唱音域在八度范围内,在音乐结构上已形成单乐结构形式,在调式上也有一定变化。 其余12个傩堂戏班则以演出传统剧目为主,有的还编了现代傩堂戏。这些演出保持了傩戏声腔和半堂傩戏的特点,不用面具,按照剧中人物安排生、旦、净、末、丑等角色,演出中以锣鼓伴奏,不行弦,声腔曲调高亢优美,节奏铿锵,极富魅力。打击乐牌子有九板:三捶锣、双凤朝阳、凤点头、三击鼓等;曲调有二黄、喜乐、滴水、猛虎、辰河、三黄块、慢三眼、四平等13腔。表演身段,大多吸取其他剧种的动作程式。演出传统剧目《十五贯》、《夜打登州》、《双斩子》等近百出。 面具(俗称脸壳子)是傩戏的重要特征。90年代,铜仁傩戏面具多次在北京、深圳展出,引起了中外艺术界的瞩目。其浪漫诡秘、古朴怪诞的艺术风貌,令中外艺术家们折服。 目前,人们正进一步对傩戏进行挖掘、整理及研究,以期这一古朴的艺术瑰宝,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时代的变革,在祖国乃至世界的艺苑放射出璀璨的光芒。(杨九昌) 责任编辑:符迪

铜仁市气象局2013年12月22日12时发布三、气象科普知识冬至冬至俗称“冬节”、“长至节”、“亚岁”等,是我国农历 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时代,我国已经用土圭观测太阳测定出冬至来了,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 每年的12月21或22日太阳到达黄经270°(冬至点)时开始为“冬至”。冬至是农历二十四节气的第22个节气,冬至日太阳直射南回归线,北半球昼最短、夜最长。冬至是北半球全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冬至,白天就会一天天变长。 古人对冬至的说法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故曰“冬至”。冬至过后,各地气候都进入一个最寒冷的阶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进九”,我国民间有“冷在三九,热在三伏”的说法。 冬至前后,虽然北半球日照时间最短,接收的太阳辐射量最少,但这时地面在夏半时积蓄的热量还可提供一定的补充,故这时气温还不是最低。“吃了冬至饭,一天长一线。”冬至后白昼时间日渐增长。但是地面获得的太阳辐射仍比地面辐射散失的热量少,所以在短期内气温仍继续下降。我国除少数海岛和海滨局部地区外,1月都是最冷的月份,故民间有“冬至不过不冷”之说,天文学上也把“冬至”规定为北半球冬季的开始。冬至后,虽进入了“数九天气”,但我国地域辽阔,各地气候景观差异较大。 东北大地千里冰封,琼装玉琢;黄淮地区也常常是银装素裹;大江南北这时平均气温一般在5℃以上,冬作物仍继续生长,菜麦青青,一派生机,正是“水国过冬至,风光春已生”;而华南沿海的平均气温则在10℃以上,更是花香鸟语,满目春光。冬至前后是兴修水利,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积肥造肥的大好时机,同时要施好腊肥,做好防冻工作。江南地区更应加强冬作物的管理,做好清沟排水,培土壅根,对尚未犁翻的冬壤板结要抓紧耕翻,以疏松土壤,增强蓄水保水能力,并消灭越冬害虫。已经开始春种的南部沿海地区,则需要认真做好水稻秧苗的防寒工作。 责任编辑:匡奇燃

