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4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大坪乡地慢村地处万山区最偏远的村寨,与江口、岑巩县某些乡村交界,全村2400余人,其中800多人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大多是“老弱病残”。由于交通闭塞,村里没有经济实体,全村以粮食和蔬菜为主,经济类作物少。 “赶社”是地慢村的特色文化,以侗族苗族为主,每年一次。“赶社”这天的日子是不定期的,在立春的第五个戊日为“赶社节”,由老一辈的人推算而来。“赶社节”的清晨,村里会杀猪宰羊祭祀祖先,搞得热热闹闹。 相传在古时候,有位年轻漂亮的妇女,每天为上山种地的丈夫送饭,因粮食不够吃,就打些野菜与粮食同煮。立春过后的一天,妇女上山送饭时,看见路边躺着一位青年男子,已奄奄一息快要死亡,该妇女蹲下身子,摸了摸青年男子的额头和鼻子,看到男子一息尚存,就到小溪边舀了一碗水喂男子,男子慢慢苏醒,妇女然后把送给丈夫的饭给那人吃了,救了那人一命。 丈夫看到妻子还没来送饭,便沿着回家的路,看妻子来送饭了没有。途中,青年男子吃饭、妻子坐在其旁边看着男子的这一幕刚好被妇女的丈夫看见,其丈夫认为妻子有不轨行为,一气之下就把妻子休了,妻子跟丈夫讲不清道理,就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若干年后,被救的青年男子当了宰相,来到此地查询救命恩人,哪知该女子已不在人世。为纪念这名妇女救命之恩,宰相定妇女救他之日(立春的第五个戊日)为“赶社节”,因此“赶社节”一直流传至今。 “赶社节”这天,地慢村邻近上万的村民身着民族服装,来到一个空旷热闹的地方聚会,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他们拿出犁耙行头等春耕物资到这里进行交流,同时还要到山塘水库中捞“社鱼”比赛。对山歌也是一种不可缺少的“节目”,那是少数民族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方式,非常热闹。最热闹的是“侃杆子”,很多人会通宵达旦的玩,这是一种以小钱为赌注的赌博方式,虽然资金不大,但政府不提倡开展这种活动。 现在,“赶社节”逐步把一些民族歌舞、民族体育等传统项目加进来,更加丰富了“赶社节”的民族特色。 责任编辑:符迪

对于傩这种在中国历史长问中广泛存在的古老文化现象,若探本溯源,显然可见出其与远古初民的鬼神信仰有关。鬼神信仰的基本特征是相信天地间有两个世界存神在天上,鬼在地下。在,一个是人的世界,另一个是鬼神世界,居于中间。两个世界利害相关,或融或离。人界有限、柔弱而渺小;鬼神界无限、刚强而巨大。人有生有死,孤独短暂,鬼神则超越生死,处处显灵。这种以两个世界之对应并立为特征的鬼神信仰所产生的文化效果,在价值上是双重的:一方面既肯定了人界的独立,让人类获得一定自由去旁观外界,改变外界,反观自我,发展自我;另一方 面却又让人类深深感受到恐惧与漂泊无助。于是对鬼神世界的敬畏之心和祈 求之意也由此而生。此外,出于自我生存的需要,初民们又以人的价值为根 据把另一个世界一分为二:与人为善者是神,为恶者即为鬼。”鬼”的别称又有妖、孽、魔、怪等等,都含有既令人敬畏又使人担忧恐惧的意味。人们要生存平安、躲避”鬼”的威胁,出路有两条:一是敬鬼、祭鬼,一是驱鬼、逐鬼乃至收鬼灭鬼。后一条路有冒犯神界之嫌,乃不得已而为之,风险极大,所以要求助于”神”,请神逐鬼。”傩”所体现的可说正是这后一条道路,也正因如此,我们在前面才把”傩”代表的文化精神称为一种”英雄主义”,只不过这种英雄主义的支撑点仍然是鬼神信仰罢了。 “傩”体现着古今参与此类活动的人们的鬼神信仰,反映出一种特殊的人与神界及与人类自身的相互关系。人敬神畏鬼,借神逐鬼,通过一系列诸如面具装扮式的仪式使人神相通,神灵附体,以达到一种人即神、神即人的理想境界,人驱鬼即神驱鬼,神获胜即人获胜。这样,”傩”使得人力上升I (回到万物)神灵降至(天人合一),于是鬼疫消除,人界平安。可见”傩” 既是两界相分的产物,同时也是彼此互通的象征。总之,”傩”的存在证明化着两个世界的存在,即在人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隐秘的世界,其中善者为神,恶者为鬼,与人相关,善恶有报。这是”傩”的前提,也是傩作为一种文化的内核所在。下面分几层稍加评述。 责任编辑:符迪

