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平台【杏鑫招商主管Q:304724】

第 154 页

淳厚朴实的侗家人,素有热情待客的传统。每有稀客登门,主人往往吩咐身边的后生道:“快,放鱼去!”这时,水伙子跑到主人的稻田,扒开稻田出水口,让鱼随水流进鱼篓,故曰“放鱼”。 小伙子提着两篓鲫鱼归来了。于是,男男女女忙着蒸饭、烧鱼、调煮酸辣汤、打酒……饭菜熟了,主人在大厅摆桌设筵,并依俗请来族长和寨老陪客。 侗家待客,酒过三巡后,主人还常常让两位身穿民族盛装的姑娘擎壶捧碗,依次向客人敬酒。她们先唱敬酒歌:“贵客来到侗家寨,我们心里乐开花。没有佳看来招持,水酒一杯表心怀。”唱毕,她们便不由分说地客人碗里斟酒。面对这般盛情,倘客人双手捧起酒碗一饮而尽,主人们都很高兴,因为这是客人看得起他们,脸上很光彩的。 谁知客人刚喝完一轮,姑娘们又给斟酒来了。她们边斟边唱:“一根筷子分两边,刚才你才喝一杯,请你再喝一杯酒,下次还到 寨来。”原来,好事成双,敬酒也得来个双盏儿。当然,若果客人不胜酒力,也可向主人说明,少斟些酒。要是客人扭泥不饮,则被误为瞧不起主人,那是很失礼的。 有趣的是,当客人要告辞时,不知主家何时又在门口外面摆了一桌酒席。每一位客人迈腿出门之前,姑娘们必向他敬上两碗酒,再挟着一块鱼肉送到客人嘴里。只有吃过这“送客酒”方可出门。 到侗家作客的人往往都会醉的——既醉于主人的美酒,更陶醉于侗家人的淳厚风俗人情。

杏鑫4注册登录网_西南地区水族人的娶亲习俗

水族迎送亲也是各地不一样。三都、荔波一带是派两对少男少女去接亲,他们出发时,挑一担礼物。一头为竹茭子(用竹篾编成的方形器皿),内装三四个糯米饭和二三斤熟猪肉;另一头是状如温瓶胆的小坛,其中装有三四斤酒。此外,在担子上附着用竹子编成的罩鱼笼和一串竹篾穿上的金刚藤叶。 这些都是送女家供奉祖先的,鱼笼象征远古祖先渔猎生活的用具,金刚藤叶象征鱼。意思是:“男婚女嫁,效古之法;嫁娶不忘古,子孙才发达。”在都匀市王司区的水族,接亲队伍是由新郎亲戚中的一青年及寨里的其他青年组成,此外还有一年纪较小的姑娘同行。 出发时,这里的水族有很多讲究,例如走在队伍前头有一挑竹篮的青年,不准换肩,要换肩只能将竹篮从头上托过。他怀里还揣两个红蛋,意为人种。 走在队伍中的第二个是做伴娘的姑娘,她手里拿一把娶亲伞,路上不许回头,手中的伞也不能换手。 第三、第四个人是抬粑粑的。每个粑粑上面都由新郎嫂嫂用品红、品绿、品蓝画上花鸟、蝴蝶等图案。再后是抬喜酒和猪肉的队伍,一般是三坛喜酒,一百斤猪肉。三坛喜酒要求在新娘家全部喝完,酒坛抬回新郎家时,坛口不许对天,要斜向一边,表示喜酒已喝完。 另外,新娘出门时两地也不一样,三都、荔波水族的女方家有十几人甚至几十人相送,送亲人每人送新娘一挑八把、十把的摘糯(即本地产的一种上等糯谷谷穗),以祝愿吉祥。 而王司区的水族,新娘出门时,是由其舅爷背上路,家里的亲戚朋友(包括客人)一概不得跨出家门。舅爷背新娘上路时,既要走得快,又要小心谨慎,不能跌跤,否则新娘日后在夫家为人、做事不顺利。上路以后,新娘手中始终打着红纸伞,伞柄上缚一束稻谷,用以避邪。