早在古代,万山人就发明了红粑这个独具特色的食品。它色泽红艳,形状扁圆,气味香甜,食用方便。 红粑以糯米为主,粘米配料,以食用“品红”(当地人叫“粑粑红”)为颜料。经过碎米、打芡、揉团、分等、滚红米、上蒸笼、手工压型等几道主要工序精制而成,大的有数斤之重,小的不过几十克。 做红粑以前,需要准备蒸笼、柴火、大锅、簸箕、平整的大木板或柜台、劳动力等主要条件或器材,根据做红粑数量的多少,按糯米和粘米分别7:3的比例计算,从而准备红米。 做红粑的糯米和粘米按质量比例配好后,留一部分糯米备用,用温水把糯米和粘米浸泡滤干,再去打米房用专用机器打成粑粉,然后再制作粑引子——打芡,粑芡做熟后就开始揉粑团。粑芡熟不熟,是个关键,芡不熟则粑不熟,放干后,再蒸、煮、烧,粑也不会熟。与此同时,用“品红”与备用的糯米加水调拌成鲜红的红糯米装在簸箕或筛子里。粑团揉成后,就平均地分成圆圆的粑心,然后沾点清水,放进盛有红糯米的簸箕或筛子里来回滚动,直到粑心粘满红米为止,这样就可以放进蒸笼里开始烧火蒸煮,直到熟透。如遇久蒸不熟,预示主家来年运成不好,就要想些办法再蒸,以减灾祸。蒸好后,就下甑放在木板上趁热压制定型,这样红粑就算做成了。待似干未干之时,又翻转再压一次,对压得不圆的,不满意的进行一次再修复,这样制作出来的红粑形状才“有样子”,才好看。如果想保存得久一点,待干透后泡在水里即可,只是需要勤快的换水。 红粑在万山被广泛地运用着。最讲究的是过年和娶亲。过春节家家户户都要舂(做)红粑(当地人又叫“年粑”,以前没有电就是用碓舂),除了自己吃,还要用于走亲访友、招待客人,这当中的故事和文化也最多。每到春节,红粑做得多的人家,就要请上好几个劳力来帮忙,因为揉粑团这个过程是需要劳力和力气的,红粑好不好吃,这个环节十分关键,没有功力是难以达到效果的。要想红粑好,关键在于粑团揉得好不好。揉粑团要慢裹粉,揉到感到不太揉得动时,把粑团搓成条,撕裂开,若裂口光滑并呈浸绿色,说明粑团已揉好,合拢后再揉到没有任何裂痕后,再搓成粑条等分。 关于吃红粑,则更是有趣。对于爱吃刚做好,才出蒸笼粑的,几个人在一起,往往就要比试一下。你吃装满红粑的一个大簸箕一圈,他就吃一圈中间再取个十字架,更厉害的要吃一圈中间再取个井字架。有人爱吃煎的、盐的、糖的,有人爱吃煮的。方式可以切片煮,整个煮,放红糖、白糖。可以煮甜酒,只要切开,方圆大小,形状随意。喜欢蒸着吃,放在煮饭的锅里即可,或裹些黄豆粉、芝麻粉、白砂糖,酸、甜、咸、辣,随你所欲,吃起来都香喷喷的。若要拿来做菜,切片炒,放在火锅里煮都行,各有特色。在农村,不管大人、小孩只要上山放牛、砍柴,都要带上几个红粑,适时选块空地,找来柴火点燃,将红粑烘着,烧着,一边讲着做大红粑的故事,一边比较着谁家的红粑更香甜。当然,也有红粑做得不好的人家,粑芡不熟,吃起来“粘天皮”(粘上颌),上甑时没有蒸熟,你怎么也烧不熟……而红粑在用于娶亲时,有许多讲究。首先所用红粑数量只能是96个,配上96颗糖,并且还要特制两个“粑娘”。而这两个“粑娘”一般都有水果盘大小,剩下的红粑“粑仔”也要比过年用的红粑大一些,如果春节做的红粑是三、四两一个的,结婚用的一般都要在半斤左右,“粑娘”就留着女方家吃,“粑仔”就要按照女方的亲族分发下去。 除此以外,红粑还被用在庆祝老人寿辰,小孩满周岁,竖新房上梁、祭梁,也有人家在诸如考取功名等重大喜事活动做红粑的,并将之用于农村装神龛壁祭祀、重要亲友送来的匾额等等。而在过年时节,红粑主要被送到亲朋好友家做礼物,四个、六个、八个、十二个不等,而主人则要回敬客人四、六个红粑,以示谢意。 侗家红粑不仅采用了中国的传统吉祥色,大红、鲜红,而且做得团团圆圆,它制作简单,使用方便,从它的做法与吃法来说,体现了中华民族,特别是侗家儿女的勤劳智慧,大红粑传承数千年,不仅越来越被侗家人所喜爱,成为侗家的桌上珍品,而且成了侗家人招待客人、馈赠亲友的美好使者。  责任编辑:符迪

