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47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杏耀注册登录网_东北地区回族的习俗习惯

回族在信仰、礼仪、生产、生活等方面保持本民族鲜明的风俗习惯。回族先人都信仰伊斯兰教,他们的许多风俗习惯与伊斯兰教有着渊源关系。回族与汉族等其他民族杂居,相互交往,也深受汉族等民族风俗习惯的影响。沈阳等地的回族大都来自内地,在习俗、语言上也保留中原地区的某些痕迹。 回族对亲属的称谓,对父母不用爹娘的称呼,而称爸爸、妈妈。对外祖父母,称姥爷、姥娘。对其他亲属习惯在称谓后加爸、妈的尾音。如姑妈、婶妈、姨妈,叔爸或称伯伯。 回族有敬重长者的习俗。只要年长,甚至只是生日先于他人,就会受到尊让。赴席就坐、入门等,让长者、长辈、老者先人。亲属相见或路遇,除相互问候外,习惯问候对方老人,并请代为问候。回族当面称老人“你老”、“你老人家”。对虔诚的宗教信徒的老者称“乡老”,前面冠以姓,对教长、阿訇也可称“老人家”,这都被认为是受到敬重的尊称。 回族有特别的日常用语。就餐时,主人劝餐时说“一时的”,意思是吃饱、吃好。餐毕,客人要向主人或尚未就餐的客人“道偏”,讲“偏您了”。致谢之语根据情况不同有不同说法,对于对方曾赠送过油香或来家看望过老人、病人以及红白事帮过忙的人分别说:“还想着给油香”、“还想着来看望”、“没累着吧”等谢语。遇上不吉利的灾难事称“遇上了白俩”、“属迷”。谈话中如遇要提起已故的长辈时,要先加上一句“好日子提起”的话。 东北地区的回族是由关内各地陆续迁居而来的。早在元代就有回族定居沈阳。清代回族在小西关修建清真寺,形成小聚居区回回营。清代迁入沈阳的回族主要来自山东、河北等地,有为避难、求官迁居沈阳的铁氏、杨氏,有为传教迁移沈阳的杨氏,有为经商迁居沈阳的金氏,有在左宝贵属下做官的张氏等,构成清代有家谱记载的不同时期、不同原因迁入沈阳的回族。清代被遣发到沈阳的维吾尔人长期与回族杂居、通婚,至清末基本上转化为回族。

塔塔尔族民间舞蹈可分为劳作歌舞、节庆歌舞、婚礼歌舞和模拟歌舞等。其动作特点主要是:男子多腿部动作,如点脚尖、踢腿和两手叉腰上下跳动等;女子则以腰和手的动作为主,大幅度地旋转。塔塔尔族民间舞蹈著名的有《农耕舞》、《狩猎舞》、《放牧舞》、《艾皮伯》、《白天鹅》、《骏马与马嚼子》等。 劳动舞。是塔塔尔族民间舞蹈中有关人们劳动的舞蹈的总称,主要包括农耕舞、狩猎舞和放牧舞等。古代的塔塔尔人曾经将狩猎、放牧当做主要的生产活动,后来他们才从事农业生产。今天塔塔尔族多数人从事农业生产,但还是有一部分人从事畜牧业生产。舞蹈源于人们的劳动生活,所以塔塔尔人也将农耕、狩猎和放牧等生产活动融人到舞蹈艺术中去。这三种舞蹈均节奏鲜明,欢快热烈,形象生动,反映了塔塔尔人的勤劳智慧。 踢踏舞。塔塔尔族民间舞蹈,与俄罗斯族的踢踏舞有相似之处。舞蹈的基本动作是:点脚尖和擦脚等。届时,男子双手插腰,两腿反复伸屈,上下跳动;女子摆动双臂,大幅度旋转。踢踏舞多在节日、婚礼喜庆时举行,动作奔放活泼,场面气氛格外热烈。 模拟舞。塔塔尔族民间舞蹈。这是塔塔尔人模仿动物,再现劳动、狩猎和战争场景的民间舞蹈,主要有《白天鹅》和《骏马与马嚼子》等。白天鹅在塔塔尔人心目中是爱情和纯真美丽的化身,跳舞时,舞者以婀娜柔和的舞姿,表现了一种阴柔之美。在《骏马与马嚼子》中,舞者动作粗犷坚毅,形象地再现了塔塔尔族青年骑马在草原上奔驰的情景,表现了一种阳刚之美。