杏鑫测速代理_侗族人结婚的信仰与仪式

侗族人认为时间有吉凶之分,所以婚礼中(其他礼仪也如此),每开展一项活动,都要择日择时进行。 镇远县报京一带侗族,男方家派人到女方家通知婚期和组织人去女方家迎亲都要选一两个福人(儿女双全、生活富裕的人)参与。 剑河县一带的侗族,新娘出嫁要举行祭祖和祝福仪式。其过程是:在女方家堂屋放一张桌子,上摆猪肝、猪肉、酒、糯米饭、油茶、盐水各两碗、白米一升,上插三炷香,迎亲人把用红纸包好的一块银元(现改为人民币)放在米上。由女方家请一位先生焚香化纸,把女儿出嫁的事由告诉祖宗,并向祖宗祈祷,祝福新娘到夫家生儿育女,与丈夫白头偕老等。侗族人认为红伞有驱邪作用,故新娘出门往男家,手中不离一把伞。镇远县报京的驱邪伞是由四个迎亲后生拿着,他们一人一把,去时用右肩扛,回来换成左肩,并走在迎亲队伍的前面。 新娘到了男方家门口,要举行驱邪仪式。其过程是:道士在门侧摆一香案,口念咒语,念毕,宰一雄鸡,以血洒地,新郎家鞭炮齐鸣,新娘这才迈步从事先烧好的火堆上跨过(有的地区,新娘是伸脚在火苗上晃一晃)进入男家门。 天柱县岩寨一带侗族,有吃六合的习俗。它是指新娘到男方家以后,男方家一方面大宴宾客,一方面设一桌有六人参加的席位。这六人一般要求是新娘的母舅一辈或姑父一辈以及新郎的叔伯。凡参加吃六合的人,必须是有男有女,只有女孩而无男孩的不让参加。席上除了一般酒肴以外,还有道士在门前迎新娘时用于祭奠的大公鸡。吃时,鸡骨头不能乱扔,要堆放在各自的桌面上,由专人收拾。 婚礼期间,新郎由几个年轻人陪同,前去拜会岳父岳母。岳父岳母赠给他们每人一个小药包和一个小宝宝(即用小葫芦锯开有柄的一端,包以青布或花布,形似婴儿模样)以预示新郎家以后子孙繁衍。

杏鑫注册网站_侗族诞生礼的“打三朝”习俗

侗族对诞生礼均用汉称“打三朝”。时间有在妇女生产后第三天,也有在这之后。锦屏县的侗族地区,婴儿出生后第三天,产妇要抱婴儿到堂屋走动,请族中一位长者给取乳名。这天,家里人要设酒席款待房族中的成年妇女。 七天后,才派一年长者到婴儿外婆家报喜,携去的礼物有鸡(生男公鸡,生女母鸡,双生则两只)和少许酒、糍粑(或糯米饭),外婆家将糍粑或糯米饭分发给房族,并与之确定到女儿家去办弥月的日子。之后即按来公还母、来母还公的规矩打发一只鸡给报喜人带回。 约定日子到时,外婆家即邀请房族妇女持礼来贺月。礼物多是糯米、鸡、蛋、布料等,外婆(公)除这些礼品之外,还带甜酒、红糖、背带、包被、衣服、鞋袜帽等。主人家即组织房族中妇女接待。黎平县的侗族地区,婴儿出生后,亲戚们先分别送去一只母鸡和糯米,到第九天或十一天,主人家才给婴儿办三朝酒。到时,家人先请人念诵一段长长的祝词,赞美媳妇、父母、婴儿、公公、奶奶。然后外婆拿起一个煮好的鸡蛋在婴儿头上或背上滚过,祝愿其像鸡蛋一样洁白光滑,无疮无毒。 在黎平县的岩洞地区,侗族姑娘出嫁时,不送任何嫁妆,待外孙出世满周岁时,当外公的才以婴儿身体欠佳,需要给其解关、添粮为由,到本房族各家去凑集会钱会禾,而房族亦因习惯每户各出几元、几十元和数十公斤糯米。然后,由一个办事牢靠的人带上几个同房族的小伙子,将其送到女婿家,俗称“做会造福”。 解关仪式于午饭前举行,是时,女婿把岳父母送来的喜凳摆在屋里,上铺一新浆亮布,然后让孩子穿上岳父母随同喜凳一道送过来的衣帽,由父亲牵着,走过喜凳,又让立于喜凳两旁的几位近亲妇女逐个传递小孩,最后传到孩子母亲怀里,母亲又把孩子传递给父亲,以祝孩子平安成长,聪明能干。 仪毕,女婿按岳父母开的入会人名单,请客人吃解关饭。有的地方,这时要请岳父或阴阳师傅给孩子取名,在旁的人说吉语示贺。有的地方,看客人酒至半酣,女婿即请一位本房族的老歌手,向岳父家来的客人唱赞富歌,敬酒,直至席散。最后客人要回去了,女婿家即给每户送会钱会禾的亲戚一碗糯米饭和约600克的猪肉以致谢;也有的将一大块带尾巴的猪肉交给岳父等人抬回。