杏鑫注册平台官网_【铜仁民舞】石阡:蹦蹦鼓
<br>

蹦蹦鼓又称仡蹦鼓,因仡佬族人民长期生活在大山里,每到庄稼成熟时节,为防止野兽对劳动成果的侵害,他们常常夜晚在野兽出没的庄稼地里燃起篝火,唱起民歌、敲打蹦蹦鼓驱赶野兽,解除寂寞。后来,每遇重大节日,他们都边敲蹦蹦鼓边跳舞,边唱歌,以乞求祖先保佑。于是,仡佬蹦蹦鼓舞蹈流传至今。如今,舞蹈作品《仡佬蹦蹦鼓》的身影已逐渐走出了贵州、走向了全国。 鼓舞一般由青年男女搭配表演,舞姿轻盈欢快,节奏浑厚,气势磅礴。仡佬蹦蹦鼓的制作材料取于千百年生长在我县山间田野的棕树,做工精致,用木棒轻轻敲击,发出的声音犹如从群山静静地来,余音悄悄而去,意境悠远、深邃。 仡佬蹦蹦鼓因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广受外界欢迎,多次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演出,受邀参加过上海世博会、中央电视台《欢乐中国行》等重大活动。 责任编辑:匡奇燃

杏鑫内部304724_铜仁元素——侗族
<br>

侗族由古代百越人的一支“骆越”演变而来,铜仁市境内的侗族主要分布在舞阳河、锦江流域以及乌江支流的龙底江流域,包括玉屏、万山、碧江、江口、石阡等区县。凡侗族人聚居地区,有河必有桥,桥梁全都建筑在村前寨后的交通要道上。 目前,铜仁市侗族常住人口36.1132万人,集中居住在约东经108-110度、北纬25-31度之间,形成一条东西宽约350公里,南北长近600公里的长形地带,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在全市少数民族中,侗族人口仅次于土家族和苗族,位居第三。 铜仁市侗族语言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侗水语支,但因其处于连片集中的边缘地带,与苗族、土家族等其他兄弟民族以及汉族杂居,各民族在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同时,族际间的交流逐步以汉语为主,加上学校以汉语为主的教育和商贸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汉语的普及,加上随着民族融合、变迁,能讲侗话的老人相继去世,侗语濒临消失边缘。 虽然侗语逐渐消失,可侗族语言、风俗、特产、地名等方面信息仍然值得深入研究。例如在侗族语言中,玉屏侗族自治县亚鱼乡的“亚鱼”,就是侗语的音译,“亚”即“水田”,鱼即“油”,“亚鱼”合起来的意思便是粮油充足的“鱼米之乡”。此外,铜仁市侗族聚居区还保留着一些冠以“骆”音的地名,玉屏的路良、迷路,江口的骆象、地落,石阡的乐桥,印江的乐茂江等等,从这些地名便可以追溯某些侗族历史信息。 在侗族同胞的发展历程里,铜仁市侗族地方特产犹如一支奇葩,在黔东大地璀璨绽放。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玉屏箫笛,它是侗乡最具代表性的特产之一,与茅台酒、大方漆、安顺刀一起被誉为“贵州四宝”。      玉屏箫已历数百年历史,因其产地玉屏原名平溪,故有“平箫”之称;又因曾多次进贡朝廷,又有“雅颂贡箫”之名。笛产于清初,随着平溪更名为玉屏,因此称之为“玉笛”,产于玉屏的箫和笛由此并称“平箫玉笛”。