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8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纳吾鲁孜节被乌孜别克族视为本民族的“春节”,也是最为传统、最为隆重的民族节日。 纳吾鲁孜节到来之时,乌孜别克族要举行一种称为“苏麦莱克”的传统仪式。关于“苏麦莱克”,乌孜别克人中流传着一首歌谣,大意是:每逢春到人间,每个民族都用“苏麦莱克”迎接春的来临。 在农村,这种仪式尤为盛行。每个村子的乌孜别克族人都会聚集在一起,用麦苗熬制一种紫色的粥状甜味食物,称为“苏麦莱克”。熬制过程中,人们围成一圈,老人们弹着“弹拨尔”和“都塔尔”,小伙子打起手鼓,边舞边唱。伴随着急促的音符和激越的曲调,姑娘们在场中如彩蝶般穿梭飞舞。此时,歌声、琴声和欢笑声交织在一起,通宵达旦,响彻云天。 翌日清晨,由村里有威望的老人出面,将熬好的食物发给大家。每一个乌孜别克人都十分珍视“苏麦莱克”,不敢随意丢弃。据说,这种习俗是为纪念从事农业的先民传承下来的。也有人说是为了纪念先知的两个孙子而举行的活动。

那一幕湿了眼眶

天空飘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我刚一发动汽车,准备送外婆回她家里去,却发现外公已经从路的那一头蹒跚而来。 奶奶去世的当天,外婆就从另一个镇子的家里赶来,送一送她的老姐妹最后一程——她和奶奶的感情一直很好,同时也为她的女儿女婿——我的岳父岳母,分担一些悲恸的情绪。 外婆陪着奶奶整整两日,许是放心不下外公一人在家,今天上午还没吃过午餐,便决定暂时回家一趟。而巧合的是,外公此时到来,或许说明他的心思亦是如此吧! 午餐过后,我开车送二老回家。路上外公依然很健谈,谈及奶奶的去世,他颇为感概地对外婆说:“老太婆啊,我们都老了,总会面对这一天的,不必太难过。”说罢又转头对我说:“常言道‘一个郎仔(方言,意指女婿)半个儿’,我觉得不对,应该是‘一个郎仔一个儿’,你的岳父就是如此,你们以后也要孝顺他们啊!” “宝啊!(无论我们年纪多大,外公外婆依然会叫起孙儿辈的昵称)我们老了,以后能见你们的机会不多了……”言语间充满着伤感,说罢,外公即兴低吟起五代时期南唐后主李煜的一首《相见欢》:“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我们抵达村口的时候,绵绵的细雨已经停了。我原本要送他们二老直到家中,但他们坚决地婉拒了。外婆说:“赶快回去吧,奶奶家里还有很多事需要你!”说罢,他们头也不回地互相搀扶着,步履蹒跚地行走在湿漉漉的水泥路面上。 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这熟悉的给予我无限慈爱的身影,我的眼里含着热泪,怔怔地目送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耳际依然回响着那些温情的话语,久久不愿离去。

杏鑫测试路线_侗寨拦路酒,饮的是深情

这幅图,就能联想到这么句话”有朋至远方来,不亦说乎”。黔东南苗家人很好客,很热情。 歌一曲 酒一杯   拦下的是脚步   饮尽的是深情   沉醉的是心灵   让每一个远方来客   挣脱世俗的羁绊 回归自然  在黔东南自治州的苗乡侗寨,有”无酒不成礼,无酒不成席”的规矩。家家都放有一两坛自己用糯米酿造而成的米酒,约二三十度之间。酒俗,是苗侗人民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节日常有报酒(祝酒)、敬酒、拦寨酒(雷山郎德12道拦寨酒)、拦门酒、迎客酒、送客酒。红喜席,有嫁别酒、分家酒、换酒(交杯酒)、酒歌酒、订亲酒、贺儿酒。白喜席(如高龄老人过世等),有慰问酒、陪葬酒、酬劳酒、别魂酒、祭祀酒。日常席,有火堂酒、平伙酒(打平伙)。还有结盟议事时的歃血酒(血酒)、议榔酒。一般都用土碗作酒杯,逢重大节日和吉日,酒具改为牛角。 原创文章,作者:逆流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2628.html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杏鑫咨询304724_侗族丧葬习俗