仡佬族送子之俗,自古流行于石阡农村。他们不是去庙里求“送子娘娘”;而是“送瓜瓜”、“送龙宝”、“送菩萨”,民族风情浓厚,其中贵在于一个“偷”字,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此习俗已淡化。 “送瓜瓜” 古历八月瓜熟时节,农村中便有人倡行偷瓜送子之俗。因为有一对夫妻久而不妊,或即缺乏子嗣,人们出于同情,所以几个人相约去向他们表示送瓜之意,这家夫妻自然十分高兴。待到中秋之夜,人们先去田地里偷瓜。无论本寨外村,谁家地里长得有成熟的长条形南瓜,俗话“水桶瓜”都可以选取取一个。拿回来时,有的故意将瓜蒂取开,向瓜内灌水,然后用一截“苞谷胡胡(玉米芯子)盖紧,表示送个男生;有的则不取蒂灌水。随即用红布一幅,缠着水桶瓜,让一个比接瓜夫妻低一辈分的五六岁男孩背在身上,一同送往接瓜之家。将要到屋,人们便学着婴儿的哭声,主家急忙开门迎接。进了屋,夫妻一边招呼众人,一边抱着背瓜的小孩,无限亲妮地喊叫:“么啊、崽啊,你来了吗!”有人将瓜取下来,直接送往寝室床铺上,用被子盖着说:“恭喜你家生个大胖小子”,有人假装去看,暗中将瓜蒂处的“苞谷胡胡”抽掉,瓜里的水流了出来,床铺湿了一大滩,故意惊叫“啊呀,胖子屙尿啦!”人们开怀大笑。夫妻也会心地笑了起来。第二天,夫妻俩煮南瓜吃,一点也不能丢,连瓜皮也吃下肚去。此后,他俩一直将送瓜的男孩当着亲生儿女一样疼爱。 此后如果生了一个男孩,便成为天大的喜事。丈夫去“报喜”时,先去报知送瓜的承头人家,开口就叫承头人夫妇为“嘎公”、“嘎婆”;然后再向亲生的嘎公嘎婆报喜。当办“祝米酒”时,成头人家如同亲嘎婆一样送“祝米”——为小孩备办衣帽、裙子、背围等物。成头人还要给小孩取乳名,多取名叫“瓜二”、“葫芦”、“伏子”、“伏生”之类。以后,生子之家一直将成头人家当作外家亲来走。其俗的典故出于《诗·大雅》说:“绵绵瓜瓞,民之初生。”民间也世代相传:人类始祖伏羲、女娲兄妹都是从“葫芦”里出来的。 “送龙宝” 春节元宵期间,农村中玩龙灯的灯会头人,也是针对上述情况的家庭,征得主人同意,趁玩灯拜访时至其家,悄悄地送龙宝一个。这家主妇则要牵着后衣兜接。为啥悄悄的送?就怕知道的人多了,冲去了“灵气”。然后这家人将龙宝系于堂屋正中悬吊着,从此许下“生子缴宝”的口愿。每年玩灯时,这家人都要对送宝之灯队热情接待、敬献香烛。 另有想生子的人家,无人送宝时,便打定主意“偷”。趁龙灯来家贺年时,招待灯队的人去吃夜宵,女人悄悄地将龙嘴里的宝取走;有的人家的女人不敢探嘴取宝,便在龙角下解下一条红布。据说“偷”来的宝或红布还很“灵气”呢,也同样“许口成愿”。 这之后如果生子,首先向灯队头人报喜。头人常赐其乳名为:“龙生”、“龙狗”、“宝娃”、“宝子”之类。 当“龙生”稍稍长大,便要履行“还愿缴宝”的仪式。主家要喂一头大肥猪,择定吉日,通知亲友,请寨邻人扎一条“愿龙”(一般是毛龙),请“先生”和灯会头人来主持其仪式。届时,主家的亲戚都来送礼庆贺,给“龙生”披红挂彩。灯会头人要给“龙生”缝制一身新衣服。寨邻人等来帮助玩龙灯。杀猪祭龙时,毛龙要将杀猪之人圈在当中,杀猪人要说一些“伏筮”再开刀。抽刀时龙嘴更凑上前去接猪血,俗称“领血”。随后将猪破开,猪及头、脚、内脏全部用开水一煮以后,又要让龙头去嗅一嗅,俗称“上熟”。之后“先生颂读早已备好的“疏文”,火化纸线。主人领“龙生”跪拜,灯会头人赠他“易长成人、长命富贵”。随后让“龙生”领着龙灯遍朝祖坟,烧香祭祖。晚上龙灯不能发亮,悄悄离去火化。人们不向主家道谢;主人和“龙生”也主动回避。 有的贫困人家,则与灯会商量,实行“接灯缴宝”。