玉屏箫笛的制作一般要经过30多道工序,其中钻孔是关键性的一环,要求既要开得正,外观为椭圆形,又要内腔空而圆,特别是开吹口,要求十分严格,必须按传统工艺操作,做到音质饱满、音色优美、灵敏度强。 除箫笛外,侗乡玉屏的大宗经济林还有油茶。据记载,侗乡百姓经营油茶已有500多年历史,侗族聚居地几乎都有茶山,尤以玉屏为最。 在婚姻习俗上,提亲、“讨口气”、“讨八字”、过礼、哭嫁、请花缘酒、接亲、办喜酒、闹新房和回门是侗族同胞结婚不可缺少的环节。在生活习俗方面,侗乡罐罐油茶、社饭等至今仍继承完好;春节、赶坳、春社、清明、端午等节日里的侗乡甚是热闹。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旅游产业的不断发展,传承弘扬民族特色的呼声越来越大,全国各地利用自身优势抓机遇打造特色,侗族特色便成为铜仁市民族文化的一项重点,“中国箫笛之乡”“中国油茶之乡”“侗文化艺术之乡”的侗乡玉屏闻名全国乃至海外,作为黔东大地上的一颗璀璨明珠,侗族越来越受世人瞩目。 责任编辑:匡奇燃

旧时侗乡的婚姻,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较为普遍,因而媒人在侗族婚俗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侗家就有“天上无雷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的说法。 “讨媒”,即请媒人说亲。因媒人去女方家提亲时,要提一竹篮,装有糖、酒、肉等物品,用红纸盖上,所以又叫“提篮子”。 这是侗家婚俗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只有通过媒人联络的婚姻才算“明媒正娶”,也是对女方的尊重。 男方如果相中了谁家姑娘,其父母经过一番掏提(方言,打听、了解的意思),对女方的家境、家教,姑娘的活路、麻亮(方言,即针线活)、为人做事等都感到满意后,便请媒人前去求亲。被请为媒人的,多为双方都熟悉并儿女双全且能说会道的寨邻。聘媒也无需钱财回报,侗家俗话说“请媒不过一杯酒,谢媒不过一双鞋”。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谁家有姑娘,谁家就是招客之地。而侗家人重礼仪,对媒人上门,都一律是热情相迎、待之以礼。即使女方父母不如意这门亲,也只是以“女儿还幼小,还不成放人家”、搭配不上”之类言语婉言谢绝,并将提来的篮子原封不动的让媒人提回去,但对前来提亲的人仍以茶饭相待。若较为有意,就会含蓄地说些“这条路留给你走嘛”、你有空就多来家走走喽”等话语,并留下媒人提来的篮子,就说明这门亲事有戏了。 侗族讨媒虽没有什么特定的礼仪,但糖、酒、肉之类的物品是不可少的,而且每样东西定要成双,讨个双双对对、好事成双的吉利。要是哪家来了媒人,姑娘的伙伴们要拿她戏笑,说是吃“耳朵肉”的来啦,即她的耳朵就要成男方小伙子的了,意思就是她将要嫁人了。 青年虽有通过“赶坳”唱歌自己物色对象的,但毕竟还是少。男女青年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后,往往就得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不能违抗,而旧时,有的媒妁之言则是“快刀打豆腐—— —两面光”,骗人蒙人。侗家人就戏称“媒人说话像翻粑,翻来翻去地说,连天上飞的雀雀都哄得下来。”旧时,有这样一则故事,最能说明“媒妁之言”荒诞的一面。有一户农家,女儿是驼背,二十大几了一直没人上门来提亲,父母发愁,就急着托一媒婆为女儿找婆家。这叫媒婆也为了难,直说再等等看。恰巧没过多久,就又有一家请她为其跛脚儿子介绍媳妇,媒婆高兴地满口应承。媒婆在肚里一盘算,就赶到女方家对其二老说:我给你家女儿找到女婿啦,他人长得有点一般,但有文化、知书达理,就看你家的口气了。”女方二老听了在高兴之余,说担心的是男方来相亲,驼背女儿如何见人。