侗族的丧葬习俗 作者 吴定国 徐业值 黎平侗族的丧葬习俗,基本上也就是侗族南部方言地区许多侗族分支的丧葬习俗,具有较为普遍的代表性。至于村寨之间,地区之间,在丧葬礼仪的某些细节上略有不同,那仅是小异,而大同则是其主流。黎平侗族丧葬过程,大致分为三个步骤: 从宣告死亡到“娘家人”到来。 家有老人病入膏肓,子女不离身旁。老人落气时,丧家鸣放铁炮或纸炮,曰“落气炮”,意思有二:一是送死者灵魂升天,到侗族传说中的“高顺俄安”(理想中的极好的地方)去;二是告知四邻,家中老人已离人世,希望乡邻迅速到场,帮助处理丧事。 家中死了人,是一件极为悲痛的事情。但当时还不能哭,要立即用一个空器皿烧香化纸,称为“落气钱”,为让死者在去“高顺俄安”的路上有钱作盘缠。然后请一位地理先生来测算死者生卒年、月、日、时是否相克,如相克即为犯“凶勾”,犯“凶勾”者需杀一只大公鸡,化克“解勾”,如不相克则为大吉,大吉或“解勾”之后家人才可以放声大哭。 人死后第一件重要事情,就是去请“娘家人”到来,人一落气首先要考虑这个问题,要请一人到死者的“娘家”报丧,什么人称为“娘家人”呢?男性死者告知其母舅家后裔,女性即她本人的兄弟,也就是其子女的母舅。因为,侗族认为“世上只有舅为大”。报丧的方式“岩洞、竹坪、坑洞一带,派专人向舅家送去一块长二尺五寸的白色侗布报丧。水口、肇兴一带报丧者手持一穗禾,插于被告知者的大门口或直接交给告知者本人。对方接到这些物件后,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娘家人到来之前,趁死者尸骨尚未僵硬,家人即为死者洗尸更衣,男者剃发,女者梳妆挽髻。洗尸一般只象征性地洗,即在尸体前后抹一抹,或为死者洗脸以表示。 若死者牙齿尚全,须打掉一颗,意为死者不是夭折,是老掉牙后才死的。传说如果不打掉门牙,死者难以尽快转生。 置碎银于死者口中,叫做放“含口银”,也有的地方只将碎银放在嘴唇上,但入棺时要将银子取掉。放“含口银”的意思是让死者在阴间得以安宁,日后子孙语言稳重,不会惹事生非。但“含口银”在入棺时如不取掉,或放得过多,后代子孙的嘴巴会闭得太紧,不善言辞或者不会说话。 沐浴和打牙后即更衣。侗族老人有生前备制寿棺、寿衣之俗。除意外死亡者外,一般老人都有寿衣备用。男性以绸缎丝制品制成长袍夹衣马甲等。女性则以自织的侗布为寿衣,其样式与普通衣服基本相同,只是不加纽扣,以布条代替。茅贡一带不用布条,而用一束青纱捆在死者身上,青纱的数目是死者年龄的数目。寿衣只穿单数,或五套或七套,白内衣青外衣者居多。另外,还有给死者在“返回故地”途中食用的粮食,让他手中捏一团糯米饭或几张钱纸,表示有钱有粮。 更衣完毕,将尸体移至薨床,薨床用四块木板拼成,下垫两根二人凳,上铺白布。死者置放的位置是头向里脚朝外。先用纸钱盖脸,然后启用白布盖上,上面加盖床单或者被面。在死者脚下摆着插有一双筷子的一碗饭,旁边另外一碗有三条腌鱼或一块煮得半熟的猪肉,点燃一盏油灯。孝子守候两旁,烧香化纸,等候死者娘家人的到来,选择吉时入殓。 娘家人到来后,死者子女们要向他们下跪,意思是:请求舅家原谅他们作得不周全的地方。舅家先通身检查死者,一是检查死者是否死得明白,二是检查死者所穿的衣物是否符合传统要求。如有不满意的地方,孝子除要认错外,还要及时采取补救措施,直到“娘家人”满意为止。如死者是女性,其丧事规模还要由舅家决定。 从尸体入棺到灵堂守护 入棺时,鸣放三响铁炮及燃放纸炮告众。茅贡、九潮、坝寨等地,入棺时死者子女配偶弟妹等一律回避。四寨、宰高、觅洞和岩洞等寨,入棺前一切事务都由旁系亲属料理,子女在父母病危临终时就已离开回避。龙额、岑引等寨,如死者是老人,亲属打伞遮死者尸体抬至鼓楼或公共场所入棺,连设宴待客都在鼓楼进行。以上作法主要是怕死者留恋家人,如入棺时见面,怕死者把亲属的魂魄带入阴间,危及亲属生命。 入棺后,棺木不能加盖,要等子女到场验看尸体在棺内是否摆正。习惯认为死者尸体偏向哪一边,则站在那边的儿子今后家中就会兴旺发达,摆正了大家都好。