布依族提亲,一般没有占卜这一环节,但媒人说亲要往返数次,布依族称为“三回九转”(指媒人说亲往返次数多)。按其顺序,媒人第一次去女方家主要是试探,二次是劝解讨回话,三次是吃开口饭,四次是送礼物(糖),五次是定亲。男方家每次请媒人去女方家,都要带些礼物。望谟、册亨一带的媒人是带几块砖糖(红糖),惠水一带是带两封点心(即用纸包装的点心)。 还有的地区,媒人说亲时,只带一点小礼物或信物去放在女方家神龛上,无须提及求亲的事,只闲谈一阵,顺便问问其某女儿是否在家(即出嫁否),媒人问毕,便返男家。过几天,如女方不退还礼信,说明此事略有把握。 男方再请媒人去说第二次。有些地区,媒人把礼信放在桌子上,女方家即明白来意,接着媒人绕山绕水地夸奖其某女孩如何好、如何贤惠等,又讲男家某儿子如何有本事、如何会当家等,如女方家答复说:“我的女儿年纪小,还得等几年才给她找门户。”此即表示拒绝。 如女方家答复说:“我家女孩很笨,不会做什么,怕人家嫌弃。”表明这门亲事有几分把握。于是媒人第二次又带两封点心或四块砖糖去讨回话,女方同意,则给媒人吃一顿饭,同时让两家商量何时定亲。

苗族在请媒人上女方家说亲这一点上与汉族基本相似,但是同意后,双方不是看当事人的生辰八字来决定婚事,而是用鸡卜。例如台江县的苗族,当男家看中女家某一姑娘后,即请一位家中有老人健在,儿女双全,善于辞令,并与女家有些亲戚关系的中老年妇女为媒,到女方家去踩门提亲,介绍男方家的情况和男方本人的人品。 女方家若答应,便设宴招待媒人,并赠以一双吉祥的彩礼带(特制的白布料或彩绸,宽四寸,长四尺,两头缀以缨须。经济条件差的则用棉花条代替)。还另备两条彩礼带,公、母鸡各一只,请提亲人带给男方家,作为同意缔结婚姻的彩礼。等到要结婚了,男家就请男或女一至二人为证婚人,随同媒人前往女家择日。 是时,女方家杀公鸡一只,煮熟,用大碗盛着,摆在堂屋正中的一张长条桌上。舅舅坐在上位,宾主各坐一旁。待女方家长说完吉利语后,即毕恭毕敬地端鸡给男方证婚人和提亲人看,然后依次给在场的人看。如果在大家眼中鸡的双眼全睁或全闭,表示吉利,同意结亲。如果鸡眼左闭右睁,则预示克男方;右闭左睁,则预示克女方。两者都不吉利,于是一方或双方即表示解除婚约。 丹寨县的苗族地区称提亲为“讨鸡”。具体过程是:男方家请族中德高望重的男女各一人,带着一稻草包的糯米饭,外搭猪肉、酸牛皮各一块,到女方家去“要鸡”(即提亲)。若女方家应允,即送一对半斤左右的仔母鸡,让他们带到男方家喂养。这对被带到男家去的仔母鸡,如在途中突然死去,婚事当即辞退;就是带到男家喂养,不到结亲时死亡,婚事也难结成。只有带去的仔母鸡在男方家喂养后,喂出的鸡,公鸡啼鸣,母鸡繁殖,这桩亲事才认为吉利,这时双方都高兴,情谊也更浓。