媒婆则把早已安排好的主意倒了出来:人家男方知书达理,女方要勤劳贤惠才般配,到时你家女儿抱一口大坛子去沟边洗,就只看到勤快而看不出是驼背了。”媒婆又跑到男方家如此这般地说一番,并教他的儿子到时拿本书靠在房外的栏杆边看,跛的那只脚踩在栏杆上,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但又看不出是跛脚。就这样相过亲,双方都感到满意,接着又定下了嫁娶的日子。迎亲这天,抬新娘的花轿到了男方家后,按侗乡的习俗,新郎要将新娘从花轿上背进屋里。直到这时,双方才看清对方的真面目,都指责媒婆。这媒婆可不是好惹的,反驳道:你们驼子抱坛坛,跛子踩栏杆,中意不中意,与我媒婆何相干。”因此,媒婆的形象在人们的心中就不怎么好。妇女们则将心中的不满编成“媒公媒婆、骑马过河、摔死媒公、淹死媒婆”的歌谣。 如今,男女青年们都是自由恋爱、自主婚姻。“讨媒”这一婚姻习俗,形式上虽然有所保留,但已产生了质变。男女青年在生产、生活、工作及赶坳等社交活动中相识相恋,条件成熟后,男青年叫父母找一位双方都熟悉的人作为形式上的媒人,到女方家商量操办嫁娶事宜,只不过是穿针引线,联络婚事的“跑腿”罢了。(戴金松收集整理) 责任编辑:符迪

提起松桃,大脑中立即跳出“男子如松,女子如桃”这句对“松桃”地名的解读。便会想起陈毅元帅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傲岸、坚贞与担当;同时也有了唐代诗人崔护“人面不知何处去”的诗意的惆怅。 松桃是一个苗族聚居地,自古以来,战乱不断。长年的征战为苗族人的性格中注入了不屈不挠、勇于抗争的血性。大凡一个地方,总有一些标志性的人物成为这个地方的象征。清代有官至侯爷的杨芳,抗战时期有国军上将罗启疆,以及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的欧百川等,当下则有入伍参军勇夺世界军事五项赛团 体冠军、个人单项冠军和个人五项全能冠军的松桃农家女王堂林……他们构成了松桃人的勇于担当、敢于拼搏、不甘平庸的性格。 在松桃县城的中心地带,有一条小街叫“杨芳路”———这是松桃首条以历史人物命名的街道。“杨芳(1770—1846),松桃人。自幼家道贫寒,好读书,苦练武,迫于生计,投身行伍。历清干、嘉、道三朝。曾受封太子太傅,一等果勇侯。”杨芳的一座高约5米的铜像便坐落在这条小街的广场上———对于成功者的崇敬也许是世人共有的情愫,但松桃人对杨芳敬仰和推崇的原因,其实并不 在于他官至侯爷,而在于他出生贫寒,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最终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松桃人对勇于拼搏的人总是心怀敬意,并乐于传颂。从松桃普觉入伍的农家女王堂林,不断挑战自身极限,连续3次出国参加世界军事五项赛夺得团体冠军、个人单项冠军和个人五项全能冠军———她成了松桃儿女津津乐道的传奇。松桃人就是这样:敢于担当,勇于拼搏,不甘平庸!———这就是“松”。 说到“桃”,最先的印象定是“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的烂漫与热烈,松桃女子多半热情奔放,如绽放的桃花,似醉心的胭脂……即使到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之时,惆怅萦怀,忧伤满眼,那也是满腔炽烈情感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同样给人无限的美感。 “男子如松,女子如桃”,其实说就是松桃的男人有“刚劲如松”个性,女子有“温婉如桃”的美丽。 要感受松桃“男子如松”,一定要选晚上。劳累了一天的松桃男子,每到傍晚便开始呼朋引伴,找一个临水的卖夜宵的小摊坐下,以酒会友。