在一旁负责抬尸入棺的主持人征求大家意见,大家都说满意后,即让儿女们把他们自己穿过的衣服,去掉纽扣塞在死者尸旁,因为穿过的衣服有热气,以使死者去到另一个世界后,也感到下辈对他的温暖和亲近,以示父母之情不断。有的入棺主持人为了表示公平合理,不偏不倚,为慎重起见,还用一根纱线扯直,对准棺木中线和死者鼻梁,然后搬动死者尸体,尽量做到大家满意。入棺时,铜铁一律不能入内,否则会犯凶,不吉利,后人会遭血光之灾。侗族地区多栽杉树,因此,棺木多用大杉木制成。人们认为棺木即为死者的“房子”,因此制作讲究。棺木必须用一根杉树的木料来做,底部用3根木料相拼而成,但也是用同一根树裁短,意为三间房子。一般重约ffice:smarttags” />200公斤,需八人方可抬得起。 入棺后一般停放三至五天,让亲戚朋友前来吊丧,吊丧期间,本房晚辈披麻戴孝,亲子女腰间系一根朝左搓成的草索,上辈则一律不戴。 亲友送礼祭奠,除女婿必须送去一头猪外,其余亲友可送头羊只、酒、米、孝幛等。他们每送到灵堂,都要向死者烧香化纸,同辈者只拜不跪,下辈者跪拜致哀。吊丧时,死者子女在棺木两旁向着亲友对跪,以示感谢,有多少亲友前去吊丧,就要对跪多少次,稍有疏忽,会被视为不礼貌。待上香者拜毕,才将他们扶起。 整个丧期,死者子孙一律禁食肉食荤菜,有的地方如龙额一带连亲友也不吃荤菜。侗族不视鱼类为荤,因此大都贮备有腌鱼,死者的子女可食鱼类为菜,但禁食米酒。说是吃了酒肉之后所生育的子女都是馋嘴人。另一说是吃了肉后尸体容易发臭腐烂。其实,禁喝酒和不食荤菜的意思是:家里死了人,不应有什么心思大酒大肉,以体现悲哀的心情和对死者的孝敬。 停丧期间要守灵,子女不能擅离灵堂,亲戚朋友也都陪同熬更守夜。灵堂里灯火不断,通宵达旦。寨头、青寨一带晚上由几个歌手唱哭丧歌,以增加灵堂气氛,消除熬更守夜之疲劳。哭歌的内容一般有:一、女儿哭爹娘;二、妻子哭丈夫;三、爹娘哭儿女;四、乡邻劝慰死者亲属不要过分悲痛;五、有故事情节与悲痛气氛的叙事哭歌。哭歌语言生动,声调凄楚,催人泪下。当地侗族认为人死之后听不到说话的声音,只有歌声才能听见,故用歌来对他诉说衷肠。 鸡叫头遍的时候,孝子孝女们痛哭一场,“八仙”吹奏一番,说那时候死者的亡灵离开家庭回归属之地——地府去,哭一场表示难舍难分之情。 守丧期间,全寨3日之内不得唱歌唱戏,吹芦笙或跳舞,以示哀悼。 从出殡到“黄金落窖”。     出殡之日,凡抬死人经过的巷道,家家户户插树叶,岩洞一带则晾白布,以示避邪。出殡之时,一般均沿街由一人专撒纸钱、米,称为“买路钱”,意即给了买路钱,一路不受鬼神阻挠,能够顺利通过。但也有不撒钱米的,如黎平城关附近的上午开寨,他们说这块地方是他们祖先首先开发的,路也是他们祖先开出来的,用不着花钱向谁买路。 茅贡的九潮一带,送葬的孝子每人手拿一根1尺多长用白纸缠绕的竹棒,称为“孝棍”,在前面拜路。其余送葬人手拿3支香烛拜路。大部分地区都由孝子送到墓地,女儿和亲友等只送到村头或寨脚。 出殡的形式,因死者性别的不同而有区别。水口肇兴一带,若死者是男性,则由女婿连喊三声“到时罗——”,即抬杠起步。如死者是女的,则由舅家人喊,并由死者女儿或侄女二人在前引路,她俩一人肩上掮一把系有手巾的雨伞,边走边喊死者的名字,催她快走。说这样死者才愿离去,使抬棺木的人觉得轻松,否则会觉得棺木沉重得走不动。茅贡一带如遇抬棺木上陡坡走不动爬不上时,孝子钻入棺木底部,用身体支撑,意思是用身体背着自己的父母上山,以尽孝道。 龙额岑岜一带,出殡时由长女手执半张开的雨伞走在前头,边走边撒米,以示避邪。即将到达坟地时,孝家把早已备办的午饭祭供死者,并用一只黄母鸡和一碗酸菜置于棺木上,说是送给死者带到“地府”去受用的。 安葬。侗族对正常死亡的人一律实行土葬。对非正常死亡者,将其尸体火化后,才装棺入土。火化的目的传说是可逢凶化吉,使死者不成为恶鬼,也使后代不再有类似不幸。 侗族每家都有固定坟山,历代先祖葬于此山。非正常死亡者不能葬入固定坟山。 坟山讲究风水龙脉,墓地左山称“青龙”,右山称“白虎”,又谓男左女右。一般白虎不能高过青龙,传说若是白虎高过青龙,今后子孙中只出女子(且个个都有本事)不出男子,即便有也是没有出息的平庸之辈,于传宗接代不利。 