击木是塔塔尔等民族民间游艺项目之一。这种游艺最早是由塔塔尔族于1851年从俄国引进中国的。这一游艺对场地和器具的要求比较简单,有助于增强臂力、培养目测力和判断能力。它早已是塔塔尔族群众喜爱的运动项目之一。 这一运动项目的器具都是木制的,分小木柱和击木棒。小木柱长18厘米,直径约5厘米,共10根,每队5根。击木棒长80厘米,一头直径约7厘米,另一头直径约5厘米。每两根击木棒编一个号,每个队员配备两根同号棒。场地长22米,宽约6米。场地正中画一中线连接两条边,中线两边隔1.5米各厕一条平线作起步线。场地两底线中心点上各画3米见方的区域作摆木区,摆木区平行于中线的一条边线叫初次进攻线。 比赛分甲乙两队进行,每队人数相等,可是单数,也可是双数。比赛开始,甲方队员依次从乙方摆木区初击线后面向本方摆木区内摆成圆形的小木柱掷击。掷击时,只要将任何一个小木柱击出摆木区外,即可移至中线处继续掷击,直至将其余小木柱击出摆木区外,然后,再另摆一个图形,再从初击线处开始掷击。先击完所商定的某一种图形的队或人,就算胜者,如果先击的一队首先掷击完小木柱,后击的一队在最后一轮中也紧接着击完小木柱,则判掷击棒多者为获胜者。

塔吉克族人民自古生活在帕米尔高原,丝绸之路的开辟使这里成为东西文化交流的枢纽,因此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塔吉克民族文化。塔吉克族民间口承文学所反映的就是这种充满帕米尔高原气息的民族生活。 有一则关于慕士塔格冰峰的神话传说这样说道:在很久以前,巍峨的慕士塔格山峰上鲜花盛开,花香浓郁,风景绮丽,环境幽美,这里住着一位美丽的仙女。据说山上的仙花生长在哪里,哪里就会成为幸福的乐园。一个勇敢的小伙子为了家乡人民的幸福,不畏艰险,攀登上山峰。仙女被他的勇气和真诚所感动,送给他一枝仙花。从此,慕士塔格山下花香飘逸,人们生括在美丽的百花园中。而仙女却因此受到天帝的惩处,被永远锁在山巅之上。仙女流下的泪水冻结成坚冰,形成慕士塔格山峰上高悬的冰川;仙女的黑发变成银丝,覆盖在巍峨险峻的峰巅之上,成了慕士塔格山上白皑皑的雪冠。 《公主堡的传说》是一篇关于塔吉克族族源的神话传说。据说,在遥远的古代,有一个名叫波利斯的国家,国王决定和中国联姻,娶美丽的汉族公主做皇后。汉族公主在嫁往波利斯的途中,因战乱被迫留在了塔什库尔干,住在一座高耸险峻的ljl巅之上。每天中午,都有一位英俊的男子从太阳上骑着一匹神马降到山顶与公主相会。于是,公主一行便决定留在这里,建立城邦。后来,公主生了一个仪表非凡的男孩,孩子长大后,建立了名叫竭盘陀的国家。他励精图治,使塔什库尔干繁荣起来。公主的后代就是塔吉克族的先民。这个故事生动地描述了塔吉克族人民和内地汉族人民友好往来、频繁交往的悠久历史。 塔吉克族民间故事丰富多彩,有许多充满神奇色彩的幻想故事,如《鹰笛》、《牧民的女儿》、《玉枝金花》、《梧桐树》、《莎依甫加玛丽公主的故事》等。其中《鹰笛》的大意是:穷苦的猎手瓦法祖祖辈辈以打猎为生。万恶的奴隶主抢走丁他的猎物,害死了他的父亲和爷爷。孤苦伶仃的瓦法只有向陪伴着自己的兀鹰倾诉悲愤和哀怨。兀鹰让瓦法杀了自己,用翅膀上的空心骨做一支短笛,瓦法忍痛照办。结果,当残暴的奴隶主又来欺侮瓦法时,瓦法吹起鹰笛,引来成群的兀鹰,把奴隶主撕成了碎片。这个故事情节生动,语言优美,表达了塔吉克族人民消灭剥削和压迫、追求自由平等的理想和愿望。 《闪光的大理石》、《忠贞的友谊》、《金姑娘》等则是以塔吉克族人民现实生活为题材的故事。这类生活故事有的表现了劳动人民反抗统治阶级的斗争,有的歌颂了劳动人民纯朴、善良、勤劳、勇敢的美好品德,有的则是对自私贪婪、愚昧无知等恶劣品质的无情鞭挞。还有一类生活故事是对人民大众生活知识和经验的总结概括。