对于松桃男人来说,酒能考验朋友是否真心,酒能解开彼此心上的疙瘩,酒更能驱散心头的迷雾,让一切苦闷、疲劳都成为“过往云烟”。几杯酒下肚,语言就热乎起来,平时碍于情面不便说的话,此刻也能“打开天窗说亮话”。酒让他们放松,亦让他们放纵———洒脱的、轻狂的、深情的———都被酒渐渐催生出来,然后迅速升华:“干了!”不论在任何地方,只要端起酒杯就不论同桌端杯的人是否干杯而自己却一口干到底的男子,那种不羁、豪放和对酒桌上小伎俩、小阴谋不屑一顾的气势,就是松桃男子根深蒂固的秉性。 要见识松桃“女子如桃”,以节日为佳。每逢节日,苗族女子们浑身佩戴闪亮的银饰,从你的身旁飘然而过,留下清脆的银饰撞击的声响。若能唱上几段苗歌,定然能赢得美女的回应。抑或回眸一笑,如同三月暖风吹过,桃树摇曳,桃花初开,让你如坠梦中。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松江河的水,把松桃的女子浸润得清纯靓丽,会让你自然联想到“出水芙蓉、桃花玉面、小鸟依人”等词汇。松桃女子勤劳持家、敢爱敢恨,若是有幸与松桃女子相爱,必定是“从此后,天崩地裂,生也相从,死也相从!”———这便是“桃”!一旦盛开,一定让你看到满目的桃花,让你在暖暖的春风中沉醉不醒!“男子如松,女子如桃”———还有能比这句话更贴切地形容松桃人吗?(孔志军)

杏鑫主管304724_“新四大年俗”出炉 集五福、云拜年、抢红包、全家游入选
<br>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每当大街小巷挂上福字时,年就要到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走亲戚”“穿新衣”“吃大餐”已成常规项的今天,科技与传统年俗结合催生的新年俗、新体验让“年味”更浓了。 1月22日,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中国新年俗发展趋势报告》,集五福、云拜年、抢红包、全家游被票选为21世纪“新四大年俗”。与之相对的是,舞狮、放鞭炮、杀猪、手写春联等年俗逐步淡出我们的生活。专家表示,年俗形式变化的背后,是社会经济、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无论新旧年俗,都体现了人们美好愿望、祝福的寄托。 集五福带动福文化向全球传递 “你的五福集齐了吗?”这可能是最近人们见面时最高频的问候语了。每年都有数亿人参与集五福,并带动福文化向全球传递。5年来,“福”字被扫了超过100亿次。春节前夕,百度“福”字搜索指数骤增百倍。 在《中国青年报》发起的“你参与最多的新年俗”问卷调查中,集五福以超过80%的票数遥遥领先。“父亲写福字,母亲贴福字,我来‘扫’福字,家里年味儿更浓。”来自北京的小吴说。 春晚已经有近40年的历史,是陪伴无数人成长的年俗之一。调研数据显示,90后竟然是春晚的忠实粉丝,超过60%的90后选择“必看”,而“边看春晚边集五福”成为很多90后的新习惯。 云拜年成海外游子首选方式 网购的兴起,让“云拜年”迅速流行起来。《报告》显示,网购年货不仅方便快捷、品种多样,更能够让远在海外、外省市的亲友分享祝福。 数据显示,中国人2019年网购10万亿元,天猫年货节已卖出全国3.8亿斤的农产品。过去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变成了现在“人未到心意达”。 此外,视频拜年也成为海外游子与亲人沟通的首选方式。 飞猪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外出旅行的整体人次比2018年增长了19%。其中,境外游增长达28%,全球各地海岛游增长超90%。调研数据也显示,春节计划老中青三代同游的占比超过30%。如果外出不便,那就看个电影吧。淘票票数据显示,全家一起观影(一次购买3张以上电影票)人数较去年增长20%。 