洞穴挖好后,先用公鸡跳井。即将杀了一刀的大公鸡丢下井坑,鸡便挣扎乱跳,看跳到不能动弹时落在什么地方。若落在井中,即认为方位正确,视为最吉利,若向两边偏差,下棺时将棺木向左或右移动。 下棺之前需用纸钱撒入坑内,为垫底钱,给死者作家底。再撒少许朱砂,朱砂在土内发光,等于给死者房子点上了灯。入土时亲儿子避开,是为了避免死者将亲人魂魄带入土中。 棺木入土放稳后,称之为“黄金落窖”。其意是土能生万物,地可发黄金,孝家窖下一窖的黄金,今后可兴旺发达。掩盖棺木的第一块土由长子刨,然后动手填土、垒坟、安碑。侗族过去没有文字,因此,古老的坟碑都没有刻字。直至明朝以后,才出现有汉字的坟碑。 由于侗族讲究生卒年、月、日、时是否相克,如死者不逢吉年,不能入土则停柩待葬,停柩待葬的形式有:1、死者入棺后,移至寨外,架在木凳上,用杉树皮或草帘盖上以避风雨。待逢吉年,再入土安葬。2、茅贡一带,虽将棺木埋入土中,但不垒坟,称之浅葬,说尚未与地脉接触,不算安葬。3、有的用竹签插入棺木底部,表示棺木尚未落土,待到落土时再抽去竹签。4、肇兴、尚重务弄有同日下葬之俗,即人死后不安葬,待同辈人全部去世后,再统一安葬。这与李宗昉在《黔记》卷三中关于“楼居黑苗……人死入殓而停之,为期合葬,共卜吉,以百棺同葬,公建祖祠”的记载大致相符。 安葬结束后,当天或第二天还要“复山”,即丧家房族众人再去死者坟上察看有何未尽事宜,去时带做好的菜肴,有的还请鬼师念诵祭词,将菜肴等拿在坟前祭供。 晚上,请各位亲朋饮宴。宴后,由一主人在火塘正中上方以黄土、砖头砌一小灶,并在米升上竖一小碑式的牌位,以供祭死者亡灵。待亲朋走时,孝家割一块重约 700克的猪肉给亲戚各自带回。 一月之后,由一亲戚半夜去坟头,用三根芭芒草扫坟头三圈,带回家来供在火塘边的小灶牌位,将米升内的米煮熟大家食用。意即食了烧钱的米,日后定会发达。 至此,整个丧葬过程结束。 本文来自吴定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湖南怀化通道发现100多“再生人”轮回转世震惊全国

吴师彩和吴师航——前世生死好姐妹转世为一对双胞胎 在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的地方,出现了一群“再生人”,他们自称是通过投胎转世来到今世,并清楚地记得前世的经历。 坪阳乡位于通道的最南端,处在湖南、广西两省的交界处,一片外人很少涉足的神秘区域。“再生人”这种奇怪的说法在这个地方古已有之,当地将这一现象作为田野文化并进行了调查,也想解开这一谜团。坪阳乡的领导陆志鑫介绍:“再生人,以前这种现象也是存在的,但是没有做深层次的分析和研究。我们尽管不能从科学上去考究,是什么原因形成的,但这种特异的文化现象非常普遍,我们坪阳乡只有7800多人口,据我们把这种再生人现象作为文化调查来看,我们统计了一下,就有一百来个,就有一百来个再生人。” 再生人,就是人生下来更事后,便能如数家珍般的说出他前世姓什名谁、家住何处、做过什么事、怎么生如何死、周围的邻里亲戚等等。更有甚者,会找到前世居住之地,或下葬之所,也有找到上辈子的亲人,再续前缘的。 在通道这块神秘的地方,不时出现一种非常神奇的生命轮回现象。几位权威专家教授到实地考察后,排除了人为炒作和集体扯谎的可能性,认为很有研究价值,建议设立“再生人通道观察站”。这种“神秘的生命现象”也许永远是个谜,而正是这未解之谜,将成为好奇者前来通道的恒久动力。 案例一:吴素德死后先转世为牛,牛死后转世为吴晓 吴晓,坪阳乡马田村人,今年7岁。吴晓3岁那年,父亲带他到姑爷家去串亲,一见到已是古稀之年的太姑爷,小吴晓顿时怒目圆睁,抄起地上的一只靴子朝其猛打,嘴里还嚷嚷道:“打死你,这个坏女婿,坏女婿!”弄得在场所有的大人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人们问其原委,小吴晓才说出真相。 原来,吴晓上一辈子就是他现在爷爷的爸爸!吴晓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从3岁会讲话时,就曾断断续续地对家里人说他就是他爷爷的父亲,名叫吴树德。