抢朋友是新疆和田维吾尔族青少年男女非常喜欢玩的传统游戏,称作“阿克提热克”或“库克提热克”,可直译为“白杨、青杨”。在过去没有电影电视等文化生活的年代里,这是青少年主要的娱乐形式之一,多在春、夏、秋季晚饭后的闲暇之时,在门前屋后较平坦的开阔地举行。 参加游戏的人首先要选出两名年龄、个头、力气基本相当的“巴西”(即“头人”),他们分别为两个组的“头领”。头领的作用只是以扔羊拐骨的方式分出先后(羊拐骨的凹面朝上者为先。现在也开始采用“手心手背”或“石头、剪子、布”等形式)。先者先挑一人,然后由后者挑一人,就这样你一个我一个,依次挑选,把在场的所有愿意参加游戏的人,不分年龄性别分成大体相等的两个组。两组队员在相距20-30米处按大小个儿各排成一队,并彼此挽着手臂,紧紧勾连,面对面站立。游戏开始前,两组“头领”再以扔羊拐骨等形式分出先后。先者名叫“白杨”,后者称为“青杨”。这一游戏由此得名。 白杨组集体唱道: 青杨、青杨,我问你, 你们需要哪一位? 青杨组也以韵语答道: 我们需要的小伙,勇敢无畏, 我们要的姑娘善良美丽。白杨组问: 哪勇敢的小伙儿是谁? 哪美丽的姑娘是谁?青杨组答: 我们说的是麻木提(男名)。 我们指的是菇鲜古丽(女名)。白杨组问: 那么,你们就试试自己的力气 看能否冲断我们队伍的联系!青杨组答: 我们会用柳条狠抽猛打, 还会用糖果诱骗欺诈! 白杨组问: 那样我们也不答应, 要看你们有无力气和本领! 于是,游戏进入主要阶段。青杨队排头的人走出队伍,向白杨队走去。这时,白杨队队员的手臂相互勾连得更紧,准备应付对方的各种攻击。从对方队伍中来的抢朋友者这时反复地抢位,想方设法,企图拉开他们的手臂,拆散他们的队伍。这个过程也是气力和智慧的角逐。若能把队列拆散,就赶快拉出一人将他拉到本组内,这算胜;若拆不散,自己就只好作对方的俘虏,留在那里成为对方组内的成员,算输。这一游戏中,胜者守,败者攻,以此循环往复,直至某一组队员越来越少,终于寡不敌众,认输为止。