电子红包给父母表孝心 过年发红包是传统年俗之一,长辈以此表达对晚辈的祝福,子女表达对父母的孝心。电子红包省去了反复存取款的麻烦,成为不少年轻人表达心意的首选。发红包金额不限,弱化了金额本身,更突出了“压岁”的美好祝福。 男女老少都能参与新年俗 据悉,此次一同入选十大最受欢迎年俗的还有看春晚、年夜饭、贴春联、走亲戚、穿新衣、看灯光秀。还有网友戏称,“相亲”也成为单身青年的“春节新年俗”。 中国新经济研究院专家、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表示,科技的发展对春节的影响确实挺大,他小时候给长辈拜年都需要敲门磕头拿糖果,后来是寄信、发明信片,再后来是打电话、发短信,之后用支付宝红包直接转账,以后说不定直接VR拜年了。这背后是通信从2G到5G的跨越,科技在飞速发展。“从这点来说,年俗形式变化体现了社会进步 。”科技感、国际化也将是中国新年俗的发展趋势。 浙江省民俗专家顾佳希也认同,新年俗的出现并不代表着对传统年俗的否定,都是对美好愿望、团聚祝福的传承。新年俗是新技术与传统年俗内涵融合的产物。“数字时代已经到了,我们在跟上时代发展的同时,也不能丢弃传统。”顾佳希表示,让男女老少都能参与到新年俗中,才能不断扩大年俗文化传承的范围,让“年味”历久弥新。(记者 程婕)

杏鑫新闻304724_社饭 I 是铜仁碧江一种风味美食
<br>

每年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生机盎然,这时用于做社饭的重要原料——鲜嫩茁壮的青蒿和野葱,正满山遍野,是制作社饭的大好时机。铜仁社饭的特点:青蒿野葱味馨香,腊肉香味浓郁,米饭油而不腻。     立春后,铜仁的大街小巷已弥漫着社饭的香味。清香可口的社饭,不但承载着民族习俗,更被铜仁人改进成了独特的风味美食。     地处国家级风景区的梵净山附近的贵州铜仁市,自古以来,方圆百里皆有在“春日”吃“社饭”的传统习俗,至今仍保持这一遗风。据《铜仁光绪府志》载:“三月清明前后数日,翦白纸挂于祖墓上,谓之挂青;若服未阕者,先于社日扫墓,以野菜和饭祀之,谓之社饭”。铜仁古代社日祭祀的习俗,发展为今天社日以社饭祭祖,内容竟无多少更改。每年的立春后五戊为春社日,家家必备春宴扫墓,或全族聚群宴,仪式隆重,场面热烈。外地亲朋好友若适逢此时来访,可参席社饭。食社饭,在一定程度上表达当地人缅怀古人,寄希望于未来的情愫。     如今,铜仁社饭已转化为商品,颇受区内外消费者的喜欢。     来铜仁旅游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这道独特的风味美食! 不在铜仁的朋友也是经常邮寄也可以吃到美味的社饭。 图片来源于网络

源远流长的侗族文化,具有深厚的优良传统。侗族萨玛节,在侗族人民的心里已经扎下深深的根。侗族人民为了纪念伟大的萨玛,世代传承着团结顽强,至善至美的的精神,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起走进历史悠久的侗族萨玛节去看一看。 侗族萨玛节流传于贵州省榕江县、黎平县、从江县及周边的侗族地区,主要以榕江县车江侗族萨玛节为代表。萨玛节是贵州南部侗族地区现存最古老而盛大的传统节日,有侗族母系氏族社会时期风俗的遗留。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记载:侗人“至一二百人为曹,手相握而歌”,“多耶”祭萨。节日规模最为盛大的当属榕江县车江大坝的三宝侗寨。 “萨玛节”是侗族现存最古老的传统节日,一般只允许已婚的妇女和少数德高望重的寨老参加,被人们称之为“侗族的妇女节”,是侗族母系氏族社会时期风俗的遗留。 “萨玛”是侗语的音译,“萨”即是祖母,“玛”意为大,“萨玛”即大祖母。相传在母系氏族社会,侗族的一位英勇善战的女首领,在抵御外敌的入侵中,屡立战功。不幸的是,在一次与数倍于自己的敌人的战斗中,壮烈牺牲。侗族人民对她无比崇敬,将她视为能带来平安吉祥的神灵,尊称她为“萨玛”。