趁元宵间原灯队来贺年时,主家备办夜宵,热情招待,头人祭祀一番,以缴来龙灯宝了愿。照旧俗如不履行“还愿缴宝”、“龙生”一生都好象欠债似的;有的人家下辈人也得为上辈人还愿缴宝。 “送菩萨” 其俗与送瓜,送宝相似,先要偷菩萨,并有选择地偷。以偷别人家“香火”(神龛)上的“梓潼帝君”为上品。因为梓潼帝君又名文昌帝君,主民间文运昌隆之事,为道教的重要神祗加上古有“桐生实子”的典故,所以俗称“送梓潼”。实在偷不到梓潼菩萨,偷得“观音”也不错,老寿星、笑罗汉也可以将就,反正总称“菩萨”。 一年之中何时都可以实行此俗。失去“菩萨”的人家,当然不能宣扬香火上的菩萨走失而被人取笑,知道是那么一回事就行了。送菩萨的人也不能张扬,悄悄地送。得到菩萨的人家,则将菩萨供奉在自家的“香火”之上,从此许下了一个“梓潼愿”,生子后再还。此后所生之子,有的取名“桐生”、“潼灵”、“桐喜”,有的取名“梓发”、“祖发”,有的直接名叫“菩萨”。 当孩子长到十多岁时,就要“还愿”。“还梓潼愿”等于办一次大的事务,要请傩坛班子来冲傩还愿,演出傩堂戏,闹热三至五天。最后,还要由“勾愿判官”来决定这一堂愿是“周”了或是“不周”。也就是说,要由扮演“勾愿判官”的坛主,表演“打卦”来决定:三卦打成“大合同”,即“阴卦”、“阳卦”、“顺卦”各一个,就算“周了”,意即礼心中训周到了;如果三卦打不出一个“大合同”,就算“不周”。往后改期再还一堂愿,争取打出一个“大合同”来。  责任编辑:符迪

20世纪80年代起,在解放思想大潮涌动下,学界兴起一股“傩戏热”、“傩文化热”,在人文社会领域里建树起一门新兴学科——傩学,引起中外学者的关注。 从商周时代起,傩经历了三千多年漫长历史。由于傩孕含着古人朴素的生命意识,这使它具备了顽强的生命活力。随着历史的演化,作为一种独特而神秘的文化现象,它逐渐成为多元宗教、民俗、艺术、表演的复合文化体。傩不仅有悠久的历史渊源,还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在漫长的历史文化运动链条中,傩文化有着不可替代、不可再生的历史地位。 2001年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了19项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同年1O月公布了“文化多样性”宣言,自此,抢救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推进文化的多样性,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关注的焦点,我国中央文化部和中国艺术研究院迅速作出反应,举办多次有关国际研讨会,并正在制定相关保护法令。去年,傩戏作为宝贵的文化遗产,已纳入亚洲太平洋民族民间文化遗产数据库,得到国际上的承认。 贵州是我国傩戏品种最多的省份,是发掘、研究傩文化遗产最早的省份,并且取得突出成就。有“中国傩戏在贵州”之说。1993年,德江被省文化厅授予“傩戏之乡”的称号。 责任编辑:符迪

杏鑫登录_长号喇叭最后的传承者——邹习礼
<br>