蒙古族的家族习俗,是有着历史的传承性的。在12世纪以前,蒙古族还处在氏族社会中,同一氏族内部,严禁通婚,同一氏族内的全体成员,都认为自己出身于同一祖先。12世纪以后,蒙古族的氏族社会制度渐趋瓦解,从生产上看,由集体游牧的“古列延”方式,向个体游牧的“阿寅勒”的方式转化。蒙古族自从脱离了母系氏族公社,家庭便产生了。家庭是社会的最小细胞,由平行的夫妻关系和垂直的亲子关系而构成。 由于私有财产的积累和受其他民族封建伦理观念的影响,蒙古族的家庭观念也变得越来越浓重,这就形成了一整套的血缘观念、财产继承观念、族权观念、门第观念。 血缘观念是父系氏族社会的历史传承,强调父系的血统,儿子再不是可以任意交换的奴隶。奴隶社会时,奴隶是可以自由买卖的,例如成吉思汗十一世祖朵奔篾儿干用一只鹿后腿就可以换马阿里黑•伯牙兀歹作家奴,把家奴也看成是家族的一个成员。随着血缘观念的加深,传宗接代的思想就变浓了,正因如此,在家庭中,血亲的地位就比姻亲高得多了。大的家庭中,都有家谱、世系。蒙古族贵族阶层称为“台吉”,“台吉”这一词,源出汉语太子的意思。在成吉思汗时,这一词只用于皇太子,后来渐渐地就成为成吉思汗后裔的统称了。到清代的时候,这成了封爵的依据,高贵者为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在此之下,把台吉又分为四等。这些王公、台吉之类的贵族阶层,都有自己的家庙、衙门,“衙门”就是本家的基地。在家庙和衙门处,都设有专人保护。这种血缘观念,从7世纪起就已很强烈了,这在蒙古族的史料中就已经有了记载。由于对祖先神的崇拜,都要按时举行家祭。 财产继承观念由于对父系血缘观念的重视,这就直接影响了家庭中的财产继承观念。个体家庭已经成为最基本的生产单位和消费单位,家庭的财产是家庭的经济命脉,是家庭赖以存在的基础。家庭的财产如何分配,如何赡养老人,如何继承父辈的遗产,随着社会的发展,就形成了一定的家庭财产继承观念。在蒙古族史书《史集》中有这样的记载:“蒙古自古的风俗,(首领)在其生时,遣其诸长子居于外,分予财产、牲畜与属众;其余财尽属幼子。”在《蒙古法基本原则》一书中,也有这样的记载:“成吉思汗的大扎萨克(即《扎撤》,也称《成吉思汗金律》)规定,兄弟分家时财产按下列原则分配:年长者多得,年少者少得,末子继承父业。”这是蒙古族的传统惯例,父亲死后,由正妻所生的最小的儿子继承父亲的遗产。蒙古语把最小的儿子称为“斡赤斤”,意为守灶者,就是要由最小的儿子来沿袭家族的香火。蒙古族的这种家庭财产继承以长子、幼子为主的风俗,一直传承至今。

满族是最重视宗族发展的民族,非常重视各支系的传承关系,在没有文字时,便以结绳记事的原始方式,留下了无文字的族谱。 在满族的祭祀中,要祭“佛托妈妈”,这位显赫的女神,意即柳始母,被族人尊为“子孙娘娘”,佛托妈妈多用一个黄布口袋代表,俗称“妈妈口袋”。妈妈口袋里装一条几丈长的线绳或麻绳,俗谓“子孙绳”,或称“长命索”。绳上系有代表宗族成员的各种象征物,如弓箭、小摇车、红布条、蓝布条、铜钱、羊猪嘎拉哈等,以此来分辨辈分,每一代有多少男女,这里还寄寓了对晚辈子孙的厚望。子孙绳越长,系物越多,就象征着从始祖母起始,家族兴旺,子孙昌盛,其实这就是满族最原始的“无文字的宗谱”。 后来有了“档子”,这是由氏族中专门书写的“榜色达”来书写,是木刻或书写在桦树皮上或兽皮上,其内容是族源神话,族中的大事记,族中成员等。 满族入关以后,满族氏族都普遍创立了宗族族谱,努尔哈赤的满文《玉牒》,就是那时族谱中的谱系表。世居宁古塔满族的满文族谱,也是那时立谱的,到康熙朝中期,因满汉文化的交融,出现了满汉文合璧的满族谱书。时至清末,大部分的满族家庭的族谱,都译成汉文了。 满族立谱的目的是“明世系,别支派,定尊卑,正人伦”。因“支派繁衍及居住变迁,必修谱书,以辨亲疏长幼之序”。这和汉族的族谱一样,是家族宗法制的反映,是以血缘关系的亲疏规定了封建宗法家长制,即高祖、曾祖、祖、父、本身、子、孙、曾孙、玄孙等九代传承。 宁古塔的满族家家有谱,因年深日久,分支日繁,迁徙多变,谱情各异。各氏族都以立谱、修谱为族中大事,至今传世不休。立谱、修谱都由本族长穆昆达和族中最高辈分的“老岗子”及族中德高望重者共同议定修谱事宜。 满族修谱一般选龙虎年修谱,取龙腾虎跃、家族兴旺之意,但也有选鼠年修谱的,这是人口稀少的家族,认为鼠生殖能力强,取其子弟繁盛之意。大多数五年一小修,十年一大修。议定修谱后,由穆昆达通知族人,先要上坟、祭祖,平时族谱是放在祖匣中,祖匣又称“佛爷匣”,放在西墙的祖宗板上,修谱时要“请谱”,把祖匣取下,然后取出展开。谱分两部分:一为谱册。这是供奉祖先的世系表,表皮上有仿官印朱笔写成“宁古塔满洲××旗××氏族(宗)谱”,册内写有谱序,说明祖籍、入旗时间、何时迁至宁古塔、祖辈官职及功德等,其余均为世系表。二为谱书,详细记载族源、历史沿革、迁徙居地、田产管理、族规族训、祖坟祭祀、祭祀仪式、行辈排字、世系分支、族人户口、夫妻配偶、所生子女等。