吴树德生前育有二男二女。被小吴晓追打的正是他上辈子的小女婿。而小女婿过去确实有过不少得罪老丈人的地方,想不到老丈人转世后也还不原谅他的“坏女婿”。之后,小吴晓在家常常和爷爷回忆起过去他们父子间的很多往事。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又一一再现在他爷俩的眼前。 案例二:白猪转世为人屠夫立地成佛 坪阳乡谱头寨有个吴姓男孩,前世是一头白猪,转世投胎为人后,因尚能准确地认出曾经杀死它的屠夫容某而在当地轰动一时,屠夫容某因此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杀生。原来,吴姓男孩与屠夫容某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小男孩一岁多时,家人带他到村里去玩,每次只要碰见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挣扎,每次都这样,家里人也不知道个所以然。小男孩长到两三岁时,每当看见有人在地里采猪菜,他都要告诫他们,哪种菜太苦,哪种菜太辣,采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话。弄得大人们直好笑,说他小小男孩能懂啥事。 这个时候的小男孩在村里更加害怕见到屠夫容某。每每见到容某,他就老远都会拚命往家里跑去,每次都这样。久而久之,村里人感到这里肯定有蹊跷,便试着问小男孩是何原因。哪料,小男孩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原来,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里养的一头大白猪。还说,那天,屠夫容某带着一个人来买猪,白猪见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后的山地上,还是被容某等人追上来抓住,抬去他们家给杀卖了。这可是个爆炸新闻。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小男孩是白猪转世的事就这样传开了。从此,人们见到小男孩干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猪”了。这个名字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 湖南记者找到了这个男孩的母亲陆居桃。 记者:他是什么时候讲前世的事情的? 陆居桃:他1岁多。 记者:刚开始说话的时候? 陆居桃:刚开始说点点话的时候。 记者:他怎么说? 陆居桃:他讲他是猪。人家在外面摘猪菜,他就说你不要拿这种菜,这种菜不好吃,人家问他,他就说他是白猪。 案例三:吴师彩和吴师航前世生死好姐妹来生一对双胞胎 22年前,坪阳乡都垒侗寨有一对不离不弃的姐妹伙伴,一次,一人在家因受到父母斥责,萌生弃世的念头,不曾想其伙伴也要跟随一起死,于是双双凑钱买农药喝下自尽。而后又双双投胎转世,成为该乡新寨村吴局聪夫妇膝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这听起来很像在说一段神话故事,然而,它却是真真确确的真人真事。 这对双胞胎姐妹名叫吴师彩和吴师航,姐姐吴师彩前世名叫石倍盛,妹妹吴师航,前世名叫姚倍罗。 那天,记者来到新寨村吴局聪夫妇家里采访,女主人告诉我说,就在她分娩“双姐妹”的前几天,听人说都垒有一对年轻姐妹喝农药死了的事情。此后,我常常在分娩前的阵痛中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一对年轻女子跟着我进了家里来。分娩后,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事。后来,两姐妹慢慢长大了,懂了点事,便常常断断续续说起她们当年如何喝的农药,如何倒在茶油地里,又如何被人埋了,等等。 