在侗族人民心中,萨玛是最大的神。 萨玛又是传说中的古代女英雄,在侗族古代社会的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占有重要地位。相传早在母系氏族社会,侗族有一位英勇善战的女首领,在抗敌入侵的战斗中百战百胜屡建奇功,不幸在一次战斗中与数十倍于已的敌兵包围,最后壮烈牺牲。 人们对她无比崇敬,将她视为能带来平安吉祥的神灵,尊称她为“萨玛“。侗乡有句俗话:侗家萨大,客家(汉族)庙大。在侗族人民的心中,萨玛是他们最大的神。 为了祭祀萨玛,人们在寨子中间的土坪上垒起土堆,作为祭坛和供奉祭祀萨的场所——“然萨”(侗语,“然”是房屋,汉译为“祖母的房屋”,也称萨玛祠、圣母祠)。有的侗寨还建有萨玛祠。清代光绪年间,三宝各村的露天祭坛先后建为“然萨玛“即萨玛屋,颇具意味的是,屋内没有神像,只有神位,神位上树着一把半张开的大黑伞,伞下垒有一堆石头,那即是萨的象征,象征着侗家人在萨玛英灵的保佑下幸福安康,团结坚强。 年年农历正月、二月都要在“然萨”举行盛大的祭典,场面庞大而壮观,代代相传,形成了今天的“萨玛节”。萨玛节在侗族人民的思想观念中有很深的影响,先辈至善的美德对侗族的兴旺发达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尊敬老人等已成为侗族人民代代相传的优良传统。萨玛是侗寨的保护神、团结神,又是侗族的娱乐神。“萨玛“文化历史悠久,内涵浓厚,对侗族的社会生活有多方面的深刻影响。 萨玛节文化历史悠久、内涵浓厚,对侗族的社会生活影响深刻。据了解,2006年榕江侗族萨玛节被列入第一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6年,在上海文化产业年会上,萨玛节被评为中国十大人物类节庆最具文化传承奖。

戏剧一直是古代唯一的观赏消遣方式,北方的京剧、豫剧、还有川剧都是十分有名的,在南方的歌仔戏也是很火的,在一些民族中也有着他们自己的戏剧。本期侗族文化带你了解侗族傩戏。 “咚咚推”流行于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贡溪乡四路村天井寨,因演出时在“咚咚”(鼓声)、“推”(一种中间有凸出的小锣声)的锣鼓声中跳跃进行,“咚咚推”由此而得名。 “咚咚推”起源难以查考,天井寨最早的居民为龙姓侗族人,明永乐十七年(1419)从本省靖州迁来。龙姓人说:“‘咚咚推’头在靖州,尾在天井。”依此推论,这种傩戏,很有可能是明代由靖州传来的。 天井寨旧时有盘古庙、飞山庙各一座,春节期间每庙一年,轮流祭祀,祭祀时必演“咚咚推”。每逢天灾或瘟疫时,也要演唱“咚咚推”。“咚咚推”有简单情节的舞蹈,一部分是具有戏剧雏形的傩戏。所有的演唱全部用侗语。 它的剧目有反映本民族生活的《跳土地》、《癞子偷牛》、《老汉推车》等;也有《关公捉貂蝉》、《古城会》等以关公为主角的三国戏。“咚咚推”的音乐多由当地山歌、民歌发展而成,常用的曲调有溜溜腔、石垠腔、吟诵腔、垒歌等。“咚咚推”演唱时所有角色全戴面具。常用的面具称为“交目”,共有36个。 “咚咚推”的表演在舞蹈中进行,演员的双脚一直是合着“锣鼓点”,踩着三角形,不停地跳动。老艺人介绍,这种踩三角形的舞蹈,是根据牛的身体而来,牛的头和两只前脚是一个三角形,牛的尾巴和两只后脚又是一个三角形。是侗族的农耕文化孕育了“咚咚推”。 1949年,“咚咚推”所有的面具失散。此后,演唱时或以临时做的纸面具,或以涂面化妆代替。1992年,当地群众重做面具,恢复了“咚咚推”的本来面目。咚咚推”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先后有日、韩等专家对其进行过多次考察,均给予了高度评价。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侗族傩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