达斡尔族的家庭结构是世代传袭的哈拉莫昆制,这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社会群体。据史料记载,达斡尔族从明清以来大约有达斡尔、金克尔、阿尔丹、克音、鄂尔特、胡勒达斯、卜吉特、索多尔、纳迪、吴然、毕力央、苏鄂尔、敖拉、鄂斯尔、莫尔登、庆热、德都勒、托木、熟贝勒、乌力斯、鄂嫩等21个哈拉。 哈拉这一共同血缘关系的社会群体,占据着一定的聚集地,共同组织生产活动,实行严格的族外婚,实行民主管理的职能。全哈拉的管理者是“哈拉达”,即部落族长。哈拉达不是自封的,是由全哈拉民主选举产生的,他负责制定本氏族的礼仪,组织生产,摊派贡赋、杂役,维护氏族内部秩序,监督习惯法的实施等。 随着历史的发展,在哈拉中又衍化出来了莫昆,“莫昆”是哈拉的分支,一个哈拉包括几个莫昆,同一莫昆的成员,血缘关系就更近一层,对家族有着更直接的约束力。 管理莫昆的人称为“莫昆达”,这不是自封或由官方任命的,是由莫昆全体会议,经过充分的民主协商选举产生的。莫昆达当选的条件是成年男子、办事能力强、主持公道、精明强干、在全莫昆中有很高的威望,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当选。当选以后,如办事不公、触犯习惯法、不能为族众所拥戴,族众有权提议召开莫昆会议,可以罢免,另选合适的人当莫昆达。 莫昆达的职责是处理莫昆中的日常诸种事务,召集或主持莫昆会议,讨论决定族内重大事项和案件,管理柳条边、封山育林等关系族众利益的自然资源,调解族内诉讼,惩处违反习惯法的族人,教育族众遵守习惯法,尊老爱幼。上述是对莫昆内部的职责。莫昆达还负责对外部交涉,是全莫昆的全权代理人。 莫昆达没有任期,不脱离生产,没有特殊的报酬,也不享受任何形式的特权。17世纪初,随着达斡尔族内部的贫富分化,氏族贵族的出现,哈拉达和莫昆达便不再选举了,渐渐失去了氏族民主制度的职能,已由官方任命了。 在莫昆中,父系大家庭称为“贝功”。在20世纪以前,人口多达四五十人的贝功还在达斡尔族中普遍地存在着,家中三五间的正房住不下,还需建厢房居住,以四世同堂为荣。贝功实行房屋、土地、牲畜共有,全家同吃同住同劳动。个人也可以有小份子,如牛、鸡、猪等,这些小份子归个人所有。 管理贝功事务的是“贝功达”,译成汉语即户长。达斡尔族有尊老的美俗,家中的大权,必须由长辈行使,如果祖父在世,就由祖父做贝功达,如果祖父不在世,便由父亲做贝功达,父亲不在世,要由长兄做贝功达。也有个别家庭,父亲在世,由儿子当贝功达,但家中大事,儿子还是要请示父亲,父亲同意了,才能决定。有的家庭,父亲年老体弱,长兄软弱无能,也可以让弟弟做贝功达,尽管如此,家中大事,也不能一人独断专行,需经大家相商。

