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了 168 篇文章
最后的送别

黎明前最后的一丝黑暗里,星星点点在头顶的夜空眨着朦胧的睡眼,村庄和原野沉浸在无边的睡梦中。 刹那间,炮声响起、锣鼓喧天,悲伤的哭泣夹杂着鼎沸的人声,唤醒了沉睡的夜晚,一枚枚礼花弹呼啸着尖锐的笛音,执着地划向天空,映红了无边的夜色。 这是最后的送别,寒气袭人的黑夜里,我们强忍着悲伤,手托肩扛,护送奶奶的灵柩上路。送葬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乡亲们听到炮声和锣鼓声,纷纷打着手电、或是借助路灯的微光,自发地加入到送葬的人群中来。在快速的行进中,每隔数分钟,抬棺的人便需要更换一轮,旁边的人总会迅速自发地挑起担子,完全不需要任何人发出催促的口令。黑暗里,三、四公里的路程,队伍一路小跑,在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里抵达既定的地点。 东方的天际开始呈现鱼肚一般的白色,黎明的第一缕曙光即将照亮这座薄雾弥漫的山头。此时的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额上的汗珠,掺杂着不能控制的泪水,一齐流满了面庞,渗进嘴角里来,咸咸的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 永别了,我们慈祥的奶奶,再也见不到您和蔼的笑容;永别了,给予我们无限慈爱和温暖的奶奶,再也听不到您温情呢喃的话语;永别了,思念的奶奶,从此世上便少了一个盼望着我们回家的亲人! 噩耗传来的第一天,我和妻子经历了一整天的煎熬。特别是妻子作为奶奶最为疼爱的长孙女,她对于奶奶的感情最为深厚,当她听到奶奶猝然离世的消息,该是怎样的惊愕、疼痛与悲伤!当她一边面对心如刀绞的悲痛,一边面对不能立即放手的工作,该是怎样的纠结、煎熬与无助! 第二天,我们归心似箭地在滂沱大雨中连续奔波,从千里之外匆匆归去,几乎耗尽一整个白天的时间,在傍晚时分回到家里。此时,奶奶的灵柩静静地安放于堂屋里,家中满是前来帮忙的乡亲,人们不住地拉着我们的手,说不尽许多安慰的话语。 这一夜,当乡亲们散去之后的夜深人静里,我静静地守在奶奶的灵前,思绪在空灵寂静的夜里无限扩散,竟然毫无倦意…… 这个纷扰的世上,我们绝大多数的人,注定终其一生,终将平凡得一如脚下的泥土,唯有曾经挚爱的亲人,能够长久地让我们缅怀于心、念念不忘。奶奶就像门前她经常打理的那一小片菜地,在毫不起眼间陪伴我们度过无数个春夏秋冬,总是默默无闻地给予我们无限的爱与希望,却从来不问收获、不求回报。 而今,奶奶终于回归了她深爱的大地,她终将与无私的泥土融为一体,与这片古老的山川河流一起,继续守护着她热爱的村庄,守护着她心爱的人们。

那一幕湿了眼眶

天空飘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我刚一发动汽车,准备送外婆回她家里去,却发现外公已经从路的那一头蹒跚而来。 奶奶去世的当天,外婆就从另一个镇子的家里赶来,送一送她的老姐妹最后一程——她和奶奶的感情一直很好,同时也为她的女儿女婿——我的岳父岳母,分担一些悲恸的情绪。 外婆陪着奶奶整整两日,许是放心不下外公一人在家,今天上午还没吃过午餐,便决定暂时回家一趟。而巧合的是,外公此时到来,或许说明他的心思亦是如此吧! 午餐过后,我开车送二老回家。路上外公依然很健谈,谈及奶奶的去世,他颇为感概地对外婆说:“老太婆啊,我们都老了,总会面对这一天的,不必太难过。”说罢又转头对我说:“常言道‘一个郎仔(方言,意指女婿)半个儿’,我觉得不对,应该是‘一个郎仔一个儿’,你的岳父就是如此,你们以后也要孝顺他们啊!” “宝啊!(无论我们年纪多大,外公外婆依然会叫起孙儿辈的昵称)我们老了,以后能见你们的机会不多了……”言语间充满着伤感,说罢,外公即兴低吟起五代时期南唐后主李煜的一首《相见欢》:“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我们抵达村口的时候,绵绵的细雨已经停了。我原本要送他们二老直到家中,但他们坚决地婉拒了。外婆说:“赶快回去吧,奶奶家里还有很多事需要你!”说罢,他们头也不回地互相搀扶着,步履蹒跚地行走在湿漉漉的水泥路面上。 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这熟悉的给予我无限慈爱的身影,我的眼里含着热泪,怔怔地目送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耳际依然回响着那些温情的话语,久久不愿离去。