尤其是当她们在都垒的爹娘听说此事来看她们时,两姐妹更是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一跑进她们的怀抱,久久不愿离开。后来,随着都垒的人来的次数多了,两姐妹对她们讲了许多过去的往事,件件事情如发生在昨天,令人不得不信。现在,两姐妹的上辈父母都已默认她们就是自己的女儿转世,对她们十分疼爱。而姐妹俩也十分留恋自己以前的家,时不时就要到都垒家去看看,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 案例四:石尚仁前世24岁高烧而死 在通道县坪阳乡再生人群中有一个典型人物,她叫石尚仁,1962年出生。这位中年妇女极具神秘色彩,她已经十多年都没吃米饭了,每天的主食就是井水和少许蔬菜,肉类是决不沾口。然而,她每天却能正常劳作,并且不感到疲倦。 据石尚仁母亲回忆,石尚仁在两三岁时,就说她是从县溪来,原名叫姚嘉安,并生有一男一女,男的叫吴春,女的叫吴梅。面对记者的采访,石尚仁并没有回避。 记者:你前世是哪里的? 石尚仁:我前世是那边的,县溪那边的。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了前世? 石尚仁:小小的时候,能爬在楼梯上的时候了,我就有了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前世。 记者:以前的亲人都记得吗? 石尚仁:记得。 记者:认你吗? 石尚仁:后来我到11岁的时候去认他们,他们都感觉这个人跟以前的很相同、很相似,从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在走动。 如今,现年已是年纪大过石尚仁的吴梅一直称石为“娘”。自然,无论是吴梅嫁女,还是吴春儿子娶媳妇,石尚仁都以母亲的身份给他们备礼送去。 石尚仁对记者说,能回忆起前世这种特异,使她有了两个家庭,同样也使她很烦恼,因为人的那个感情啦,从小就好像没有童年一样,感觉这个事情对感情上折磨很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再生人”都不愿再提及前世之事。 案例五:吴民恩前世为人母转世男儿身 吴民恩,男,都垒人,48岁,3岁时就说自己上辈子名叫姚明然,是姚明标的姐姐。姚明然原来嫁到当地杨家后曾生有两女,生育三胎时因难产而去世。她清楚记得上辈子死于难产时的情景。当时,她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母亲曾对她说过一句话;“孩子,想我们女人要受这样大的痛苦,下辈子就是做只昆虫也要做只雄昆虫啊。”后来,她死后真的变成一只雄昆虫,后又被人踩死,才投胎转世到当地吴家,成为吴家的大儿子。 吴民恩很小时就能够指认他过去的“娘家”及其“娘家”所有人等,尤其对其生育的两个女儿,如今身为人父的他还是以其“养母身份”自居。两个女儿也乐于接受他就是她们过去的母亲这样的事实。他们互敬互爱俨如一家人,直让人羡慕不已。 案例六:吴宇衡前世结婚借钱转世来生照还 2008年11月,通道县坪乡马田村五组的吴春利出嫁了,比春利还小8个月的本村青年吴宇衡竟以“父亲”的身份前来参加婚礼,并送了不少嫁妆、礼物。 原来,吴宇衡的前世就是吴春利的父亲吴金睢。27年前,吴金睢因一场突发的大病不治身亡,留下8个月大的春利跟奶奶生活。壮年去世的吴金睢不久即到本村吴家投胎转世,成为吴家的小儿子吴宇衡。吴宇衡4岁时跟父亲到春利家去,看见春利手中拿的木算盘,小宇衡便说算盘是他用过的,那时在生产队,他当过记工员,是队里给他用的。看到门后的扁担,也说是他从八组的一个朋友吴某借来的,还说,当年他结婚还曾经向他借过20元钱,并一直未曾还他。 回家后,小宇衡每过几天就向家里人提起借钱未还的事,小小年纪竟以大人的口气说“借人家的钱不还,对不起人,真对不起人”这样话来。父亲听小宇衡说得像模像样,便亲自到八组吴某处问这件事,想不到果有其事,又问吴金睢尚健在的妻子,也说确实借过。春利奶奶听说这个事,说既是金睢结婚时借的钱未还,理当由我们去还,于是替金睢还了别人20元钱。