在贵定县的苗族地区,被男家请去说亲的是两个男媒人。他们出发时,身上带三件礼物:一把伞,一把土烟和一床被子。到了女方家,他们即根据情况,如果男方欲娶其大女儿,就把伞和被子挂在面对大门左边靠神龛一侧又紧挨中柱的柱子上。如果欲娶二女儿,就挂在中柱另一侧的第一根柱子上,如果欲娶三女儿,就依次类推。但不得挂中柱,否则主人家会说:“你是来讨老太婆,还是来讨我家媳妇?”要媒人说清楚。于是媒人只好就此事赔礼道歉。礼物挂好后,媒人便向女方家说明来意,同时把带去的烟给女方家老人装上。 如果女方家不同意婚事,即拒绝装烟,还要把四方桌放在大门外,把媒人带来的伞、被子放在桌上,伞把和被子折叠的缝一律朝外,以此表示没有谈的余地,媒人只好收拾东西返回。若女方家有点意思,桌子的一双脚放在大门外,另一双脚放在门内,但伞把、被缝仍朝外。此时媒人就把桌子抬进家,伞把、被缝对着神龛,同时女家老人也接受媒人带来的烟。 遇到这种情况,两个媒人就留一个在女家等着,另一个回男家,提上两只鸡(一公一母)。他们在女方家把鸡掐死,煮好,把鸡的嘴翻开,若两只鸡舌均是弯的,表示吉利,婚事即成。如一只鸡舌弯,另一只鸡舌直,说明不吉利,婚事告吹,主人把鸡还给媒人。

汉族提亲时,有请内媒和请外媒之分。所谓请内媒就是男家看中某家姑娘后,即请与姑娘家有亲戚关系者上门求婚。如果姑娘家同意,就把姑娘的年庚交给说媒的亲戚,让他转交男方家,看姑娘的生辰八字与男方的是否相合。如果相合,男方家就再次请媒人上女方家求婚,这再次请的媒人就称为“外媒”。 在贵州,以鸡卜决定婚事的还有仡佬族和水族。仡佬族称鸡卜为“鸡卦”,是在男女双方订婚时举行。水族只限在榕江县的水族地区。这里举行的鸡卜与台江县的苗族极为相似。所不同的是,水族在杀第一只鸡看出不吉利时,可再杀第二只。若第二只仍不吉利,婚事告吹,双方都认为是命中注定,送的东西退还男家。 侗族北部方言区提亲,与布依族大抵相似。只有南部方言区略有不同。例如黎平地青等地的媒人提亲时,不直接点破,而是对姑娘的父母说:“某某家托我上你家来找碗油茶吃,不知二老意下如何?”姑娘父母以同样的方式答复说:“啊!我们就煮油茶吃吧。” 媒人通过递来的油茶判断婚事:若油茶碗底装的是冷饭,说明姑娘家对这门亲事冷淡;若油茶碗底装的是热饭,说明姑娘和她的父母都热心这门亲事。 在黎平的肇兴侗寨,做媒的往往是男方的婶婶或嫂嫂。她们到女方家后,即根据女方家的语意和行动判断行或不行。女方父母同意,便招待她们一餐便饭;不同意,双方用歌声表明后,姑娘就把男方在“行歌坐夜”时的定情物退给媒人。