一位古稀老人坐在简陋的工作室,全神贯注地用煤油灯、吹管、铁锤等工具,焊接长号喇叭口,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敲打,一个制作精美的长号喇叭口展现在眼前。这是印江自治县杉树乡杉树村73岁的民间艺人邹习礼,在展示濒临失传的长号制作技艺。 传统技艺盛极一时 走进邹习礼老人的家,他正在自家杂货店里忙着招呼购物的乡亲们。 在他的带领下,笔者来到了专门制作长号、唢呐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唢呐配件,其间还散落着许多铜片和檀木。邹习礼告诉笔者,这些工具大都是自己在制作过程中根据需要制作的。 2007年1月“合水长号 、唢呐”被列入首批地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长号唢呐的制作,更是一门古老的技艺。然而,由于多种因素影响,现在会长号 、唢呐制作技艺的人越来越少。目前,邹习礼是印江自治县仅有的长号 、唢呐手工制作者。 “我这个手艺是小时候跟着父亲做手工银饰传下来的,我从1982年左右就开始做长号 、唢呐来卖,到目前已经做了有500多支。”提起这门手艺,邹习礼老人激动地说:以前,家里条件艰难,因为我做的长号 、唢呐耐用 、音色好,周边的八仙师傅都来买,靠这个手艺可以贴补家用维持生计。”1992年,深圳有个学校特地到邹习礼这里来定制了50支长号。说起过去,邹习礼表示“会这个手艺的人不多,周边的人传来传去,知道的人多了,自然我制作的这个号也不愁卖了。” 制作工艺古朴考究 长号、唢呐的制作精致、工艺复杂、尺寸标准。从下料到制作完成,要经过塑形、焊接、打磨等工序,整个过程全部靠手工完成,制作周期一般要3至5天。邹习礼说,制作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讲究。制作时最不好把握的是吹焊,只有做好吹焊,接口才光滑,结实耐用。 邹习礼制作长号、唢呐最特别的是吹焊灯。用熔炼过的银片,加硼砂水放在焊接处,经过焊灯高温熔化,银融化后就随着硼砂水的痕迹流到接口上,这样的焊接恰到好处。 古老手艺后继乏人 “我最担心的,是老祖宗的手艺在我这里就不能再传承下去。”邹习礼忧心忡忡地说,全手工下料、塑形制作累人又费时,远不如打工挣钱来得快,年轻人都不愿意学。 “我小女婿前几年跟着我学过一段时间,后来转行做钢材生意去了。”邹习礼说,小女婿只有偶尔来家里走动时,遇上赶货赶得急,就帮忙做一段时间。“我今年73岁了,制作长号、唢呐也50多年,很想让老一代手艺有人来继承。”他说,虽然一支长号可以卖500元左右,但是制作时间长,在细心的同时还要耐心,而这门手艺不是几天几月就能出师。 采访结束后,笔者电话采访了印江自治县文广局相关负责人,据介绍,为了保护这一濒临失传的民间传统技艺,县里已经把长号、唢呐制作技艺列入重点文化保护名录,制定了详细保护方案和具体扶持措施。目前,正在积极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把这极具民族特色的手工工艺传承下去,丰富民族文化。(张敏文/图) 责任编辑:符迪

寺院傩与军中傩在形式上有共同之处。军中傩是将傩中所含的”武事” 因素抽离出来加以强化,使傩服务于军事,从而逐渐独立为一种类型。寺院 和住则是将傩中所内含的”宗教”因素抽离出来加以强化,使傩服务于寺院,并同与之结合的寺院固有宗教内容相互渗透而逐渐独立成为某种特殊的类 型。它们的共同特点都在于请神驱鬼、祈福禳灾。比如道教寺院中的傩,比较突出地表现在醮(jiao)斋一类的仪式活动中,并在道教经典里多有记载。关于”醮”,《隋书•经籍志》这样解释道: 消灾度厄之法,依阴阳五行数术,推人年命书之,如章哀之仪,并具货币,烧香阵读。云奏上无曹,请为除尼,谓之上章。夜中,于是星 辰之下,陈设酒脯饼饵币物,历丰巳天皇太一,祖五星宿,为书如上章之仪以奏之,名之为醮。 责任编辑:符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