从此,小宇衡便不再提起欠人家钱未还这件事情。 案例七:14岁的小男孩尤海我随伞而来 “我是躲在爸爸的伞里来的。”14岁的小男孩尤海清楚地记得他是如何从五十公里之外的双江烂阳村来到都垒侗寨投胎转世的。 原来,小尤海的爸爸尤民早年做过生猪生意,在县城双江认识了同事殷玉贵。殷有个儿子叫殷小敏,家里早年曾经为其在烂阳村订了一门亲。但性格开放的殷小敏偏偏不认同这事,还私下里与另一个女子好上了。为此,多次受到父母的严厉训斥。带着一肚子怨气的殷小敏服下了一大瓶毒药自尽了。 按照当地风俗规矩,这个年龄段是进不了祖坟的。于是,小敏被埋在一处河滩上。与他同埋在这里的还有一个叫贵敏的年轻人。贵敏是个有偷盗前科的人,并因盗窃被抓让人砍了三个手指而死。殷小敏清楚记得他们在河滩上埋了8个月,但尸体未臭。后来,做生猪生意的尤民来到他们烂阳村的家,殷小敏和贵敏两人一起躲进尤民的雨伞里和他一起来到都垒侗寨。殷小敏就做了尤民的大儿子,而贵敏则投胎到另一姚家转世成了一个女孩子。 该女孩转世时就缺了三个手指。小尤海3岁的时候,每次见外婆做饭时,都要告诉外婆炒菜时少放点油,少放点油,他说他们烂阳没有油,节约点油拿去烂阳给他原来的家里人。那时,从不出过远门的外婆根本不知道什么烂阳是什么意思,只当是小孩子乱说胡话。一次,小尤海跟着外公到集市上买猪崽,去了三次都因市场缺货而未买到。小尤海就对外公说,去我们烂阳的家去拿,我们烂阳的家养着一头大黑母猪,在肚子下面有一点白条,还有12个猪崽呢。外公听着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第二天,家里人仔细问小尤海:“哪里是烂阳村?你知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可以去烂阳村?”小尤海指着公路明确告诉他们说,从这条路到双江再去烂阳村。家里人带着小尤海到双江,一打听果然有个烂阳,按照小尤海说的去打听又果然问出个殷家来,直到这个时候外公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心想,这殷家莫不是真的有一头大黑母猪吧。进其家去一看,一切又都如小尤海说的一模一样。大黑母猪,12只全白猪崽一个不少正在睡大觉呢。接下来,自然是惊叹不已的两家人的相互介绍和寒暄。 从此,小尤海就有了两个爱他的家。小尤海也真的每次去烂阳老家看爹妈时,都忘不了要带上一些茶油。因为烂阳确是很少产茶油的地方。 案例八:杨云孙子是爷爷老娘投胎儿子是祖太奶奶转世 按照中华民族的常规伦理而论,祖孙三代同堂的杨民放是一家中的爷爷,自然应当是这一家中无可争议的“老大”。然而,正如俗话所说“世事难料”。只因他膝下的儿孙冰清聪明,一开口说话就是“我前世就是爷爷的老娘”等等惊人之辞,一下子让本是爷爷的他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孙子”。 儿子名叫杨云,今年已是30而立之年。他2岁时就常对家人说,他前世就是他现在爷爷的奶奶,并能明确告诉自己的爸爸,他们家以前是在村里的什么具体位置,为何搬家来这里,屋前屋后都有哪些邻居,种些什么果树等等,说的是真真确确,无一错漏。 而今年刚7岁的小孙子日波更神。也是2岁时,小家伙因调皮,爷爷动手打了他一小下,小日波当即大叫道;“你这个儿子竟敢打你老娘不怕雷轰吗?”爷爷当即哄着小日波问道;“你如何就成了爷爷老娘啦?”小日波明确告诉爷爷说,她原来的名字叫吴农之,是从本村的吴柄家嫁过来。这铁板钉钉的事实直把爷爷听得目瞪口呆。此后,小家伙又陆陆续续跟家人回忆了过去的许多往事,件件事说得有凭有据,令人惊奇不已。从此,爷爷在家是处处不敢得罪自己的儿孙。他认为尊敬自己的儿孙辈没有什么不好,因为毕竟人生轮回转,说不好有朝一日,我即有可能成为自己儿孙的儿孙啊! 案例九:一家四个孩子都是转世再生人 在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再生人群现象已成为当地一道奇异的风景线。但像都垒侗寨吴祖珍兄弟一家四个孩子都是转世再生人的情况确实是不多见的。