藏族的丧葬方式较特殊,他们在丧葬方面忌讳把死者放在床上或用其他物品垫尸体。一般先把死者放在屋内一角,下用土坯做垫。因为他们受宗教的影响,认为人死以后,灵魂和尸体不是一起走脱的。为了使灵魂不滞留在屋内,得用土坯垫尸,一旦尸体运走后,土坯便扔到十字路口,灵魂也就随之跑了。一般在亲人去世后的三四天内,家人不洗脸,不梳头,不穿新衣服,妇女要取下装饰品,以示对死者的悼念。49天之内,每过7天要为死者念经行善一次。 在这期间,家人不能笑,不能高声说话,更不能唱歌跳舞,为的是让死者灵魂安安静静上天堂。在别人办理丧事期间,邻居亦禁忌办喜事和举行歌舞娱乐。 西藏的葬仪主要有塔葬、火葬、天葬、水葬、土葬五种。 塔藏是藏族的最高葬仪。享受这个葬仪的仅限于达赖、班禅或其他大活佛。他们死后,用高级香料和药品保存尸体,并装入金银珠宝装饰成的宝塔内,供人礼拜。 火葬是仅次于塔葬的高级葬仪,仅限于活佛和一些领主。 最为普遍的葬仪是天葬。人死之后,要请喇嘛念经,并通知天葬场的人前来领尸。尸体出门之后,背尸人和送葬者均不得回头观望,操天葬者及送葬人在天葬以后的两天里,也不能到死者家中。所有这些禁忌,都是怕死者的灵魂被带回家中,使家庭遭厄难。 水葬是一种较卑贱的葬仪,多用于夭折的小孩、乞丐及鳏、寡、孤、独等经济地位十分低下的人。 土葬是最卑贱的一种葬仪,一般是对得了麻疯、天花等传染病的尸体,以及强盗、杀人放火犯、被刀砍死者的尸体,习惯上认为不许对他们进行天葬或水葬,只能挖坑深埋地下,以示让其灭根绝种。 上述这些不同的葬法,是以每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的高低和亡者的死因决定的,禁止随便更改,违者要遭到社会舆论的遣责。

杏鑫登录_满族人为什么不吃狗肉

满族人为什么不吃狗肉呢?这和满族狩猎文化有关,渔猎生活中狗是好助手,同时也受义犬救主传说的影响。传说清始祖努尔哈赤幼年时在明朝辽东总兵李成粱家当洗脚童,李成梁看见努尔哈赤脚上有红斑点,认为他是危害朝廷的奇人,便准备要除掉他。努尔哈赤闻讯逃跑,李成梁带兵追赶,眼看就要追上了,努尔哈赤纵马跳崖,马死人落在树杈上,这时一群乌鸦飞来落在他身上。明兵认为努尔哈赤已死,便放火烧山欲将其焚化。这时跟随努尔哈赤多年的狗在河沟里浸湿全身,将水抖落在努尔哈赤身上,使他死里逃生。 因义犬救主、义鸦救主,所以满族便留下了不吃狗肉、严禁打乌鸦的禁忌习俗。到满族家里做客,如果手持结有狗皮鞭梢的鞭子,不准带进屋,要把鞭子立放在门侧,然后才准进屋。 满族有火祭的习俗,由于对火的崇敬,便形成了有关火的禁忌。富育光在《满族火祭习俗与神话》中说,满族及其先民每年除夕要在院中架柴点火,火光映空,预示来岁平安,族人们还要往火里投盐、食品、酒类,叩拜火堆。 据已故的乌拉街满族民俗专家赵文全老人生前回忆,吉林省永吉县乌拉街满族人家过去除夕都有接“突恩都里”(火神)的习俗,用神火烧邪气、洁宅净院,讨一年吉利。各户主人还要将院中炭火取回,埋在火盆里,主妇要天天添火,使之常年不灭,叫“长明火”。家人禁忌往火盆吐痰、吐唾沫。这些习俗,仍是古代先民重视保存火种观念的遗存。这种由于对火的崇拜而形成的禁忌,时至今日仍有传承。 居住在黑龙江省宁安市依兰岗满族村的瓜勒佳氏,每年除夕有“烧岁堆子”的习俗,就是在庭院,把拢成一堆的碎柴火糠麸,用火燃烧,祈望新的一年获得好收成。这是对火的崇拜。在“烧岁堆子”时严禁往“岁堆子”中扔脏物,意为保护火的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