踏上春节回乡路——兼论交通问题

忙碌了一整年,终于可以赶在岁末最后的时光里,带上爱人和孩子回家过年了!这一趟旅程,虽然连同途中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大年初四便要返程,但是每年春节回家省亲,都是无比令人期待的。因为,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都不及家门口那一盏准时为我们点亮的明灯! 早晨天刚放亮,临近出门,交警部门的负责同志很贴心地发来最新路况信息:过去24小时,省界收费站出口车流量1949辆,入口车流量24717辆——看来向西、往北回乡过年的车辆明显增多。非常感谢交警同志提供的参考数据,我已经预见到回家路上铁流滚滚的拥挤程度! (路上车流滚滚) 驶入包茂高速(包头至茂名)一路向北,正式开启回家的旅程!也许是昨天晚上临时召开春运布置会,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此时跑在路上感觉特别累。一路上连续在贺州市富罗服务区、桂林市会仙服务区各停车休息约半小时,因此走走停停,直到下午四时过后,才抵达亲切的故乡——侗乡之都贵州省黎平县! (具有民族特色的黎平县肇兴服务区,可惜没多久发生大面积塌陷关闭了) 总结这一天旅途中最大的感受,便是交通条件较之往年有了极大的改善,使我们得以在大半天的时间内就能回到家乡。这在从前是不敢想象的,几年前曾经回一趟家必须花费一整个白天和黑夜的时间,有时候甚至还需要途中住上一晚。 与此同时,虽然交通条件已经大为改观,但仍有几个存在的现实问题亟待交通部门的同志们继续努力予以改进: 一是从广东过来广西贺州市境内路段车流量非常大,每到春节前后同古服务区常常爆满,接待能力远远满足不了实际需求。因此,扩大该服务区的停车范围、提升各项服务能力,就显得迫在眉睫,必须重新进行科学合理的规划和提升建设。 (同古服务区内车满为患) (同古服务区内排队购买食物的旅客) 二是黎平县城区道路红绿灯通行时间设置不太合理,南泉大道、曙光大道等主干道各路口红绿灯设置较多且通行时间只有区区的20秒。这样导致的后果是,车辆稍多便会造成拥堵,今天下午进城就被堵了近半小时。建议根据车流量的实际合理规划红绿灯位置,并将主干道通行时间延长到60秒以上。 三是三黎高速(三穗至黎平)、黎洛高速(黎平至洛香)建成通车时间并不长,大约距今仅有五年左右的时间吧,就已经有多处路面和隧道需要长时间关闭维修,只能单边通行,行车速度受到严重影响的同时,由于没有中间隔离带保护,交通安全也面临着较大的隐患。 得益于经济建设突飞猛进发展,近年来家乡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大力投入,社会发展变化日新月异,人民群众生活条件获得极大的改善。衷心希望能够做好包括交通设施在内的各类基础设施的日常维护,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使之更好地造福于民,更好地服务于新时代侗乡的民生福祉!

一路向南

清晨,薄雾如纱 收获了一整个春节的叮嘱 沿着都柳江畔,一路向南 黎平,三江,龙胜,桂林…… 车窗透进远处的灯火,又一闪而过 许多年前,同是这一条路,一江水 在火车与铁轨的撞击声里 我与故乡作别,向远方出发 在长满杂草的记忆深处 我仍旧记得那时一路的风景 眼前,油菜花一片连着一片, 回归故地的感觉,我找寻得太久 多想在山重水覆间纵情高歌 醉倒在母亲长满青草的坟头 然后恣意地大哭一场 可是眼泪早已晾干 干涸成山野遍地的春花 薄暮苍茫,满载旅途的忧伤 一路颠簸到西江南岸 我的记忆已经沉默不语 远去的故乡成了一抹浅绿 留在画卷上我的身影 正逐渐褪色……

相遇古城明月里

开阔的山间盆地 阡陌纵横 群山环抱 历经600年风雨 浓荫覆盖 早已洗尽铅华的古城 机关重重的堡垒 犹如镶嵌在 侗乡大地的明珠 你是华夏民族 向南延伸的触手 拱卫着边地 黎民百姓安宁祥和 七绝圣手赋予 你的文化内涵 低调而深厚 青砖黑瓦流传着 明清繁华如梦的往事 左迁龙标解忧愁 唯有诗书与明月

永不磨灭的桥

一座狭小的木桥 诞生于80多年前 一个冰冷的雪夜 霜雪覆盖了 静谧的原野 炽烈的火焰 烧红昏沉的晚空 英勇的男儿奋不顾身 像一枚枚钢钉 扎根在刺骨于雪水 他们用瘦弱的臂膀 扛着门板和檐木 托起滚滚洪流 一路西行 这是铁打的队伍 这是如虹的气势 熊熊的火炬照亮 一张张年轻的脸庞 每一个侗乡儿女心中 播下星星之火的种子 镌刻着一座坚不可摧的桥

飘香桂花台

初夏温暖的微风 送来迎面阵阵茶香 一垅一垅 绿色的茶园 延绵到远方无尽的原野 我尽情地想象 即将到来的盛夏时光 乳白的桂花恣意绽放 浓郁芬芳里 混合着清咧的茶香 定是无比沁人心脾 不觉已是微醺

斑驳的银杏树

历经千百年 风雨的洗礼 守护芸芸众生 不惧电闪与雷鸣 一方水土四季平安 人们顶礼膜拜 你的威严 你的气度 你的慷慨 一株古老的银杏树 见证过 父亲快乐的少年时光 也见证了 年少彷徨的我 那年某月曾匆匆走过

空灵的峡谷传奇

小村北部的尽头 山谷怪石嶙峋 有一滩险峻的难头 每一块石头 都藏着一个传说 每一个传说 都记载无数鲜活的生命 高高的崖壁上 曾是勉王的行宫 森林和青草 掩盖着摇摇欲坠的岩缝 那里藏着万石粮草 还有无数神勇的军士 600年啊 世间传颂你的英名 挥鞭赶石 泪雨成河 在这险峻的难头 你终将化成一尊不朽的丰碑 日夜守护心爱的故乡 五谷丰登,幸福安康

秘境小山村

踏着晨起的露水 拨开漫山的薄雾 我们翻过高高的山梁 再次走入 静谧的山村 时光尚好 夏蝉还没有 从树梢苏醒 只有蝴蝶 在溪涧水畔的 花间流连 一条蜿蜒山间的路 如玉带般将村庄 一个串着一个 这条连接山里山外 心心相通的路 我双脚不歇 竟然行走了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