吴红业,男,1982年生,吴家长子,前世是双马村杨东的妈妈,名叫杨培社。生前很是孝顺的她,投胎转世后已是身为男孩,仍然挂念在世的老娘。小小年纪就常常要家里人带他到杨家去看老人。自己家里无论有啥好吃的东西,都会争着要拿些到老家去孝敬老人。自然,一旦老家有什么好东西他也要去拿。相隔仅一河之遥的两家人就这样默默地相互之间达成了一种互送有无的默契,俨然就是一家人。 更难能可贵的是,与吴红业几乎同龄的杨东的儿子,一直很乖地称呼红业为“爷爷”。为此,红业还被当地人戏称为‘小小爷爷’。1992年,杨东的奶奶去世了,此时刚刚10岁的小红业竟痛哭不止,甚至好几次一个人跑到坟地上去哭。此事曾被当地传为佳话。此外,吴家兄弟的另外三个孩子也都是转世再生人。他们都有一个不同的传奇故事。 尽管记者做了大量的采访,但仍旧无法解开“再生人”之谜。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类似的事还有不少,可人们并不知道有“灵魂转世”,更多的认为是当事人具有无法理解的意识或双重人格。对“再生人”现象,至今难以找到合理的依据。 但是,坪阳乡的“再生人”现象却不是个例,而是一个群体现象,原因成谜。 本文来自凤凰网佛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走进贵州千年侗族古镇,感受大山里最美的风景!

经过几个小时的旅途,在下午时分,终于来到了素有“侗寨第一乡”美誉的肇兴侗寨。 肇兴侗寨,位于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是全国最大侗族村寨。全寨均为陆姓侗族。占地18万平方米,现居民1000多户,有6000多人口! 这里被当地人分为五个片区,称为“团”,即“仁义礼智信”五团。而这种类似于塔的鼓楼整个村寨有五座。村内还有五座花桥、五座戏楼等等! 这里处于两座山脉之间的谷地,村寨呈船形状。四面环山,依山傍水,环境极佳,寨中吊脚楼鳞次栉比,错落有致,极具观赏性。 村寨历史悠久,据民间相传的族谱记载:在南宋正隆五年,也就是公元1160年间,肇兴的先民就在这里建寨定居,距今已有快上千年的历史! 夜幕降临,寨子中灯火开始依次亮起,把整座侗寨的夜空装扮得美轮美奂。 木板路搭配柔和的灯光,夜晚漫步在小道上,让你忘却所有的不快和烦恼! 当周围整座大山都处于黑夜时,村寨里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美丽,让人难以忘怀。 夜晚,村寨内也开始放大招了:最负盛名的《侗族大歌》随之拉开序幕。 《侗族大歌》起源于春秋,至今已2500余年历史,甚至已被列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被整个人类认可的一个民族的声音,是“清泉般闪光的音乐,掠过古梦边缘的旋律“。 整场演艺会持续约一个半小时,精彩程度不多做言语描述,如果此生有机会,还是亲身到现场感受一下吧,反正有句话说的好:“没看《侗族大歌》,就等于没来过侗寨。” 夜晚的村寨没有城市里过多的人群和繁华,只有宁静的夜色和那鸟语花香的世界。 很多旅游景点越出名,带来的却是浓浓的商业气息。而这里,恰恰相反。一个绝对不会让你不虚此行的地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侗族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3799.html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三宝侗寨

原创文章,作者:逆流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739.html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湖南通道芋头侗寨风光

本文来自罗克摄影,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