苗族定亲时,要吃定亲酒。举办的过程,各地不一样。镇宁县的苗族地区,定亲酒是由男方家出钱,女方家筹办。 男方家托媒人把钱交给女方家父母,女方家父母又把这钱交寨老安排。一般是杀一头肥猪,二只鸡(公母各一),以请家族、寨邻来吃定亲酒。男方家请的媒人是主客,安排在堂屋中间,酒肉摆满桌,要有鸡(公母各一)八块(即把煮熟的鸡砍成八块)三盘。 酒前,先由媒人拿出一点钱来摆在桌上,叫“垫桌钱”。接着敬鸡头三转,最后把公鸡头转到媒人手,母鸡头转到女方家叔伯的手里。之后便是开宴,酒过三巡九转,每人要喝三碗。媒人下席临走时,女方家要送一腿猪肉,包一坨饭给媒人带回男家去祭祖,表示姑娘已是男方家的人了。 在惠水高坡一带的苗族,是男方家请一长者和媒人,提一壶酒,抱一只鸡到女方家定亲。女方家亦请族中长者参加。杀鸡时,女方长者念《鸡词》,大意是:鸡从哪里来?从金山银山来……然后把鸡砍作两大半,一半交给客人带回去,表示婚事已定。有鸡头的一半留下招待参加订婚的人。 在宴席上,宾主开始各讲些“大喜日子”、“发儿发富”之类的吉利语,然后女方提出彩礼。议妥后,女方父母便送给男方长者和媒人一元二角钱;男方长者亦代表男方父母送给女方长者一元二角钱,俗称“拴亲钱”。 开宴了,主人把鸡头和鸡爪拈给客人。客人接过鸡头后,撕作上下两半,上半和左爪给主人,下半和右爪留给自己。分配好后,宾主便按先后顺序唱《鸡歌》,唱一段喝一口酒,撕一小块鸡头肉吃,直至把鸡头吃完为止。

布依族定亲要经过定鸾、卡介、得娟三道礼仪。“定鸾”,汉译为“认亲”。由男方家派两名身着盛装的妇女,带上公母鸡各一只、酒两壶、糖两包等前往女方家。这两名认亲的妇女,必须是同一辈分,有子有女的“命好者”。她们一到女方家,女方家即将其鸡杀来供祖,宴请家族至亲。 返家时,女方家以糯米粑一个(约需糯米五斤)、小公鸡一只为还礼。此鸡称“介洛兰”,意为哄孙鸡,这种鸡一般不得马上杀吃,须由男家喂养起来。男方家把两位妇女带回的粑粑烙来供祖,同时也置酒请族中长者,让他们知道有这门亲事。“卡介”和“得娟”分别汉译为“杀鸡礼”和“交礼钱”,是继定鸾之后在女方家举行的两大礼仪。 有的地方,这两大礼仪是分开举行,有的地方是合在一起举行。对于合在一起举行的礼仪,男方家须如数带去相应的礼物和钱。而女方家亦根据卡介和得娟两种仪式,分别在堂屋里设两桌,得娟桌靠里,卡介桌靠外。 入座前,男方客人先在神龛前摆设酒菜,点燃大红蜡烛以供祖,同时主客双方各选一名代表跪拜祖先,嘴里说些感激列祖列宗之类的话,然后由女方长者陪得娟客坐在里桌,年轻者陪卡介客坐在外桌。在布依族,舅爷的地位最高,必须由族中长者陪坐在得娟的桌位上。 席间,大家先饮女方家自酿的酒,再用舅爷送来的酒,再用客人的酒。分鸡肉也有礼节:鸡头归客人长者,鸡肝归女方长者,鸡胗归母舅,俗称“搭舅纳”、“那舅诺”,意为:“近亲舅爷吃鸡肝,远亲舅爷吃鸡胗。” 此外,还有鸡腿也归女方长者,这鸡腿吃后,留下鸡腿骨与女方的生辰八字一道装进鸾书,放于神龛上。待行发庚礼时,女方长者从神龛上取下鸾书,双手递给男方客人,以此表示女方八字从此归人男家,而鸡腿骨是让男方带回去查看鸡卦以定吉凶。